第3205章 酒里的秘密


    陆梅知道的事情是最少的,张禹和沐四维的话,听得她是直迷糊。∞陆梅又看向丈夫,等待丈夫的说法。

    沐四维点了点头,苦哈哈地说道:“还是那个人打来的,他跟我说,我给他的配方是假的。接着又说,小仪被关在拘留所里面受苦,说是今天要是不把真的配方给他,那就等着小仪被判死刑吧……”

    “他跟你说……配方是假的……”张禹愣了一下,说道:“他是怎么知道的……”

    “我也不知道……他一上来就咬定,是说配方是假的……我说是真的,可他根本不信……”沐四维无奈地说道。

    “这……”张禹更是纳闷起来。

    倒是冷凌雪说道:“我看他是在诈你。”

    “诈我……”沐四维疑惑地说道。

    “谁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判断出配方的真假。所以在我看来,最好的办法就是一口咬定,这配方是假的,然后对你进行恐吓。你一旦心里发虚,就容易露底,承认是假的。”冷凌雪说道。

    作为律师,冷凌雪在打官司的时候,竟然使用这种方法诈唬对方。所以在她看来,对方应该不会看出来配方是假的,只是想要诈一下沐四维,就此来分辨配方的真假。

    “原来……原来是这样……那我上当了……”沐四维低下了脑袋。

    “上不上当,其实并不重要……沐叔叔,我真的很想知道,为什么这个酿酒配方,会让对方如此的处心积虑,连这种勾当都耍的出来……”张禹很是感慨地说道。

    “我也不知道啊……”沐四维无力地摇了摇头,跟着便爆发出剧烈的咳嗽,“咳咳咳……咳咳咳……”

    本来就是冬天,由于女儿的事情,上火不说,昨晚又喝了那么多酒,早上又受到惊吓,换做是谁,也是吃不住的。

    “沐叔叔,你没事吧……”张禹连忙坐到床上,伸手抓住沐四维的手腕,查看他的脉搏。

    在手指感触到沐四维脉搏的一瞬间,张禹登时就是一愣。原来,张禹发现,在沐四维的丹田之内,竟然有着真气。

    沐四维的真气并不算有多强,但也并不弱,甚至要比刚到镇海时的张禹强上不少。

    这一发现,着实让人吃了一惊。

    紧接着,张禹突然又想到了一件事。还记得自己曾经给沐华仪把脉,当时他也发现沐华仪的丹田内有真气。不过,沐华仪的真气要弱的多,但是一个普通人,能够练出真气,简直是一个奇迹。

    尤其是沐四维,一个普通人能有这样的真气,更是叫人难以置信。

    再看沐四维的脉搏,确实是因为上火,以及休息不好,导致的有点轻微的风寒,但这只是小毛病,就算不吃药,用不了多久也能自己好了。何况沐四维还有这样的真气。

    张禹有点纳闷地问道:“沐叔叔,你平常还打坐练气吗?”

    “嗯?”沐四维愣了一下,有点不解地说道:“什么……打坐练气……”

    “你不知道……”张禹狐疑地说道。

    “我不明白你说什么……”沐四维被张禹说的,显得有点迷茫。

    张禹通过察言观色,完全能够看出来,沐四维确实是不知道他这话的意思,根本不是装的。

    这一来,张禹就更加的费解了,一个人怎么可能平白无故的练出真气。最为要命的是,还是练出了真气之后,自己本人都不知道,这算是什么事。

    张禹琢磨了一下,又行问道:“那沐叔叔你,有没有吃过什么特殊的东西?”

    “特殊的东西……”沐四维又是莫名其妙,实在搞不明白张禹这话是什么意思。沐四维木讷地说道:“什么特殊的东西……”

    “比如说,什么不一般的药丸……又或者是什么特殊的蛇胆,反正是这一类的……”张禹提示道。

    “我很少生病……从小到大,好像没吃过什么药……至于说什么蛇胆之类的东西,印象里……应该也没吃过……”沐四维慢吞吞地说道。

    “那你平常都吃什么……”张禹又问道。

    “正常老百姓吃什么,我就吃什么……从小到大,反正就是酒喝得多……”沐四维又是十分费解地说道。

    “酒喝得多……”沐四维的这句话,令张禹的心头猛地一动,他沉吟一声,随即说道:“你家里现在还有没有酒……”

    “有。”沐四维点了点头。

    “给我来一瓶。”张禹说道。

    “好。”沐四维不解张禹的意思,但眼瞧着张禹如此神秘兮兮的,他还是答应一声。

    沐四维跟着看向妻子,说道:“你把咱存的酒拿出来一坛子。”

    “嗯。”陆梅答应一声,立刻蹲下身子,打开床下面的柜子,从里面翻出来一坛子酒。

    这个酒坛子不小,差不多能装五斤酒。陆梅也很是不解,她把酒坛子递给张禹。

    张禹接过酒坛子,将上面盖子拿了下来,仔细地闻了起来。

    沐家的四全老酒,张禹也是喝过的。酒香浓郁,浓郁之中,还带着一股淡雅。酒入口香醇,喝下去暖洋洋的,还记得沐华仪说过,他们家的酒,讲究的是清、香、醇、纯,故称之为四全老酒。

    闻过之后,跟上次喝的,好像没有什么区别,就是自己上次喝的四全老酒。

    张禹跟着把酒坛子放到嘴边,一点一点的往嘴里倒去。酒的香醇,哪怕是不懂酒的人,都觉得特别受用。随着酒淌入肚子里,张禹更是感觉到一条热流进入体内,那暖洋洋的感觉,让人倍加受用。

    不过,张禹同样没有喝出来,这酒除了好喝之外,还有什么特别的。这让张禹难免有点不甘心,他又继续把酒倒进嘴里。

    沐四维、陆梅、张银玲、冷凌雪都诧异地看着张禹,谁也想不明白,张禹怎么突然寻思着喝酒。而且看这意思,还没少喝呢。

    酒一口一口的喝进肚子里,上次来沐家喝的时候,张禹也就喝了一杯。可是眼下,也是因为心中纳闷,一定要查出个究竟,所以酒喝的是越来越多。没一会功夫,差不多就能有一斤半酒下肚。

    张禹都有点迷糊了,但他仍然继续往下喝,当他喝到二斤酒的时候,丹田之内,突然冒出来一丝暖流。

    “咦?”

    感觉到这丝暖流,张禹的心头猛地一颤,因为他能够真切的感觉到,这丝暖流是一丝真气。6
来快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