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02章 看来还是一个花心大萝卜


    张禹走出卫生间,小丫头和冷凌雪则是面面相觑,实在搞不懂,张禹让她俩闻什么味道。=

    二人又使劲闻了闻,确实没有闻到其他的什么味道,这里只是充斥着血腥味。二人无奈,也跟着走出卫生间。

    这房子是两室两厅的,两个房间的房门都是关着的,张禹从卫生间出来后,左右扫了一眼,说道:“邰兄,咱们要不要看kàn fáng间内的情况。”

    “需要看一下。”邰万年说着,从兜里掏出来一只手套戴上。

    人家怎么说也是专业警察,他先来到左边的房间,他伸手抓住门把手,轻轻一拧,房门打开。

    这是一个书房,里面放着电脑、书柜什么的,看起来并没有什么特别。

    邰万年跟着又来到右侧的房间,伸手将门拧开。这是一间卧室,里面有衣柜、床什么的。张禹他们一眼就能看到,卧室的窗户是敞开的。

    一看到这个,张银玲立刻指着窗户叫道:“窗户……窗户是开着的……”

    之前张禹就看监控的时候,就提到细节,而关于窗户的敞开,更是一个重点。

    张禹径直朝窗前走去,来到窗户边,他朝外面看去,这里只是二楼,下面的情况看得清楚。

    卧室这边是楼门的后侧,下面有绿化带什么的,因为是冬天,已然没有了红花绿叶。在这里,没有任何蛛丝马迹,但张禹隐隐能够确定,那个凶手十有**就是从窗口跳出去的。

    冷凌雪和小丫头也都来到窗边往外面看,看了几眼,小丫头说道:“也看不出来什么。反正窗户是打开的,跟以前一样,那说明凶手八成是顺着窗户跑掉的。要不然,这大冬天没事开什么窗户。”

    冷凌雪点了点头,说道:“第二个就是手机,咱们看看,死者的手机还在不在家里了。”

    “对!手机!”张银玲跟着说道。

    关于这个案子,手机属于一个重点,他们马上开始寻找,却根本没有找到死者的手机。

    找了一圈,张银玲有点失望的说道:“手机果然不见了……看来……咱们是找不到什么蛛丝马迹了……”

    张禹摇了摇头,说道:“这反而更加说明,咱们之前的判断是正确的。”

    他随后走到邰万年的身边,低声说道:“你这回头可一定要弄出来,死者生前用微信跟什么人聊过。”

    “这个我知道。”邰万年点头说道。

    “走,咱们再去问问外面的保姆。”张禹说道。

    卧室里面,实在是没有什么发现,他们走出卧室,来到客厅。

    女人站在客厅里,根本都不敢乱动,见到死人的场面,早已经把她给吓蒙了。

    张禹等人来到客厅,张禹问道:“这位大姨,我想了解一下,死者多大年纪?”

    “他二十八岁。”女人老实地说道。

    “二十八岁……”张禹沉吟一声,这一点,貌似和之前的死者好像差不多。邰万年说过,所有的死者,年纪都是在三十以下。

    这个几乎成了,所有死人唯一的共同点。

    张禹跟着又问道:“死者平常有什么爱好?”

    “好像没什么爱好……我对他的了解,其实并不多,每天只是早上来送早餐,打扫卫生……晚饭都不需要我做……”女人说道。

    “你都是每天早上来死者家……那我想问你一件事……你早上来的时候,可曾见过死者家里有女人……”这次开口问话的是邰万年。

    “这个我见过……”女人点头说道:“不过,我没见过来的女人长什么样,只是看到家里有女人的鞋……”

    “见过的次数多吗?”邰万年追问道。

    “一个礼拜……怎么说也有个两三次……”女人慢吞吞地说道。

    “一个礼拜两三次……频率这么高,为什么你都没有见过女人的模样呢……”邰万年又问道。

    “因为他根本不让我见,专门跟我说过,只要看到家里有女人的鞋,那我就把早餐放在餐桌上就好,不用收拾卫生了。”女人老实地说道。

    “那你能不能从女人的鞋上来判断出,到这里来的女人是不是同一个人?”邰万年再次问道。

    “这个……我觉得好像不是同一个……起码,肯定不止一个……”女人说道。

    “怎么看出来的?”邰万年问道。

    “鞋的款式区别很大,鞋的大小好像也不太一样……因为鞋都是放在门内的鞋柜上……”女人说着,指了指门后的鞋柜,接着又道:“有的时候是靴子,有的时候是高跟鞋,有的时候是旅游鞋……我好像都没有看到过相同的鞋子……”

    “这家伙……看来还是一个花心大萝卜呢……”张银玲忍不住来了这么一句。

    说话的功夫,邰万年的手机响了起来,“铃铃铃……铃铃铃……”

    邰万年掏出手机看了一眼,随即接听,“喂,小于,你们来了……好,你现在按201,我给你们开门……”

    说话间,邰万年走到门后的对讲机那里。才走过去,对讲机就响起铃声。因为邰万年也住在这个小区,所以比较熟悉,他随手按了开门的按键。

    很快,楼下的铁门打开,跟着就是快速的上楼脚步声。转眼间,六七个警察走了进来,警察之中,有的穿着警服,有的穿着便装。

    “万年哥。”“万年哥。”“万年。”……这些进来的警察,一看到邰万年,都纷纷打招呼。不难看出,邰万年在同事眼中,还是蛮有地位的。

    邰万年点了点头,然后看向一个中年警察,说道:“王哥,死者死在浴缸里,背上的皮被剥了……你们检查一下吧……”

    中年警察点了下头,示意其他的警察立刻进去查看。他跟着扫了眼客厅里张禹等人,有点纳闷地说道:“他们是……”

    邰万年指了指张禹三个人,说道:“他们三个是我外地的朋友,在洪都做客,昨晚住在我家,一起打麻将来着。今天早上我们出门,路过9号楼的时候,听到喊声,就赶过来查看。就是这个女人,她是家里的保姆,早上来送早餐,收拾卫生的时候,发现死者死在浴缸里……当时吓得大叫,匆匆跑到楼外,让我们碰到……”

    “这样啊……那等会一起到队里,录个笔录……”中年警察说道。
来快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