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00章 细节


    “对啊……怎么进到房间的……”小丫头撅起小嘴说道:“既然从房间里出来的人不是沐华仪,在监控屏幕上,在我们一起进到房间之后,又没有人进到她的房间。这岂不是说明,在这之前,就已经有人进到了她的房间里。”

    “你们的房间,是怎么分配的?由谁来分配?”张禹看向小丫头。

    “就是随便分的,因为房间都一样,所以也没有挑挑拣拣。”小丫头说道。

    “若是随便分的,真正的凶手,就不可能提前进去。否则的话,很有可能进错房间。而且,提前进去了,后进去的人也不是瞎子,怎么可能看不到。沐华仪应该没有说过,在房间里见过什么人吧。”张禹认真地说道。

    “她没说见过什么人……早上的时候,我们都打算一起下楼吃早饭,然后离开的……而且,在警察看过监控视频的时候,她也没说过在房间里见到过谁……”小丫头扁着小嘴说道。

    “如果没见过谁,那就是有人在那之后进了沐华仪的房间。”张禹说道。

    “之后……那监控上也没有啊……”小丫头说道。

    “那就不见得是走门了,也有可能是走窗……”张禹说道。

    “那可是六楼……”冷凌雪忍不住来了一句。

    “六楼又怎么了?”张禹说道:“在我看来,这个人极有可能是个高手……真正的高手,想要从外面翻进六楼,也不是一件困难的事儿……”

    他张禹不说是现在,就说在以后,修为一般的时候,想要上个六楼,都有办法。所以,在他看来,这绝对不是一件什么困难的事情。

    “现在大冬天的,窗户都是锁着的,外人怎么可能进去呢?”冷凌雪还是不太相信这种可能性。

    不过她的话,一下子就提醒了小丫头,张银玲当即拍了下脑门,嘴里叫道:“窗户!”

    “窗户怎么了?”张禹问道。

    “我还记得……沐华仪的房间,窗户……窗户是开着的……当时我寻思着,她会不会是早上起来寻思着房间内有点闷,就把窗户给开开了,也没多想……现在你们这么一说,确实很有问题啊……”张银玲说道。

    “窗户是开着的……”张禹沉吟一声,说道:“这么说的话,还真有可能是这么回事……看来真的是高手在算计沐华仪……”

    现在的局势,多少有些让人觉得匪夷所思,而且又难以捉摸。

    冷凌雪和张银玲都不在出声,只是看着张禹。

    邰万年也扭头看着张禹,半晌之后才道:“你说的高手,到底是什么样的高手,着实让我想不通。还有就如你说的那个酒的配方,也是一个让人无法想象的东西……就算这个酒,比茅台、五粮液都好,也不可能让人费这么大的力气进行陷害和抢夺啊……”

    “我也很想知道……这个配方里面,到底存在着一个什么样的秘密呢……”张禹说着,不禁摇了摇头。

    “我觉得咱们还是得再去问问沐叔叔,只有了解到酿酒配方的真正秘密,咱们或许才能找到关键。”张银玲说道。

    “也只能这样了,咱们明天早上就去找他。”张禹接着又道:“邰兄,接下来,咱们再研究研究其他的三个视频监控,看能不能从中找到什么破绽。”

    “好。”邰万年说道。

    他跟着又调了一家酒店的监控视频,张银玲和冷凌雪对于另外的案子,并不清楚。现在一听说又要调查其他的监控视频,难免有些好奇。

    冷凌雪询问张禹,又是怎么回事。这个时候,张禹也不必瞒着,把洪都市另外的杀人剥皮案件,说了一下。

    一听说还有这么个案子,两个女人更是瞠目结舌,半天缓不过神来。张禹表示,因为biàn tài凶手杀人的手法和水游城死者的死法,有着一半相同之处。所以说,如果能够找到这个biàn tài杀人狂,或许就能够真相大白。

    冷凌雪和张银玲连连点头,觉得很有道理,四个人继续观看视频,进行研究。

    监控视频的内容,正如邰万年先前所说,里面没有什么有价值的内容。没有人出入死者所住的房间,只是到快到中午的时候,酒店的服务员打扫房间,才发现了死者。

    三个监控视频上的内容,基本上是如出一辙。即便是这样,张禹也是仔细的研究,希望能够找到什么蛛丝马迹。可惜的是,他没有找到任何可疑的地方。

    研究视频的工作,最是消耗时间,往前看,往后翻,各种对比。一来二去的,三个监控视频看完,天都大亮了。

    小丫头和冷凌雪早已经是哈切连天,昨天晚上就没睡好,今天看了一宿监控,谁能受得了。

    邰万年揉了揉眼睛,说道:“天都亮了,我这得去上班了。”

    张禹点了点头,说道:“监控也研究完了,这里面的事儿,也真是邪门了。对了,这两个酒店的客房,早上的时候,窗户是开着的,开始关着的?”

    “这个我还没有问。你说的没错,这些细节上的问题,等今天上班的时候,我一定得好好的打听打听。”邰万年说道。

    “细节特别的重要……”张禹说道。

    一听张禹这么说,都有点一脑子浆糊的张银玲开口说道:“细节……你这么一说,我突然想起来一件事……”

    “什么事?”张禹随即问道。

    “那个死者的手机不见了……还有那个进死者房间的女的,当时自称是什么如沐秋风……结果这个,正好是沐华仪的微信网名……死者的网名叫作善解人衣……但是沐华仪的好友中,根本没有这个人……”张银玲说道。

    “有这样的事儿……”张禹沉吟一声。

    困得直打哈切的冷凌雪也立时来了点精神,说道:“照你这么说,极有可能是网友约会见面了……凶手的网名正好是跟沐华仪一样,那就是故意冒充沐华仪……不过,以现在网络的技术,就算死者的手机被凶手带走,警方照样可以通过网络公司查到微信上的聊天内容,进而确定沐华仪有没有用自己的微信跟对方对话……这也是一个重要的线索……”

    “这些东西,我回到局里之后,都会进行打听。将情况了解的更加详细。”邰万年说道。

    “另外……几个死者之间,有没有什么相关的联系,我觉得也应该了解清楚……”冷凌雪终究是律师,连环命案,自然是要考虑到死者间的相互联系。

    “这个我问过了,就目前来看,没有发现有任何线索。他们彼此间都不认识。”邰万年说道。

    “那这案子,想要破获,恐怕就不容易了。”冷凌雪皱眉说道。
来快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