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99章 眼睛


    “不对?”“哪里不对?”“你发现了什么?”

    一听到张禹突然来了这么一句,一起观看视频的冷凌雪、张银玲、邰万年几乎是一起开口问道。

    “定格!”张禹直接说道。

    邰万年马上按照张禹的要求,将视频定格。张禹跟着又道:“放大,只要面部就行。”

    邰万年招办,将视频画面放大,只调整到沐华仪的面部。

    这一刻,张禹指着画面上沐华仪的一双眸子说道:“这双眼睛不对劲!这不是沐华仪的眼睛!”

    “怎么能不是沐华仪的眼睛呢……”张银玲莫名其妙地说道。

    冷凌雪没见过沐华仪的本人,所以也没法评价。邰万年听张禹这么一说,也仔细打量起沐华仪的眼睛来。

    打量了片刻,邰万年说道:“这双眼睛,布满了血丝,充满了杀意与恨意。”

    “一点没错。”张禹随即说道:“所以我才敢肯定,这双眼睛绝对不可能是沐华仪的。要不然,再去看看之前的那双眼睛。”

    “好。”邰万年说着,直接将眼前的这张定格图片,截图保存。

    随后,他又回到视频播放,把时间退到八点钟,张银玲他们出现的时候。

    邰万年专门找到以沐华仪为主的画面,然后进行定格放大。画面也是定格到面部,再看沐华仪的眼睛,十分的清纯,跟刚刚拿到那双眼睛,截然不同。不但如此,就连眼睛的形状也不一样。

    张禹跟着说道:“咱们将两张照片仔细比对一下。”

    “好。”邰万年应了一声,接下来只管比对两个人的眼睛。

    “不一样!确实不一样!”这一次,不用张禹和邰万年说话,冷凌雪就直接说道。

    作为律师,她绝对是一个心细的女人,如此对比着观察两双眼睛,自然很容易就能发现不同的地方。沐华仪的眼睛,属于正常大小,而那双布满血丝的双眼,则是属于大眼睛。加之两双眼睛的形状也不同,辨别起来,十分的容易。

    “她俩的眼睛确实不一样……可是这样一来,问题又会出现在什么地方呢……难道说,有两个一模一样的人……”邰万年错愕地说道。

    虽说他是警察,办过的案子也不少,可像这种匪夷所思的案子,还是第一次碰到。

    “不可能这么巧,有两个一模一样的人……”张禹慢条斯理地说道。

    “那会是怎么回事呢?”邰万年问道。

    “我怀疑是有人乔装易容。人在易容之后,别的地方,或许会一样,可是眼睛,却是无法改变的。”张禹认真地说道。

    “乔装易容……这怎么可能,我虽然也听说过,我也也就是在家里里面……我们警察出去办案,就算也有乔装改扮,可最多也就是让人认不出来,怎么可能做到化妆成其他人的模样……”邰万年有点不信地说道。

    “话是这么说,可要真想做到这一点……也不见得不行……”张禹说道。

    他毕竟是去过黑市的人,见识过易容化妆的手段。如果说,这个世上存在易容的高手,想要化妆成沐华仪的模样,也不是不可能。

    “大千世界,无奇不有,如果你说,真的有人能做到这一点,那我暂时也信了。可问题在于,这个人的目的是什么。谁都知道,任何人做这种事,都是带有目的性的,绝对不会无的放矢……这个人费这么大的功夫,冒充沐华仪去杀人……他的目的又是什么……”邰万年有些不解地说道。

    “这个我还真知道。”张禹说道。

    “哦?是什么目的?”邰万年马上问道。

    “是为了沐华仪家里祖传的酿酒秘方……”张禹说道。

    “就为了这个……这个是个什么秘方……”邰万年颇为诧异地说道。

    “我也不知道这个秘方有多了不起,可是在之前就有人为了这个,出手对付沐四维……”当下,张禹就将上次沐四维酒厂失火的事情,原原本本的说了一遍。

    听了张禹的讲述,邰万年不由得暗自乍舌,半晌之后,他才说道:“这么说的话,上次向沐四维动手的高云宝嫌疑是最大的了。”

    “确实如此,可是上次的事情,根本没有任何的证据。眼下高云宝并没有再出面,而是让别人勒索沐四维……”张禹说道。

    “是什么人?”邰万年又问道。

    “就是在今天……”张禹跟着又把自己跟沐四维去千杯少的事情,详细地说了一遍。

    他之所以将经历的一切,全都告诉邰万年,也是因为在这种合作的情况下,自己不能有所隐瞒,必须得实话实说。

    要知道,人家邰万年现在是真心合作,将警方掌握的视频都拿私底下拷贝出来了。

    听了张禹讲述,邰万年又是深吸了一口气,说道:“真是想不到……情况竟然越来越复杂了……”

    “没错,眼下看起来是有头绪的,又仿佛根本没有头绪。对方告诉沐四维,只要拿出配方,就能让沐华仪无罪释放,这种事情,我真的是不敢相信。”张禹说道。

    “我也不信,他有本事让沐华仪在铁证如山的情况下无罪释放!”邰万年说道。

    小丫头一听这话,连忙说道:“可是……可是现在,咱们不是已经有证据证明,视频中去死者房间里的人不是沐华仪了么……她们两个的眼睛都不一样……凭借这个,我想应该能够洗脱沐华仪杀人的罪名了吧……”

    冷凌雪当即摇头,说道:“这个证据,显然是不够的。”

    “为什么不够?”张银玲急切地问道。

    “首先,目前咱们的发现,根本不能对外公开,只能到准备看到证物的时候,才能提出质疑。其次,眼睛上的差别,实在是太小的漏洞,根本无法令法官和陪审团信服。加上沐华仪就是从自己的房间里出来的,总不能说,房间里一共有两个沐华仪吧……”冷凌雪认真地说道。

    “那……那咱们的发现,岂不是一点用处也没有了……”小丫头有些失落地说道。

    “不能这么说……”张禹开口说道:“正如冷律师所说,咱们掌握的这些,到了fǎ yuàn,或许不太有用。可是,这已经足够证明我之前的判断,沐华仪绝对不会杀人,凶手另有其人。而这个凶手到底是怎么进到她的房间的,现在咱们可以继续研究!”
来快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