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97章 窗户


    张禹仍然在偷眼打量着年轻人,年轻人看起来就是一个普通的非主流,但是这个态度十分的嚣张,真的是不给沐四维半点讨价还价的余地。

    张禹知道,沐华仪已经被国安提走,对方嘴上说,能够把沐华仪给弄出来,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另外,沐华仪在水游城杀人,正常来说,消息不可能走漏的这么快。除非是有人盯着沐四维一家。还有就是,沐华仪杀人,到底是对方布局,亦或是巧合,这个也很重要。有一点张禹能够肯定,那就是沐华仪不会杀人,更不可能说,徒手杀死一个男人。所以,遭人陷害和布局的可能性很大。

    若是这样,布局的人或许还真能有办法救出沐华仪,毕竟有的时候,解铃还须系铃人。可这是命案,对方又真的能够救沐华仪么?

    就在张禹疑惑的功夫,沐四维赶紧站了起来,急切地说道:“你别着急啊……”

    年轻人撇了撇嘴,重新坐了下来,他大咧咧地说道:“你能不能痛快点……”

    “我主要是不放心……这、这酿酒的配方,是我们家祖传的,绝不外传……现在……现在为了救我的女儿,我才决定将配方拿出来……而你……你们到底是谁,我都不清楚,如果配方就这么给了你,我女儿又没有被救出来……那我该怎么办……”沐四维并没有坐下,只是弯着腰看着年轻人,愁眉苦脸地说道。

    “你的心情,我能够理解……但我还是那句话,只要选择相信我这一条可以走……所以,我希望你还是痛快一些的好……我的时间,十分宝贵,不能总在这里跟你磨嘴皮子……”年轻人翘起了二郎腿,看着沐四维,淡淡然地说道。

    这本来就是一种不讲理的谈判,无奈对方的强势,又让沐四维无能为力。

    好在,配方是假的,沐四维迟疑了一下,坐了下来。他重重地点了点头,说道:“我答应你,希望你们能够信守承诺,救回我的女儿……”

    沐四维说着,将手里叠着的纸交给了年轻人。

    年轻人接过之后,看都没看,就揣进了自己的口袋里。他跟着说道:“早这样不就结了么,你放心好了,你女儿的事情,抱在我们身上。”

    这功夫,有服务员端着菜走了过来,二人不再说话,服务员将菜摆上,嘴里说道:“菜齐了。”

    年轻人点了点头,服务员也就退下。年轻人拿起了筷子,说道:“吃饭吧,你也不用多想,既然交出了配方,你女儿就绝对没事。”

    “我……”沐四维看起来想要说点什么,可是想到配方已经给人家了,多说好像也没什么用。干脆拿起了筷子,也开始吃饭。

    可他哪里吃得下,只吃了两口,就拿起酒坛子,给自己倒了一碗酒,喝了起来。

    年轻人吃了一会,然后说道:“我去上趟卫生间。”

    说完,他就站起身来,朝后面走去。

    沐四维一看到他起身离席,连忙将目光投向张禹。

    张禹即可站了起来,跟上年轻人,年轻人走的并不快,来到后面的卫生间,他直接走了进去。张禹见他真的是去卫生间,迟疑了一下,也跟了进去。进到里面,他并没有看到年轻人,不过蹲位的门,却是关着的,料想年轻人是进到蹲位里,因为他能够听出三个蹲位里面都有人。

    他方便了一下,走出卫生间,在外面的洗手台一边洗手,一边等待。

    这时候,先后又有几个人走进了卫生间。毕竟来千杯少喝酒的人多,卫生间出出入入,十分的正常。

    张禹等了能有五六分钟,也不见年轻人出来。他点了一支烟,一边抽,一边等,人进去上厕所,不可能说再跑到哪里去。也许是上大号也没准。

    然而,一支烟抽烟,张禹也没看到年轻人出来,只有其他的人,进出其中。

    这一下,张禹有点急了,他重新进到卫生间。三个蹲位的门,现在管着两个,敞开门那个,同样有一个男人在小便。

    张禹假装胃有点难受,一只手扶着墙,一只手捂着肚子,就在卫生间里等着。很快,那个在蹲位里小便的男人出来了。又过片刻,中间蹲位里出来一个男人,只剩下左边那个蹲位里面没人出来。

    张禹又继续等待,等了能有差不多十分钟,仍然不见左边那个蹲位开门。上个厕所,能上这么长的时间么。张禹见卫生间内暂时没人,便故意蹲下身子,从门下面朝里面看去。只是一瞧,他随即发现,里面没有人脚。

    他跟着进到中间的蹲位里,抓住两个蹲位之间的隔板,轻轻向上一跳,旋即便看到,旁边那蹲位里的情景。蹲位里面,哪有个人影。

    但是,在这个蹲位里面,却有一个窗户,窗户是打开的。

    “跑了!”张禹完没想到人会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溜掉。

    他跟着翻过隔板,来到隔壁的蹲位。站在窗户边一瞧,这个窗口足够一个人穿过。他直接从窗口钻了出去,这是一个小区的院内,这个时间,尚有时而来往的住户,却是根本见不到非主流年轻人的影子了。

    “妈的!”张禹狠狠的骂了一句,重重地跺了跺脚。

    实在是想不到,对方竟然能够在这里逃掉。

    他还是有点不甘心,干脆沿着小区的路径追了出去,现在去追,其实张禹自己都清楚,真的是为时已晚。一点没错,在他追出小区之后,也没看到年轻人的影子。

    张禹一阵无奈,从正门回到千杯少。他走向自己的位置,沐四维一个人坐在旁边的桌子旁,年轻人并没有回来。张银玲和冷凌雪都在焦急的等待,见张禹一个人回来,不禁露出差异之色。隔壁桌的沐四维也是这般。张禹回到自己的位置上坐下,张银玲马上就道:“那个人呢?”

    “让他溜掉了……”张禹无奈地说道。

    “啊?”张银玲大吃一惊,不可思议地说道:“你亲自跟踪的人,怎么还能溜掉呢……”

    对于张禹的本事,张银玲再清楚不过。张禹要跟踪的人,哪怕是一般高手,都不一定能逃得掉,跟别说一个非主流普通人了。

    “卫生间内有个窗户,他是顺着窗户逃掉的。我当时没有想到,等发现的时候,为时已晚。人早就没了影子。”张禹摇头说道。

    “这……”小丫头瞬间悻悻之色。

    倒是冷凌雪,此刻突然说道:“这就不对劲了……”
来快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