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87章 邰万年


    “你们等我一下,我到车里打个电话。”张禹说道。

    说完这话,他直接跑到依维柯那里上了车。

    进到车里,张禹掏出手机,拨了潘云的电话号码。

    电话很快接通,里面响起潘云欢快的声音,“喂,张禹吗?”

    “是我。”张禹说道。

    “找我什么事?”潘云说道。

    “是这样的,我一个朋友在洪都犯了命案,但是我觉得她是冤枉的。我现在很想见她一面,把事情问清楚。可是,洪都市局xíng jǐng队方面,根本不让见,哪怕是请了律师出面,也是没用。我现在十分着急,却又没有办法。寻思着,你们都是警察系统的,不知道有没有什么熟人能够帮帮忙。”张禹直截了当地说道。

    “这事啊……”潘云似乎有点为难,想了一会之后,才开口说道:“我读的是镇海警校,在洪都也没有什么熟人……对了,我记得我们班上,有一个叫邰万年的,他老家是洪都的。毕业后,班上的同学经常聚会,却是没有他,说是回老家洪都警局了。这样吧,我找人帮忙联系一下,看他有没有办法。”

    “好……那就麻烦你了,这事得快点……”张禹说道。

    “咱俩之间这么客气干什么,你等我电话。”潘云说道。

    挂了电话,张禹就坐在车里等待。他点了一支烟,将车窗打开,静静地抽着。

    一支烟抽完,潘云的电话也没来。当然了,怎么可能这么快。

    等了大概能有半个小时,这功夫沐四维等人都已经凑到了车边,焦急的等待。

    “铃铃铃……”

    张禹的手机,终于响了起来,他一看来电显示,是潘云的号码,遂赶紧接听。

    “喂,潘云么,怎么样?”张禹急切地问道。

    “我通过别的同学,已经联系上邰万年……不过他……他现在只是在洪都市警局的一名网警,怕是帮不上什么忙……”潘云有点不好意思地说道。

    “那就算是网警,那也是洪都市警局的,总比一个也不认识强。能不能帮我介绍一下,我现在想要见他。”张禹现在,多少有点病急乱投医,往对方是干什么的,先找到一个熟人再说。

    “你既然一心想要见他,那我就亲自给他打个电话,跟他说一声,介绍你们俩认识。”潘云说道。

    “好。”张禹马上说道。

    潘云又挂了电话,这次用的时间不长,就让张禹等了六七分钟,便给他回了电话。

    张禹赶紧接听,潘云告诉他,刚刚给邰万年打了电话。已经向邰万年介绍,但是并没有说具体的事情,毕竟大家都是警察口的人,这种事情,实在不方便直接说。还有就是,虽说是同学,可也有日子没联系,万一直接开口,让人家给拒绝了,那就一点机会也没有了。所以,只能是张禹自己来说,看看人家愿不愿意帮忙,或者是能不能帮上了。

    最后潘云把邰万年的电话号码告诉了张禹,张禹记了下来,挂了电话之后,就按照这个号码拨了过去。

    电话很快接通,里面响起一个男人的声音,“喂,你好。”

    “请问是邰万年么,我是潘云的朋友叫张禹。”张禹说道。

    “刚刚潘云给我打电话了,说你们的交情不错,还说你到洪都遇到了点困难,在这里人生地不熟的,想找个本地朋友帮忙。我问她是什么事,她也不说。老弟,什么事呀?”电话里的邰万年倒是十分的热情。

    张禹当然不能在电话里面说,他也担心万一在这里面,被人家直接拒绝了,事情就拉倒了。张禹说道:“这事在电话里面说,不太方便。不知道能不能见面聊。”

    “这样啊……”邰万年说道:“我现在在局里呢,暂时还不能走,要不然等我中午下班找个地方聊。”

    “是洪都市警局吧。”张禹说道。

    “是的。”邰万年说道。

    “我正好距离不远,如果你不方便出来,我能不能进去,咱们在当面聊。”张禹平和地说道。

    “这个……”邰万年明显愣了一下,不过也是,哪有说急成这个样子的,要直接到警局聊。

    张禹知道对方必然疑惑,他随即说道:“我的事,确实有点着急,急需要一个本地人帮忙。”

    “这样啊……那也好……等下你到了警局门口,给我打个电话,我下楼接你……”邰万年说道。

    “那多谢邰兄。”张禹赶紧客气地说道。

    两个人又客套了几句,张禹才挂断电话。他随后让其他的人上车,先开车到前面的路口等着。

    他独自下车,等车走了之后,又点了一支烟,抽完之后,就给邰万年打了电话,说自己已经到了。

    邰万年让他等着,过了几分钟,张禹便看到一个二十六七岁的警察从警局办公大楼里面出来。

    洪都市警局的院子并不大,警察很快就来到院门口,院子外也没有其他人,警察看向张禹,便开口问道:“请问你是张禹吗?”

    “是我。”张禹答应一声,走到邰万年的面前。

    距离近了,张禹看的也清楚,邰万年长得并不帅,但是十分的阳刚,一脸的正气。只不过现在,脸上带着一丝颓色,看起来还有点衰。

    “跟我来吧。”邰万年说道。

    张禹跟着他一起进了院子,然后进到办公大楼。因为是跟着邰万年一起进去,也没有人阻拦,更没有人多问。

    二人来到三楼的网监支队,邰万年带他进了值班室,这里有两张床,几个沙发。邰万年请他落座,便直接说道:“有什么事就说吧,我能办到的,绝对没有二话。出门在外的,都不容易。”

    见对方如此开门见山,张禹也就说道:“是这样的,我有个朋友,是一个小姑娘,昨晚住在楼房镇的水游城。当天晚上有人死了,警方经过调查,说她是凶手。但以我对她的了解,认为她不可能是凶手,所以我有心见她一面,向她问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

    “什么?”一听这话,邰万年当即正色地说道:“你跟我开什么玩笑,人命案可是重大的刑事案件,警方怎么可能随便见她见外人。你放心好了,到底是不是她杀的人,警方自然会查个水落石出,绝对不会冤枉好人的!如果就是为了这个事,你还是走吧!”
来快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