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63章 我怎么不能走?


    当天晚上,张银玲等人就在水游城的客房下榻。四个人住在同一层客房,说来也不错,四个房间都是在一个楼层,只不过距离并不近。彼此的房间,最近的也要相隔两个房间。

    张银玲住在606,李如轩住在609,沐华仪住在615,沐四维两口子住在618。

    张银玲今天玩的高兴,喝的也尽兴,可以说都这么兴奋过了。自从回到龙虎山,一天到晚是无聊的要命,哪里有这么欢快的时光。

    不过小丫头今天玩的确实有点累,加上又喝了酒,进到房间就困了。也不用洗漱,她直接tuō yī服躺到床上,没一会就睡了过去。

    这一觉,睡到后半夜一点钟,她被一泡尿给憋醒了,便去到卫生间。才一坐到马桶上,小丫头就听到走廊上响起了不大的脚步声。

    脚步声好像是来到对门的房间停下,旋即就听到敲门的声音,“当当当……”

    很快,又有一个少女的声音响了起来,“我是如沐秋风……”

    这个声音,是在走廊上响起来的。

    声音落定,对面房间就响起了开门的声音,这回是一个男人的声音,“你来了……快请进……”

    有轻微的脚步声,进到对面的房间,房门进而关上,小丫头再也听不到什么声响了。

    这时候,张银玲已经解决了问题,她也没当个事,只管出了卫生间,回到床上躺下,继续睡大觉。

    一夜无话,次日上午九点,张银玲在卫生间洗漱完毕,就接到沐华仪打过来的电话,让她一起下楼吃早饭,然后回家。张银玲爽快的答应,穿好了衣服,走出房间。

    一出房门,就看到一个青年人和一个服务员正好来到对面的房间。

    青年人站到房间门口,说道:“就是这间了,我早上一个劲的给我朋友打电话,他也不接,敲他的房门,他也没动静,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能不能帮我把房间的门开一下。”

    “好的。”服务员说着,就掏出一张房卡,将房门给打开了。

    张银玲也没当个事,只管走到609,李如轩的房间门口。

    她直接敲了敲门,里面就响起李如轩的声音,“谁呀?”

    “懒猪,是我。到了吃饭了!”张银玲大咧咧地说道。

    “我才不是懒猪,早就起来了……”伴随着李如轩的声音,房门跟着打开。

    李如轩早已经穿好衣服,一脸的神气,看那意思是在张银玲,谁是懒猪谁心里清楚。

    张银玲撇了撇嘴,说道:“走,过去集合,一起吃早饭。”

    说完,她就朝沐华仪那边走去。眼下在走廊上,沐华仪和父母都已经出了房间,也朝他俩这边走去。

    也就在这档口,刚刚张银玲对面的房间里,突然响起一声惊呼,“呀……死人了……死人了……”

    旋即,刚刚进去的年轻人就从房间内冲了出来,慌张的大声喊叫,“死人了!死人了!来人啊……报警……报警……”

    一听到他的喊声,张银玲和李如轩都是一惊,连忙回身看去。

    站在房门口的那个服务员,听到青年人的喊声,也有些懵了。

    服务员结结巴巴地说道:“你、你说什么……”

    “死人了!我朋友死了!快报警……快报警……”青年人又是急切地喊道。

    “好……好……”服务员慌忙答应,拿起对讲机喊了起来,“前台、前台……607的客人死了……快报警……快报警……”

    沐华仪一家三口,听了喊声,也都跑了过来。

    沐四维说道:“这是出了什么事?”

    “他说他朋友死了……也不知道……是怎么死的……”张银玲嘀咕起来。

    小丫头也是心中好奇,下意识地朝607房间门口走去。来到房门口,她就直接走了进去。

    青年人和服务员都已经慌了神,哪里顾得上将她拦住,只是任由张银玲走了进去。

    一进房门,左侧是卫生间,卫生间的门是开着的,张银玲只是顺便瞧了一眼,旋即就看到,卫生间的浴缸里面,趴着一个人。

    浴缸内,明显有大半缸的水,一个男人,身上啥也没穿,就那么的趴在上面。

    “真死人了!”小丫头也忍不住叫了起来。

    李如轩、沐四维等人看她进到房间,也都跟着走到房门口。

    小丫头这一嗓子,马上引起来服务员的注意。服务员这才反应过来,大声喊道:“你们干什么!不许进去……这是案发现场……快点出来……”

    张银玲赶紧退了出来,嘀咕起来,“怎么还是没穿衣服,死在浴缸里啊……”

    “怎么死的,跟你不fā shēng guān xì……一切……一切要等警察来了再说……你们要是敢破坏现场……那是、那是违法的行为……”服务员看起来也很是害怕,但却拿出来一副十分认真地样子来。

    张银玲撇了撇嘴,说道:“不就是死了个人么……”

    毕竟在黑市之上,她见过的死人多了去了。先前还有些紧张和害怕,到了后来,都习以为常了。

    所以,这次看到死人,她浑然不当个事。她跟着看向沐华仪,说道:“咱们下楼吃饭去吧,我都有点饿了。”

    “嗯。”沐华仪点了点头,这种事情,她并没有经历过,既然张银玲要吃饭,那就下楼吃饭吧。

    不过那服务员见他们要走,琢磨了一下,随即拦住了张银玲,急切地说道:“你、你不能走……”

    “我怎么不能走?”张银玲不满地说道。

    “因为你刚刚进去了……这里是案发现场……所以……所以别人走我不管……你绝对不能走……”小服务员倒是挺认真负责,现在慌了神的她,认为张银玲既然进过案发现场,那就必须得留下来等警察。

    “我就进去看一眼,我又没干什么,凭什么不能走!”张银玲有点不爽地说道。

    说话的节骨眼上,走廊上响起了快速的脚步声。听到声音,他们转头瞧去,当即便看到,有五六个保安,还有三个酒店的工作人员,快速的朝这边跑来。

    保安和工作人员转眼间就来到房间门口,一个中年男人说道:“到底是怎么回事?什么死人了?”

    “那个……”服务员指向刚刚大喊的青年人,怯怯地说道:“经理,是他说打电话和敲门都找不到朋友,给前台打电话,前台让我来给他开门……结果开门一进去,他就看到他朋友死了,然后让我报警……”
来快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