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56章 遭遇


    站在甬道的尽头,四下里和先前一模一样,看不出来半点问题。但是,只在这里站了两秒钟,张禹就感觉到头顶之上,有点不对劲。

    他抬头一瞧,旋即便发现,在他的头顶上面,竟然有一个洞。

    “嗯?”

    张禹迟疑了一下,心中更是无比纳闷,上次来的时候,也没发现有洞,这个洞,又会是通到哪里呢?

    张真人等人也都走到张禹的身边,他们见张禹往上看,也都跟着往上看。

    “这里有洞。”“是不是要从这个洞里进去。”“应该是这样吧。”……不少人低声低估起来。

    张禹看向张真人,说道:“我先从这个洞上去。”

    “好。”张真人点了点头。

    这个洞口距离地面,大概能有三米的高度。如此高度,对于张禹来说,根本不算什么。哪怕背上的伤没有康复,张禹在退了几步之后,一个助跑来到洞下,跟着猛地一纵身,手就直接抓住洞口外面。

    他随即一用力,身子便轻轻巧巧的出了洞口。

    人一站稳,张禹登时又是一惊。

    原来,他所站着的地方,不是别的地方,正是放着程之源棺材的石室。特别是眼下,自己竟然就站在棺材里。

    张禹急忙又回头看了一眼,一点没错,棺材里有一个洞。这个洞,张禹上次来的时候,根本没见到过。

    “我明白了……”刹那间,张禹终于想通这个阵法到底是怎么回事了。

    不得不说,布阵的程之源确实厉害,棺材之中是生门无疑,可在棺材里面,却有着一个厉害的幻阵,让人根本无法看到下面的洞。当然,肯定也不会单纯就这么简单,要不然的话,也不能是张禹的脚下运了真气,才能从洞口出去。

    至于说,到底是怎么做到的,张禹无法想象。

    这功夫,张真人从下面跳了上来,张禹赶紧给他腾地方,从棺材里跳了出来。

    人一出来,张禹跟着就看到,地上躺着一副骸骨。

    看到这骸骨,张禹的心头就是一颤。

    这副骸骨,当初是张禹亲手从棺材里面抱出来的,可是现在,骸骨不仅已经散架,就是骸骨身上穿着的白色道袍,也已经不翼而飞。

    要知道,当时骸骨抱出来之后,因为没有别的发现,张禹就被赶进棺材里进行查找,进而进到甬道之内,无法回头。

    其他的人,在见到张禹不见了之后,也都纷纷进到棺材里,没有人去脱掉程之源的道袍。

    可是现在,程之源身上的道袍,就这么不见了。由此张禹不难确定,必然是有人来过这里,并且将程之源的道袍给顺走了。

    拿走道袍的人会是什么人,张禹虽然没有看到,但他八成能够确定,极有可能是黑手套的人。

    张真人从下面跳到棺材里,四下里扫了一眼之后,就跳了出来,走到张禹身边。张真人很是狐疑地说道:“这到底是一个什么地方?看起来,好是诡异。”

    “这里……就是霜银矿源的所在……等下大伙都进来之后,咱们再往前走,便能看到了……”张禹慢条斯理地说道。

    “真是叫人纳闷,这么隐秘的地方,你是怎么找到的。”张真人满是好奇第说道。

    张禹微微一笑,说道:“可能……就是机缘巧合吧……”

    “确实是够巧合的了……”张真人淡淡地来了一句,不过他的心中,却不自觉的想到父亲张天师说的那番话,以及对张禹的评价。

    自己不止一次见到过张禹,可以说,张真人每次见到张禹之后,都会发现,眼前的张禹会跟上次见过的张禹有着不同之处。

    不管是修为,还是气质,都会得到升华。这种升华,是正常情况下不可能发生的,也正如父亲所说,是在生死之间得到的升华。

    其他的人陆续从棺材里跳了起来,他们纷纷四下打量,无不好奇。这种情况,也在张禹的预料之中,确定所有的人都进来了,张禹便立刻带着众人朝石门外面走去。

    出了石门,这里的甬道比较宽阔,跟张禹之前来的时候,也是一模一样。

    他们顺着甬道一直向前,走着走着,便能够看到前面的一片光亮。这个光亮,跟张禹之前看到的相同,却也不同。

    原因在于,光亮所在的甬道那里。上次张禹来的时候,只要走到光亮之前,便能够出现在山腹之中。可是这一次,却有着明显的路径,是一个斜上坡,洞口就在坡上面。

    一看到这个,张禹登时意识到,这个洞口跟棺材那里的洞口,显然是有着异曲同工的效果。

    张禹正要走上去,也就在这时候,他突然听到有个不大的声音传来,“###&&&&&@¥##......”

    这是一个老外的声音,张禹根本听不明白,对方说的是什么。

    但听到这个声音,张禹瞬间就能意识到,在山腹之中的老外,十有**就是黑手套的人。

    张真人的师叔张承焕就跟在张禹和张真人的身后,他当即轻声说道:“外面有人,听声音好像是洋鬼子……”

    张真人跟着说道:“师叔说的没错,我也听到了洋鬼子说话的声音……”

    说到这里,他看向张禹,低声说道:“这里怎么还会有外国人?”

    按照张禹的说法,这里有霜银矿,绝对应该是一个十分隐秘的地方。可是他们一到,就发现这里另外有人,岂不是叫人费解。

    张禹摊开双手,说道:“我也不太清楚,我上次来的时候,并没有看到有其他的人。不过么……这里是咱们东方大国人的地方,霜银自然也是咱们的,决不能让这些老外染指……”

    他看起来很是无辜,好像真的不知道。但是,张真人怎么可能相信。

    在张真人看来,张禹到天师府所谓的寻求合作,无外乎是求援,找人撑腰。

    现在看来,并不是说,开采之后,容易惹人嫉妒了,这在开采之前,怕是就已经有麻烦了。

    但是,张真人并没有直接表态,而是看向张承焕,低声说道:“师叔,您怎么看?”

    张承焕淡淡地说道:“我们来都来了,总不能因为听到有人说话的声音就折回去吧。再者说,张小道友说的也对,这里是咱们东方大国人的地方,霜银怎么可能让老外染指!”
来快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