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55章 失踪


    前往五里村的路上,有三辆依维柯,三辆面包车,鱼贯而行。

    张禹乘坐的那辆依维柯走在最前面,后面的五辆车,都是天师府的。

    不得不说,张真人的效率确实有够高的,在离开偏殿之后,就马上按照张天师的吩咐办事,专门就矿山的事情,给张禹拟了一份合作合同,内容无外乎是矿产资源一家一半。

    给张禹准备的龙虎筑气丹和雷劈桃木、枣木,包括给张禹的符纸,也都一块备齐。

    签署了合同,吃了午饭,两下便行出发。天师府去的人可着实不少,一个能有六十来岁的老道,带着四个年纪和张真人差不多的老道,另外还有二十多个三十岁左右的道士。

    据张真人介绍,这个六十岁的老道,是张天师的师弟,其实也是堂弟,名叫张承焕。四个中年道士,两个算是张真人的师兄,两个算是张真人的师弟,都是张承焕的门下。就这些人的实力,张禹完全能够确定,张承焕的修为肯定在自己之上。张真人的两个师兄,实力也不见得比他张禹弱。

    还有那二十多个三十岁左右的道士,虽说实力不太够看,但也绝对要比他张禹门下的弟子厉害多了。

    这就是天师府,只一出手,就这么多高手。如此阵势,确实是旁人羡慕不来的,这得是多少年的经营,也能有如此强大的实力。

    一行人分坐六辆车,张禹跟着张真人坐在一辆车上,指引道路,前往五里村。

    这到了下午三点钟的时候,张禹的手机就响了起来,“铃铃铃……铃铃铃……”

    张禹掏出手机一瞧,来电显示上显示的是小丫头张银玲的电话号码。

    虽然张真人在场,但是张禹还是放在耳边接听,说道:“喂,你好。”

    “二哥!我到千杯少了!可是大哥也不在!”电话里直接响起小丫头急切的声音。

    “也不在……”张禹迟疑了一下,说道:“那千杯少的人,难道也联系不上大哥吗?”

    “联系不上,他们也都不知道大哥去了什么地方,电话根本打不通……”小丫头很是担心地说道。

    “这个……”张禹轻轻皱眉,之前自己就给朱酒真打过电话,也没打通过。只是事情太多,一直没有闲暇,所以也没去找。现在听了张银玲这么说,张禹也不禁有点担忧起来。

    琢磨了一会,张禹说道:“现在你也不要着急,我会想办法寻找大哥的。”

    “那你一定要找到啊……对了,你什么时候来洪都……”张银玲说道。

    “我现在要去一个比较重要的地方,暂时不能马上去洪都。要不然,你先在那边等着,等我忙完就过去。”张禹温和地说道。

    “那好,你快点来。”张银玲说道。

    挂了电话,张禹心中纳闷,朱酒真会跑到哪里去。自从海边分别之后,朱酒真就好像人间蒸发,现在连千杯少的人都不知道人去哪了,怎不叫人担心。

    张禹摊开手掌,心中想着朱酒真的模样。一点没错,这正是张禹的圆光术。

    他的掌心之上,很快泛起一道白光。可是白光之中,却是漆黑一片,什么也看不到。

    这种情况,张禹也曾遇到过。要不就是人被困在什么地方,要不就是人距离太远,圆光术起不到作用。好在有一点可以肯定,那就是人还活着。

    张禹虽然知道朱酒真的年纪,却并不知道朱酒真的生辰八字。想要靠八字寻命术找人,显然不太可能。

    不过张禹却是纳闷,朱酒真好像除了喜欢喝酒之外,也没别的什么嗜好。若说有仇家,重启了也就是在酒桌上的,应该也不至于搞成现在这个样子。

    还记得当时,朱酒真一心想要跟着他去黑市,可是开快艇的人不让,最后只能作罢。分离时,朱酒真的牵挂与不舍之情,眼下还历历在目。

    “朱大哥到底去哪了……”张禹心下着急,但一时间他还真就不知道要到哪里去找。

    看来一切,只能等忙活完五里村矿源的事情,然后再去洪都跟小丫头碰头了。

    从龙虎山前往五里村,可要比从镇海市远得多。他们在高速公路上,一刻也不耽误,充其量就是到了服务区的时候,上趟卫生间,或者换着开车。

    他们一夜都不休息,终于在第二天中午时分,来到了五里村外。

    六辆车停了下来,众人鱼贯下车,由张禹引路,朝山上走去。

    经过翻山越岭,终于来到五里村。村子里的人已经搬走,远远看去,就给人一种萧瑟的感觉。张禹没有进村,而是朝山上的坟茔地走去。

    张真人一行人都跟着张禹前往,来到坟茔地,天师府的人都不禁很是纳闷,不明白张禹为什么要带他们走坟地。

    “张道友,这里的坟地,是怎么回事……”张真人就走在张禹的身边,他很是不解地问道。

    张禹微微一笑,故作神秘地说道:“不要着急,很快就见分晓……”

    “你还真能卖关子。”张真人打趣地来了一句。

    他们顺着坟地一路向上,终于来到最后那个程之源的坟前。程之源的坟,现在正面的机关是打开的,正是张禹上次从这里出来时打开的。

    说句实在话,张禹对于这里的阵法布置,一直都很好奇。可以说,当时在少了托尼等人的尸体之后,若不是背上的伤势疼痛,他真想再下去看看,在阵法完全破掉之后,山腹之中,到底是一个什么样子。

    现在的张禹,突然发现,此时此刻的自己,好像有两个选择下到山腹之中,自己应该选哪一个呢?

    张真人一行,目光都集中在打开的机关之上,任谁都能看出来,这里有蹊跷。

    张真人开口说道:“是不是要从这里下去?”

    张禹点了点头,说道:“诸位请跟我来!”

    说完这话,他左手食指晃了晃,手指之上便出现了一个小火苗。他的右手亮出金钱剑,也是小心谨慎。

    其他的人见他第一个进去,也都纷纷跟了进去。

    从这里进去,便是向下的台阶,张禹顺着台阶一直走,跟上次出来的时候,没有半点区别。

    他还记得,走到尽头是一个石层,而且根本无法再回去了。沿路一直走到尽头,一点没错,前面的石层依旧,确实让人无法继续向前一步。不过,也就在他走到这里的时候,却有了一个意外的发现。
来快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