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43章 危机


    张禹直接上炕,来到小美的身边,孟星儿也跟着上去,一起查看小美的情况。

    小美现在睁着眼睛,脸色更加憔悴,看到张禹到来,那憔悴的小脸突然微微一红,似乎是有点难为情。

    她的小嘴动了动,却是没有发出声音。

    对于治疗尸毒,张禹还是有心得的。张禹当即从怀里掏出来三张空白的符纸,咬破手指之后,在符纸上画了起来。

    他刷刷点点,很快就画好了三张辟邪符。

    张禹跟着看向站在房门口的程伯,说道:“程伯,你去倒碗水过来。”

    “好、好”程伯赶紧答应,很快端了一碗温水过来。

    孟星儿接过水碗递给张禹,张禹先是拿起一张辟邪符,手指只是轻轻一摇,便听“噗”地一声,符纸自动点燃。

    张禹把符灰丢入水中,跟着一只手轻轻地扶住小美的肩膀,温和地说道:“小美,先把这碗水给喝了。”

    “嗯。”小美轻轻应了一声,张开小嘴,张禹把水碗送到小美的嘴边,将水喂她喝下。

    喝光了带有符灰的水,张禹把小美放去,继续躺着。

    他跟着双手分别拿起另外两张符纸,只是轻轻一摇,“噗噗”两声,两张符纸全部点燃,化作灰烬。张禹旋即将手上的符灰,分别拍向小美的肩头和左胸。

    “嗤!”

    “嗤!”

    “啊”

    符灰一触碰到身体,小美跟着就忍不住发出强烈的惨叫声。任谁都能够从她的叫声中,听出来在这一刻,她是多么的痛苦。

    门外站着的程伯,不由得心头大骇,急忙叫道:“小美,你怎么了!”

    倒是祖奶奶还算从容地说道:“没什么,你放心好了我觉得,小美的伤,应该很快就能好”

    嘴上虽然这么说,但她还是低头仔细观察起小美的情况。

    张禹在小美痛呼之后,就把手从小美的身上挪开。

    刚刚那一瞬,对于小美来说,简直是疼痛无比,好似钻心一般。不过在疼痛过后,她反而觉得舒服了一些。

    小美又是无力地说道:“我没什么事感觉身上,好像舒服了点”

    “很快就能好”张禹又是温和地说道。

    “我相信你,你说能好,那就肯定能好”小美可怜巴巴地说道。

    还真别说,张禹的这一手,确实了得。

    没过一会功夫,小美身上那已经溃烂的皮肉,就开始缓缓的恢复。

    祖奶奶也在一直盯着瞧,看到这一幕,祖奶奶忍不住惊叹起来,“这这这效果也未免太快太神奇了”

    “妈小美”程伯一听这话,也是赶紧盯住小美,仔细观看。见到小美身上的溃烂,开始慢慢的复苏,程伯也不禁松了一口气,跟着感慨的说道:“真的是太神奇了”

    小美一听到祖奶奶和爷爷都这么说,她下意识的轻轻抬起头来,查看起自己身上的情况。

    自己的肩头,自己的左胸,都在慢慢恢复,特别是她的左胸,原本的溃烂逐渐变成白皙的肌肤。那轮廓和形状,已然是越来越明显,加上原本没有溃烂的地上,大体上可以说,能有半片完美的位置,呈现在他人眼前。

    旁人倒也好说,毕竟在场的人,除了祖奶奶就是爷爷,孟星儿也是女人。可是张禹,就难免有点尴尬了。

    小美的俏脸感觉到,自己的小脸有点发烫,自己的小心肝不由得加快跳动,如同鹿撞。

    相较于别人,孟星儿还是比较心细的,她马上就感觉到小美的羞涩。孟星儿一把扯住张禹的耳朵,故意说道:“人家的伤都治好了”

    乍被孟星儿扯住耳朵,张禹的脑袋直接转到孟星儿这边。再听孟星儿这话,张禹先是愣了一下,跟着才反应过来,小美受伤的位置,确实有点特殊。

    他不在转头去看小美,而是只看着孟星儿,也是没话找话的说道:“她的伤好了,你的情况怎么样这么多天,也是辛苦的够呛吧”

    “可不是么,我这边都饿了她们应该已经做好饭了,我看咱俩不如先去吃饭”孟星儿说道。

    “好、好”张禹点头说道:“我也饿了,咱俩先去吃饭”

    孟星儿这就扶起张禹,二人一起下了地炕。

    程伯见他俩要出去,是不住地道谢。张禹也客气了几句,就跟孟星儿一起出了正房。

    在他俩出去之后,祖奶奶看了看小美,见小美的溃烂恢复了能有一半,就转手将小美的衣服盖到小美的身上。然后,他看向程伯,说道:“你进来坐。”

    “好。”程伯点头,赶紧上了地炕,盘腿坐下后,恭谨地说道:“妈,有什么事吗?”

    “是这样的”祖奶奶慢条斯理地说道:“咱们村子现在发生了很大的变故,不说是危机四伏,其实也差不多了。”

    “危机四伏什么危机”程伯满是不解地说道:“不就是,他们莫名其妙的给咱们送东西么村子里的人,确实有点怪有人说见过,有人说没见过我反正是真的没见过,一点印象也没有这把我都给整糊涂了”

    “这个就是最大的危机了对了,小美昨天夜里去到家里,还拿了很多馒头走的事儿,你记不记得”祖奶奶问道。

    “小美昨天家了么馒头什么馒头”程伯又是莫名其妙地说道。

    祖奶奶摇了摇头,说道:“村子里现在,出现了一种失忆症,只要睡在村子里,第二天一早醒了,就会忘记昨天发生的一切。”

    “这怎么可能?”程伯满是不信地说道。

    “那你说说,你明明见过张总他们,为什么记不得了。而村子里出山搬运扶贫物资的人,却都认识他们呢?还有张总他们给了村子里了很多猪,以前家里是没有猪的,现在家里突然冒出来猪了,你不觉得好奇嘛?”祖奶奶又行这般说道。

    “这个这个”程伯闻言,大吃一惊,说道:“这个猪是哪来的,我一直都莫名其妙呢今天早上还在想,到底是从哪冒出来的”

    “总不能是天上掉下来的吧而且,有猪的也不是咱们一家,其他家也都有,但是睡在村子里的人,应该都跟你一样,也记不得是从哪冒出来的了”祖奶奶又慢吞吞地说道。

    ,小说,
来快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