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25章 无奈


    “哐!”

    张禹这一迟疑的功夫,成义的金钱剑就已经刺中铜镜,跟着发出一声脆响。

    不过,铜镜并没有破碎,倒是成义,他的身子竟然不由自主的向后飞去,好像是遭到了一股极强的反震之力。

    “砰!”

    马道下面的坑洞也就这么大,成义的背脊重重地撞到后面的土层之上,一口鲜血跟着从嘴里喷了出来。而他手里握着的金钱剑,则是脱手而出,从坑里甩了出去。

    他的身子,随即无力的瘫软滑落,在他的脸上,更露出绝望的苦笑。

    一点没错,在同伴王观死的时候,他几乎就已经绝望。要知道,活下来的几个人中,除了祖奶奶、艾露高和小美之外,实力最弱的就是他了。他心中清楚的很,等待自己的很有可能是死路一条。

    此刻他之所以会拼命用金钱剑砸铜镜,目的其实是为了自保。他希望自己在破了阵法之后,雷正霄能看在他破阵的功劳上面,饶他一条性命。虽说,这是抱着侥幸心理,可他别无选择。因为阵法不破,石头人也会将他杀掉。即便石头人先杀掉了雷正霄和骆先生,但在这里同样还有虎视眈眈的张禹。他心下清楚,张禹的实力在他之上,张禹一样会杀了他。

    然而,这一剑下去后的变故,是他万万没有想到的。原本以为,铜镜会是阵眼,结果却发生了这样的一幕。

    站在成义对面的张禹看到成义这般,不由得大吃一惊,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

    他心中暗道好险,自己刚刚还打算破掉这块铜镜,幸亏及时收手,要不然的话,自己这一记五雷掌拍上去,会是什么样子,那都不好说呢。

    这一瞬间,张禹有点懵了,如果说,铜镜是毁不掉的,还带有反震的能力,那岂不是说,这个阵法根本破不了。

    马道上面。

    九个石头人已经开始追杀骆先生,看到骆先生遭到石头人围追堵截,张禹和成义都是不管不顾,可是雷正霄并没有这般,他左手戒尺,右手化影剑,一起朝两个石头人攻了过去。

    “当!”

    “当!”

    戒尺和化影剑分别打在两个石头人的背脊之上,两个石头人中招之后,身子为之颤抖,停下了进攻的步伐。

    骆先生眼瞧着就要被九个石头人给合围,见到雷正霄及时出手,他赶紧朝这两个石头人窜出。趁着两个石头人身子颤抖的功夫,他及时的逃出包围圈,快步朝马道那边跑去。

    “刷!”

    其余的七个石头人见他逃窜,马上有一个石头人抬起将手里的石剑朝他丢了过去。骆先生听到背后风声大作,急忙闪身躲避,跟着改道逃命。另外的六个石头人,纷纷朝他的追去,不但如此,又有两个石头人抛出手里的长剑,“刷刷!”

    骆先生只好闪身再逃,而石头人又是继续追杀,他一个人想要躲开这么多石头人的围杀,谈何容易。

    好在雷正霄收回戒尺和化影剑之后,马上赶去驰援,用两件法器震住两个石头人,给骆先生逃跑的空间。当然,在雷正霄收回两件法器的时候,先前那两个身子颤动的石头人,也得以行动,继续去追杀骆先生。

    就这样,骆先生不停地被石头人围住堵截,雷正霄接连出手相助。双方的速度的速度都是极快,每一个回合都是转瞬间的事情。

    九个石头人配合默契,如果距离远,就抛出长剑射杀骆先生,这让骆先生是险象环生。

    蓦地里,马道坑中传出成义的惨叫声,这让雷正霄和骆先生都为之一怔。

    骆先生虽说心头诧异,脚下却不停留,嘴里跟着喊道:“四爷你不要管我,去马道下查看棺材!”

    “可是你呢!”雷正霄说着,刚刚收回的戒尺和化影剑又打了出去,攻向两个正在堵截骆先生的石头人。

    “砰!”“砰!”

    两个石头人立时被打的不住颤动,骆先生趁此机会,逃出包围,他嘴里喊道:“我的生死无妨,四爷你一定要保住性命!姓张的小子很不靠谱,切记小心!”

    “我知道!我先杀了他!你先小心!”雷正霄嘴里喊着,收了迸回来的戒尺和化影剑,转身就朝马道那里跑到。

    到了深坑前面,他往下面一瞧,正好看到张禹站在棺材,正扭头看向他。成义瘫坐在土层旁边,嘴巴上都是血。

    瞧见这一幕,雷正霄当即提起戒尺,作势就要打向张禹。

    雷正霄和骆先生的对话,张禹在下面听得清楚。他看到雷正霄这般,张禹就知道,雷正霄这是想要杀他。张禹急忙叫道:“雷兄,这棺材里很是古怪!”

    这话还真管用,雷正霄听他这么说,就要打出的戒尺停了下来,他在上面问道:“有什么古怪?”

    “这里面有一个铜镜,还有九个小人,刚刚我还以为是阵眼,可是这位老兄下来,用金钱剑攻向铜镜,结果竟然被震成重伤!”张禹如实说道。

    “还有这样的事……”雷正霄马上朝下面跑去,嘴里又道:“成义,是这么回事吗?”

    在他看来,成义会身负重伤,有可能是被张禹打的。

    成义无力地说道:“确实如此……我也以为那是阵眼……但好是古怪……”

    见成义认可了张禹的话,雷正霄暂时收了杀心,几步来到成义身边。

    但他并没有去看成义的伤势,而是低头看向棺材。见到棺材里的铜镜和九个小人,雷正霄愣了一下,说道:“这应该就是阵眼,怎么能说不是呢?”

    “我也觉得是阵眼,可这位老兄的重伤,却是那么的诡异,就跟石室里面的棺材一样。”张禹无奈地说道。

    说完这话,张禹的心头却是一动。

    他还记得那两扇石门,当时自己根本奈何不得,还得是小美,一下子就把石门给推开。会不会是说,只有村子里的人,才能破掉这个阵眼呢?

    在他狐疑的功夫,雷正霄直接伸手进到棺材里,一把抓住一个石头人,准备将一个石头人给拿出来。

    可惜,他虽然抓住了石头人,却根本无法给拽出来。石头人就好像粘在铜镜上,铜镜就好像粘在棺材上一般,是纹丝不动。

    “这……”看到这个,雷正霄也是傻了眼。

    也就在这一刻,上面突然响起了一个惨叫的声音,“啊……”

    不难听出,这个惨叫声正是骆先生的。

1
来快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