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10章 意料之外


    雷正霄对于张禹也是很不放心,在他的眼里,张禹十分的狡猾。

    哪怕张禹装出无辜与无奈的样子,雷正霄也大声说道:“你们两个,去把老太太和洋鬼子女人也给带上,他么的,要是死,就大伙一起死!”

    成义和王观马上照办,跑过去将艾露高和祖奶奶一起带了过去。艾露高倒还好说,祖奶奶已经是风烛残年,哪里经得起折腾,走起路来十分的蹒跚,引来王观的不满。

    王观骂骂咧咧,张禹和小美看到这一幕,赶紧跑了过去。张禹叫道:“祖奶奶这么大的年纪,你说话能不能干净点!”

    “他是你祖奶奶,又不是老子的祖奶奶!这老不死的,走的真慢,老子都恨不得将他给拖过去了!”王观又没好气地骂道。

    张禹自然不能在这里跟他动手,狠狠地说道:“我被她好了!”

    说完,他跑到祖奶奶的身前,将祖奶奶给背了起来。

    看到这个王观也不阻拦,雷正霄和骆先生看到,反而心头高兴。因为在他们看来,张禹的身上背着一个老太太,更会行动不便,不管是动手,还是逃跑,肯定都来不及。

    这高手过招,一招就分胜负,张禹背着祖奶奶,更加是没有丝毫胜算。而且,就算想要出手偷袭他们,都是不方便的。

    等张禹他们走过去,骆先生说道:“你在前面带路,咱们过去。”

    张禹也不说二话,直接往前走去,他在心中暗说,我先让你们得意一会,等进到石室里之后,看你们是怎么死的。

    没一会功夫,张禹等人就来到地方,对于张禹来说,现在已经是轻车熟路。加上背上背着祖奶奶,只需要将真气运到脚心,他直接便跟祖奶奶、阿狗率先来到甬道之中。

    紧接着,雷正霄、小美、骆先生等人纷纷下来。

    张禹背着祖奶奶也不说话,又是慢慢的往前走。雷正霄是紧跟在张禹的身后,骆先生则是故意走在最后。

    这条甬路并不是很长,还越走越宽,张禹没有用灵图照明,全靠骆先生手里的那颗明珠。很快他们就看到前面开启的石门,见到这个,雷正霄直接说道:“就是这里了?”

    “是的。”张禹立刻答应。

    石室内黑漆漆的,骆先生手里的明珠,也只能照耀近距离,跟着无法顾及到那么远。

    这时候,就见雷正霄的手掌一翻,在他的手中竟然出现了四张红色的符纸,他就手便将符纸朝石室内打了进去。

    “噗!”“噗!”“噗!”“噗!”

    四张符纸化作四团红色的火球分别落到石室的地面上,形成四团红色的火焰,火焰熊熊,可要比张禹用聚火符掀起的火焰强烈。

    张禹看在眼里,心中不禁暗自皱眉,这个雷家到底是何方高手,竟然如此厉害。

    要知道,雷家显然不是什么宗派,看起来应该是一个家族,可这个家族里面,竟然能有这么多的高手,简直是匪夷所思。

    在镇海市,白眉宫、阳春观都已经算是高高在上的存在,可在张禹看来,好像也没有这么多的高手吧。起码在阳春观,张禹除了看到过邋遢道人和吕真人这两位高手之外,再没见过其他的高手。至于说邋遢道人和这位雷四爷相比,到底孰强孰弱,看起来都不好说。

    石室内的四团火焰,将石室里面照的好似白昼。基本上什么都看得清楚,只是因为石室太大,无法一眼看到最前面的棺材。

    雷正霄看向张禹,大咧咧地说道:“走吧。”

    张禹背着祖奶奶率先跨过石门,顺着中间朝前面走去。雷正霄等人在后面跟着,雷正霄看起来若无其事,其实已经是高度戒备。

    前面一共是三对石柱,张禹带着他们,走过了第一对石柱。张禹心里清楚,在自己穿过第一对石柱的时候,并没有什么事,等走到第二对石柱之后,才疼的差点没死掉。眼下距离第二对石柱,那是越来越近,张禹的心中,也越来越是紧张。

    终于来到第二対石柱那里,张禹因为背着祖奶奶,所以心中底气十足,直接走了过去。果不其然,他身上没有半点异常。张禹微微扭头,瞥向走在自己侧后方的雷正霄,伴随着脚步,雷正霄也跟着走过第二对石柱。

    然而,就在这一刻,张禹当场就愣住了。原本这个令让张禹差点疼死的地方,雷正霄在走过来之后,竟然屁事没有。

    张禹愣在当地,雷正霄走到张禹的身边,见他不走了,雷正霄说道:“你在这站着干什么?”

    “没什么,就是一直背个人,有点不得劲,稍微调整一下。”张禹赶紧说道。

    “调整好了赶紧走。”雷正霄冷冷地说道。

    “好了。”张禹将祖奶奶的身上往上蹭了蹭,然后继续向前。他心中却是纳闷,这算是怎么回事,自己上次来的时候,只要不跟小美有身体接触,身上就好像刀砍斧剁,这次过来雷正霄怎么屁事都没有。

    不仅仅是雷正霄没事,后面跟上来的人,谁也没事,一个个跟着张禹穿过第二对石柱,来到第三对石柱这里。走过第三对石柱,仍然是谁也没事,再往前面走不远,便是阶下。在这个位置,已经能够看到供桌,一瞧供桌,张禹先是没有如何,但他随后发现,好像少了点什么。

    没错!

    确实少了点东西,那就之前立起来的灵位,此刻竟然没了。

    张禹暗吸一口凉气,心中暗说,这是怎么回事,灵位哪去了?

    这简直是让人不可思议,自己之前一直在外面研究阵图,不可能有人进来。即便是到了山腹之中,张禹也不相信,会有人能够进到这里。

    但他旋即意识到,这或许又是一个机关什么的。现在令人疼痛难当的阵法也没了,张禹也是无奈,只能硬着头皮往前走。

    走上台阶,来到供桌之前,这次张禹看的清楚了。原来,那先前摆在上面的灵牌,哪里是不见了,而是化为灰烬了。

    不但如此,还是被烧成灰烬的,整个就剩下,一些黑灰。

    “这……这……”看到这里,张禹终于忍不住发出惊诧之声。
来快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