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90章 本来面目


    眼瞧着沈若囊的身体弹起,张禹忍不住好奇起来。也就是一眨眼的功夫,沈若囊的虚影跟着落下,重新落回银华草之上。

    只不过,他这次是站在银华草上面,并没有进到银华草之中。

    “嗯?”沈若囊明显愣了一下,他低头看向脚下的银华草,脸上满是错愕之色。

    沈若囊只是一个虚影,但是脸上的表情,还是蛮清晰的。

    见到他这般,张禹的心头猛地一动,不由得叫道:“你是不是进不去了!”

    闻听此言,沈若囊赶紧抬起头来,看向张禹,跟着叫道:“我跟你拼了!”

    说完,便朝张禹扑去。

    他的身上,散发出浓郁的阴气,但是这股子阴气跟之前打伤张禹的时候相比,差了老远。

    由此不难看出,雷正霄对他的伤害着实不小。

    阿狗刚刚虽然吃痛,但终究皮糙肉厚,它距离张禹不远,一看到沈若囊扑向张禹,它的身躯猛地朝张禹的身前扑去。

    来到张禹的身前,沈若囊正好也到,阿狗抬起爪子,就朝沈若囊拍去。

    没了肉身的沈若囊,对于阿狗身上散发出来的阳气十分忌惮,他急忙向旁边躲闪,跟着朝斜刺里逃去。

    “哪里跑!”

    张禹哪能让他跑掉,心中一动,默念起来,“灵动乾坤,图镇八方,道转乾坤,奇门妙术……”

    “刷!”

    那刹那,在张禹的右掌之上银光一闪,跟着就浮现出来一个好似银色布片的东西,在着布片之上,还有着血色符文。

    一点没错,这东西不是别人,正是茅山灵图的翻版,张禹的无当灵图。

    灵图这东西,对人并没有任何杀伤力,但是对于邪祟的东西,却是威力极强。

    无当灵图这一亮出来,张禹也不客气,就手便朝沈若囊打了过去。

    这巴掌大的布片旋即变大,变成了一张银色的毯子,朝沈若囊席卷而去。沈若囊的速度很快,但灵图的速度更快,转眼之间,灵图便来到沈若囊的身后,跟着只是一卷,便将沈若囊的裹住了。

    “啊……”

    乍被灵图裹住,沈若囊就立时发出凄厉的惨叫声。

    灵图在面对阴灵的时候,威力都是极大的,特别是随着张禹修为的提升,这无当灵图的威力要比之前强上许多。沈若囊现在又出于虚弱时期,所以在灵图面前,丝毫没有还手之力。

    张禹见他被灵图捆住,心头一喜,忍着身上的疼痛,慢慢的从地上爬了起来。

    他缓缓地走向沈若囊,愤恨地说道:“还敢向我夺舍,我看你真的是魂飞魄散啊……刚刚不是还扬言说,我破不了那个银华草么,现在怎么样……我是破不了,但是银华草也见识到我的厉害,不让你继续住了!”

    “啊……啊……啊……”沈若囊发出痛苦的声音,他凄厉地说道:“魂飞魄散又怎么样,其实在紫琼走的那一刻,我也早该随她而去……只是机缘巧合,让我的命魂来到银华草上,才留在这里……这个鬼地方,我也不想继续呆了……”

    沈若囊的话才一说完,张禹便听到“噗”地一声,被灵图包裹的沈若囊直接化作一团血雾,进而消失不见。

    张禹知道,这是沈若囊自爆了。

    可是,沈若囊的魂飞魄散,并没有让张禹有丝毫的高兴,他反而无奈的摇了摇头。

    因为张禹知道沈若囊一定是深爱着那个叫罗紫琼的女人,他还曾经看到过,骆先生拿出来的照片。照片上的沈若囊,跟虚影中沈若囊的面目一样,罗紫琼也是那般的漂亮,两个人可以说是一对璧人。

    如果他们是平头人家的普通百姓,那肯定会正常的走到一起,结婚生子,过着幸福美满的生活。

    可惜的是,他们的身份并不是普通人,所以这种幸福,对于二人来说,成为了一种奢求。

    “这可能就是命数……生难同寝,死可同穴……”张禹又感慨了一声,跟着转身朝骸骨那里走去。

    沈若囊的骸骨和罗紫琼的骸骨都已经散落不堪,不再像之前那样摆的整整齐齐。

    看着地上的骸骨,张禹说道:“你我本来无冤无仇,我不慎闯到这里来,或许这就是一场缘法吧……”

    说完,张禹蹲下身子,将地上散乱的两副骸骨,合到了一起。这是他,能为这对苦命鸳鸯,做的唯一的一件事了。

    “汪汪汪……汪汪汪……”

    就在这功夫,阿狗突然不住地吠叫起来。

    张禹知道,阿狗不会无缘无故的吠叫,可他又没有听到什么异常的声音,所以赶紧抬头看向阿狗所在位置。

    阿狗正站在银华草坐在的方位,只是一瞧,张禹不由得一愣。

    原来,那之前能有半米高的银华草不见了。不过,也不是彻底不见,在地面之上,有着一株大概能有七八公分高的银色小草。

    “这是怎么回事……”张禹满心疑惑的走了过去。

    他仔细观瞧,这株小草的样子,跟银华草一模一样,只是成为了袖珍版的而已。

    “这东西怎么突然变得这么小……”张禹一阵纳闷,从来只是看到过,草越长越高,没听说有草还能越长越小的。

    他又打量了一会这银华小草,还是忍不住将手伸了过去。小草之上,依旧散发着阴气,但这阴气跟之前相比,虚弱了许多。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着实有点让人难以理解。

    或许是因为刚刚和张禹阵法的一战,让它阴气大损,或许是因为沈若囊的自爆,令它失去的宿主。

    当然,到底是怎么回事,张禹也不明白,只能是猜测。

    这一刻,张禹不禁冒出了一个念头,那就是想要试试,这次能不能将银华草给bá chū lái。

    他的手轻轻地抓住银华草的根茎,随后稍一用力,让人意想不到的事情,跟着就发生了。

    上次他拼尽全力都拔不出来的银华草,这次竟然轻轻松松的破土而出。整个根茎,完全被张禹给拔了出来。

    这小东西到了手里,给人一种清凉的感觉,虽说上面依旧散发的阴气,可眼下的阴气跟先前的阴气,已经是截然不同。

    之前的阴气,是阴邪之气,毕竟有阴灵的存在。现在则是阴凉之气。阴阳本身就是相生相克,所以阴并不代表着邪,想来这应该就是在沈若囊魂飞魄散之后,银华草恢复了本来面目。
来快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