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89章 决战银华草


    “好啊……那我就拭目以待……哈哈哈哈……”沈若囊很是不屑的大笑起来。℃八』℃八』℃读』℃书,.■.o↑

    “汪汪汪……”

    听到沈若囊如此嚣张的笑声,这次不等张禹开口,阿狗就大声吠叫起来。

    一连叫了好几声之后,蹲在地上的大黑开始用脑袋去蹭张禹的手臂。张禹低下头,看向大黑,就见大黑提起了前爪,做出来一个要咬爪子的样子。

    张禹明白大黑的意思,实在想不到,这家伙竟然如此的聪明。要知道,上次在东西方xīng xiāng风水交流会上,张禹就是用四象聚阳天罡阵配合狗血画的六阳镇宅符破掉了那里的阴气阵法。不过,之后车信由美的那把充作阵眼的扇子,更是发出黑烟,好在张禹及时领悟的五雷符,这才化解。

    这一次,这里的阴气极重,而大黑已经发现,自己的血能肯定阴灵,所以他在提醒张禹,用它的狗血来破掉银华草。

    其实在这之前,张禹想到的办法,也是要靠大黑的血来破掉银华草。现在大黑竟然主动提出来,张禹这一次,从兜里掏出来五张明huáng sè的符纸。

    他的符纸已经用的差不多了,特别是明huáng sè的符纸,也只剩下这么五张了。

    张禹轻轻拍了拍大黑的狗头,说道:“阿狗,靠你了。”

    大黑立刻点头跟着用咬破胳膊。张禹也咬破自己的手指,在自己的鲜血流出来后,伤口与大黑的伤口触碰到一起,将血混到一起,然后在符纸上画了起来。他刷刷点点,不一会功夫,便将五雷符画好。

    要知道,五雷符可是道家至阳的法术。阴阳相克,虽说张禹也没有十足的把握,能够用五雷符破掉银华草,但这也是他唯一的办法。

    张禹将五雷符分为五个方位,分别朝铜钱的组成的阵法上贴去。

    五雷符贴上去之后,立刻散发出金光,这金光与铜钱相互辉映,令108枚铜钱变得更加炫目。

    紧跟着,周边的气温直接升腾起来,而且是越升越高。

    要知道,现在是大冬天,山腹内的气温本来就低,加上阴气又重,温度自然极低。一般的人,在这里时间久了,都是受不了的。

    刚刚的气温,张禹大概能给升到0上10度左右。可是现在,温度提升的极快,直接就达到了20度。非但如此,温度还在继续攀升。

    那108枚组成阵法,不停缓缓转动的铜钱,现在就好像太阳一样,金灿灿的,光亮是那样的刺眼。这里的墙壁,本来就是银壁辉煌的,金光与银光的闪耀,更是交织成一张闪烁的光网,张禹的眼睛,都有些被晃的睁不开了,阿狗则是直接闭上了眼睛。

    温度继续攀升,不知不觉的,就升到了差不多30度。这一刻,张禹的身上都开始冒汗了,阿狗也开始吐起舌头。

    不过接下来,温度提升的速度,明显没有之前那么快了。可温度依旧在缓缓的提升,渐渐升到了大概能有35度的样子。

    这个时候,张禹都热的有点受不了了。脑门子上,身上都是汗。而且张禹能够确定,温度还在提升。

    就是每提升1度,都会用上两三分钟的时候,并且还是用时越来越长。

    张禹已然是汗流浃背,他估摸着,现在差不多能有四十度了。这个温度,所说没有汗蒸的温度高,可架不住他穿的衣服。

    但是,张禹却有了一个发现,那就是虽然自己特别的热,出了那么多汗,人反而特别的舒服。先前他被阴气所伤,哪怕是喝了黑狗血,身上的阴气也没有说全部祛除。

    现在,他体内的阴气,随着阳气的增加,竟然还跟着退去了一些。

    也就在这个时候,银华草上发生了变化。有黑色的气流从银华草上流淌出来,并且朝铜钱缠绕而去。

    张禹之前向曾经向银华草发起过攻击,但是银华草并没有任何剧烈的反应,哪怕是用火烧,也都没有说出现黑色的气流。

    这一次,看来银华草是真的急眼了,要不然的话,决不至于这样。

    黑色的气流一点点的将铜钱缠住,铜钱很快开始轻轻的颤抖起来,并发出轻微的响动,“嗡嗡嗡……嗡嗡嗡……”

    温度不再继续提高,张禹明白的很,这应该是银华草发出来的最强进攻,这也应该是一场龙争虎斗。接下来,不是自己的阵法被破掉,就是银华草因为阴气消失殆尽而出现枯萎。

    张禹紧握双拳,在此时此刻,他已经拿出了针对银华草来说,最为厉害的阵法。这个阵法,可要比他当初破掉车信由美的那个阵法时,威力大上许多。

    时间一秒一秒的过去,张禹能够感应到自己阵法开始渐渐的吃不住了。特别是周边的气温,似乎要比之前有所回落。

    温度下降的速度并不是很快,可这一点点的下降,已然证明银华草抢到了主动权。温度渐渐下降到30度,10度之间的温差,是那样的明显。

    张禹暗自皱眉,心中琢磨着,自己该怎么办?

    但他没有想到,就在自己琢磨办法的时候,猛然间面前一声巨响,“砰!”

    刹那间,那些罩住银华草的铜钱,竟然一下子四散蹦飞开来,张禹猝不及防,因为在他的感觉之中,自己的阵法虽然减弱,却也没有到一下子就被破掉的时候。

    四散蹦飞的铜钱,到处砸去,张禹距离的这么近,身上登时被六七枚铜钱打中,就连阿狗也没能幸免,身上也挨了两三枚。

    “啊……”铜钱崩来的力道极大,张禹忍不住痛呼一声,身子就势向后摔去,重重地摔倒地上。

    阿狗也是“嗷”地一声,偌大的身躯都被铜钱打的向后滚了几滚。

    张禹一向都是用金钱剑打别人,不想今天却尝到了被金钱剑打的滋味。

    而且铜钱之上,还带着阴气,一瞬间疼的张禹都有点喘不上气。

    几乎是在同一时间,一道虚影突然从银华草内弹射出来。这道虚影自然是沈若囊,不过弹的方向并不是前后左右,而是朝上面弹去。

    山腹的高度能有十多米,虚影直接被弹上去能有七八米。

    躺在地上的张禹,一看到这个,不禁都有点发蒙,不明白这是什么意思。若是沈若囊想要攻击的话,应该冲他这边来啊,若是想跑,也不至于往上面去啊。
来快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