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69章 尸体凉的也未免太快了


    四爷和骆先生见张禹这么说,不由得相互看了一眼,骆先生微微点头,于是四爷说道:“好!既然你愿意打头阵,以示诚意,那我就相信你。你放心好了,如果进去之后,真的遇到危险,我这边一定不会袖手旁观,定然会出手相助。毕竟只有同心协力,才更有可能离开这里!”

    他嘴上这么说,心中却道:“还出手相助,你做梦去吧。你要是不死在这里,等找到出路之后,老子也会宰了你!”

    张禹当然也不会相信四爷嘴上说的话,自己若非要救艾露高,根本不可能跟这种人合作。

    现在既然合作,那面子上就要客客气气的。张禹朝四爷一抱拳,说道:“好!那就仰仗阁下了,我相信咱们一定能够齐心协力,共渡难关!”

    “你放心好了!”四爷也是一抱拳。

    张禹也不怠慢,随即带着阿狗朝马道走去。张禹走在前面,阿狗跟在后面,不过阿狗走的很慢,像是在提防对方偷袭张禹。张禹走自信,知道四爷不会偷袭,所以没有半点担心。

    来到洞口,这次阿狗走到了张禹的前面,钻了进去。说句实在话,这墓穴入口总共也就一米二高,成年人进去,特别的麻烦。相反,倒是挺适合阿狗的。

    阿狗进去之后,张禹也弯腰走了进去。没走几步,前面便是向下的台阶,阿狗的一双眸子,此刻变成红色,哪怕是在黑暗之中,也能看清一切。张禹也没有用火符照明,只管跟着阿狗,毕竟一旦使用火符,容易暴露。

    顺着台阶下去,前面豁然开朗,这是一条通长的甬道,高度能有两米,足够有直立行走,让人能够十分的舒服。不过甬道却不宽敞,充其量也就是能够容纳两个人并排而行。张禹同样没有使用火符,只是闭上眼睛,和阿狗一前一后的向前走。

    在张禹的手里,左手已经握住七星刀,右手则是金钱剑,只要心眼能够感觉到异常,立刻就会出手。

    外面的四爷等人,看到阿狗和张禹一前一后的进去,四爷等了能有十秒钟,便跨步向前,走下甬道,钻进了洞穴。其他的人在后面跟上,一股脑地钻了进去。

    他们一个个走下台阶,下去之后,四爷同样也不使用火焰照明,只管闭上眼睛,跟着张禹向前。在他的左手之上,却是握住了戒尺,右手手心之上,泛起了红色的符文。他需要提防的可不是别的,而是张禹的偷袭。如果张禹敢有异动,他能够保证自己会第一时间出手。

    上次与张禹交手,他对张禹的实力,多少也有一点了解。他相信张禹的功力没有他深厚,拼技巧的话,张禹跑得快,也挺麻烦,但是在这狭窄的空间,他相信自己一出手就能干掉张禹。

    在这墓穴外面,就特别的阴森,弥漫着阴气。进到这里面,阴气更为浓郁,让人特别的不舒服。

    他们鱼贯向前,走出去一段距离之后,张禹突然听到,后面冒出来一个声音,“噗通……”

    “什么声音?”张禹马上扭头问去,他的声音不大,但是众人离得比较近,应该也都能听到。

    四爷和骆先生、严行几个,自然也都听到了声音,他们一个个的回头问去,“什么声音?”“什么声音?”“出什么事了?”……

    “四爷、骆先生……赵寅……赵寅突然摔倒了……”在最后面,响起了一个青年人的声音。

    “摔倒了……我去看看……”骆先生说着,立刻转身朝后面走去。

    与此同时,他伸手入怀,掏出来一枚珠子。这应该是夜明珠,珠子一掏出来,立刻散发出柔和的光亮。这光亮并不刺眼,黑暗之中看起来,还是特别的舒服。

    张禹和四爷也都一起往回走,几个人很快挤成一圈,张禹一眼就看到,一个青年人此刻瘫在地上,人闭着眼睛,好像没有了呼吸。

    “赵寅!”骆先生招呼了一声,跟着蹲下身子,伸手抓住青年人的手腕。

    他跟着惊诧地说道:“死了…….”

    “什么?”四爷一听这话,立刻叫道:“你让开,我来看看……”

    甬道内太窄,一个人蹲下之后,别的人就过不去了。

    骆先生站起身来,让开两步,但是目光却落到张禹的身上。张禹见骆先生看向自己,连忙无辜地说道:“这事可不是我干的,我走在最前面呢。”

    “我知道,没说是你。”骆先生直接说道。

    他看着张禹,并不是怀疑张禹,更多的则是盯着张禹,以防张禹偷袭。

    四爷在尸体旁边蹲下,他伸手抓住青年人的手腕,跟着便是一皱眉,说道:“尸体如此冰凉,分明是跟阿力死的时候一样!”

    “四爷,我也这么觉得……这实在是太诡异了,正常情况下,人即便是死了,也不会凉的这么快……可是阿力和此刻死的赵寅,尸体凉的也未免太快了……”骆先生皱眉说道。

    紧接着,他又扫向严行和另外两个青年人,说道:“赵寅是走在谁的身前,谁的身后?”

    一个青年人马上说道:“他走在我后面。”

    余下一个则道:“他走在我前面。”

    “高巍,你说他走在你的前面,那你是一直都能看到他的。你可曾看到,有什么不对?”骆先生问道。

    其他的人,也在这一刻,看向叫高巍的青年人。

    高巍急忙说道:“骆先生,这里实在是太黑了,伸手不见五指。我虽然走在赵寅的身后,却也是什么也看不到。”

    这一点,倒是一点也没错,甬道内一点光亮也没有,肉眼什么也看不到。像张禹、骆先生、四爷这样的高手,也都是靠心眼去看。

    骆先生又看向一个青年人,说道:“庞宣,你走在赵寅的前面,可曾发现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众人的目光又都落到这个青年人的身上,庞宣连忙说道:“骆先生,我也是什么也没感觉到,就是听到身后噗通一声……”

    “这……这可真是邪门了……”骆先生咬了咬牙,一时间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四爷现在也看了起来,他的脸上已然流露出杀气,“混账!到底是什么人在装神弄鬼!千万不要让我找到你,否则的话,我一定会将你碎尸万段!”15
来快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