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53章 第一次交锋


    张禹看到四爷亮出红色的掌印符文,先是愣了一下,随即向旁边一闪,他的右掌之中,也跟着亮出一道五色符文。

    “五雷掌……”见张禹也亮出符文,四爷明显也愣了一下,毕竟张禹这才多大的岁数,竟然还能够正一教的五雷掌,实在是叫人有些意想不到。

    “小手段,不值一提……”张禹面带微笑,一双眸子,却是盯着四爷。

    两边各自亮出掌印,显然是剑拔弩张。这档口,又有脚步声跑过来,这次过来的是五个人,跑在前面的是严行,四个青年人跟在后面。

    虽然他们跑过来,但是张禹并没有多瞧他们一眼,这种小喽啰,在张禹的面前屁都不算。

    骆先生自然也不会想到,张禹竟然会五雷掌。骆先生忙手掌一翻,在他的掌心之处,也冒出来一个红色的符文。张禹一看骆先生也会这一手,心知情况不妙。因为自己的五雷掌,那也是刚领悟不久的,而对方两个人都会符文掌印,那实力显然不在自己之下。

    一对一的话,倒还好说,要是以一敌二,那不是纯扯淡么。自己还没找到孟星儿她们呢,绝对不能在这里纠缠。

    张禹当即催动神行马甲,嘴里叫了一声,“走!”

    声音一落,他直接朝右侧没人的地方跑去,右手则是朝四爷拍去。

    “轰!”

    五色符文掌印直取四爷,四爷一直都是小心戒备,但他还真没想到,张禹会真的出手。

    “混蛋!”四爷怒喝一声,右掌随即拍出。

    “轰!”

    两道符文掌印立时撞到一处,张禹的五色掌印直接就被震得细碎,而四爷的也好不到哪里去,不过势道确实没有完全衰竭,还能掀起红色的气浪。只是两人的距离远,气浪根本冲不到张禹的身上。

    “轰!”骆先生见到张禹出手,一掌也拍了过去,可他这个时候出手,已然晚了。

    张禹有神行马甲,速度何等之快,骆先生的符文掌印登时搭了个空,撞到石壁之上。张禹半步不停,带着阿狗一起朝黑暗中跑去。

    “哪里跑!”四爷这两天饿都饿红眼了,哪能让张禹跑了,他大叫一声,发足狂追。

    他的速度,其实也是相当快了,奈何跟张禹比起来,那就差得远了。眼瞧着张禹跑的那么快,四爷情急之下,袖子里亮出一把戒尺,就手便朝张禹的背心打去。

    “刷”地一声,戒尺挂着劲风,直奔张禹的背脊打过去。

    四爷虽然跑不过张禹,可这条戒尺的速度,却是要比张禹快的。张禹虽然撒腿猛跑,但也留意着身后,听到身后的动静不对,他连忙一个拐弯,朝山下跑去。不曾想,这戒尺就好像长了眼睛一样,张禹拐弯,它也拐着弯追了上去。

    张禹瞬间就能听出声音不对,也仗着他的应变能力特别强,手掌一翻,五色符文就出现在掌心之上,张禹回手一掌,向后打去。

    “轰!”

    五色掌印正中那把尺子,掌印立时破碎,而戒尺继续朝张禹射来。只不过,戒尺的势道大减,张禹向旁边一闪,戒尺擦着他的背脊射了过去,直接插入前面的一棵树中。

    戒尺射入树中,竟然“嗡嗡”作响,不住地颤动。张禹不敢多做停留,拔腿继续狂奔。

    他的速度飞快,阿狗的速度跟张禹相比,也是相差无几,毕竟是用四条腿跑。一人一狗,只用了三四分钟,后面就再也听不到动静。

    但是张禹仍然不敢大意,沿着山坡横向疾奔,又跑出去能有二十分钟,这才停了下来。

    “呼……”

    张禹重重地喘息一声,这才定下心神。他原本也能料到,四爷和骆先生不是等闲之辈,没有想到,却是这般的了得。更加让他没有想到的是,这两个人所用符文掌印,自己竟然在黑市之上看过。

    他还记得,当时在黑市之上,用这一招的老者十分的强横,因为少爷死了的事情,都敢直接跟黑市叫板。很显然,黑市上的人也十分给这老者面子,如此可见,这老者的背景十分深厚。

    四爷和骆先生是跟老者一伙的,也不知道到底是哪家哪派,不过这实力,确实也是目前的张禹招惹不起的。

    张禹从怀里掏出来九华明灯,拼上之后,输入真气,念动咒语。九华明灯斜斜的飘了起来,张禹跨步,跟着九华明灯一路走去。

    有九华明灯引路,走了能有一个多小时,张禹突然有了一种豁然开朗的感觉。飘在空中的九华明灯,也跟着缓缓落下,落入张禹的手中。

    张禹拆了九华明灯,揣进怀里,眼前已经不需要九华明灯引路,因为前面就是栈道。

    眼下时间已经是后半夜三点半钟,张禹也没穷精神再顺着栈道回去,来回都不够折腾的。他随行折了一些树枝,用火符点了一个火堆,坐到火堆旁休息起来。

    这里的情况,实在是有些复杂,让人很是头疼。张禹掏出烟来,点了一支,自己到现在都没找到叶fèng huáng、孟星儿她们,也不知道她们的境况怎么样。

    四爷这些人,明显已经没有上次那么冷静,看来也是被困的发疯。由此也能够确定一点,那就是四爷烧村子里的方法,应该是行不通的。想要破阵,应该是从山洞里面着手。

    无奈山洞中的无名银花,自己用了浑身解数,也都破不了。他实在是想不出来,还能有什么更好的法子。

    “秦前辈……”这一刻,他猛地想到了大hù fǎ秦西云。

    他相信,以秦西云的见识,如果亲自到了的话,或许能够破阵。可转而一想,这个地方可不简单,还有四爷这些人在里面。这次已经动手,还是对方有所大意,自己这才从容的逃掉。若是下次见面,估计一上来就会下杀手。秦西云现在功力只恢复了一点点,还不得被打死。

    他放弃的这个念头,毕竟不能让大hù fǎ再来冒险了。琢磨了一下,他认为自己还得去找祖奶奶。这里的阵法很怪,只是对外人有影响,对于村子里的人,不会构成任何影响。或许,想要破掉这个阵法,只有村子里的人自己出手才行。

    想要这里,张禹意识到,自己的猜测,好像还挺有道理的。他闭上眼睛,就在火堆旁躺下,怎么说也得休息休息。

    阿狗趴在地上,两只耳朵都是竖起来的,别提都多警惕。

    过了没多久,张禹迷迷糊糊的睡着了。6
来快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