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44章 无名银草


    “好厉害的法器……”

    法器的强弱,通常都是十分容易判定的,越是灵气浓郁的法器,就越是厉害。

    这个看起来不起眼的手鼓,确实给了张禹一种震撼的感觉。

    张禹仔细打量起这个手鼓,手鼓的边上都是红色的,中间为白色。红色的部位,应该是木头制成,白色用来敲击的部分应该是皮质的。

    最为重要的是,在皮质部分那里,还有一个篆文。篆文看起来,应该像是道家的法器,可这篆文是什么意思,张禹却不清楚,因为从来没见过。

    “这个小东西,有什么用呢?”张禹直起身子,轻轻敲了两下手鼓。

    手鼓只是发出“噗噗”两声轻响,就再也没有别的了。

    张禹顺手将手鼓放进怀里,既然是好的法器,自己也不介意笑纳。

    他又四下看了一眼,旋即又看到,前面还有两副白骨,这两副白骨距离很近,几乎是肩并肩的躺在一起。在左侧的那副骸骨身上,还穿着衣服呢,好像也是红色的。

    张禹下意识的走了过去,伴随着距离越来越近,张禹跟着看到,在穿着红衣服那副白骨的头骨前面,竟然有一株银白色的东西。这东西能有半米高,看起来像是一棵草。

    “这又是什么……”张禹再次嘀咕。

    很快,他就来到两副骸骨之前。低头一看,张禹就又是一愣。原来,左边那副骸骨的身上,穿的是一件红袍,让张禹吃惊的地方在于,长袍的样式竟然跟骆先生穿着的长袍一模一样。红色绣着银色的丝线。

    不仅仅是这样,在这人的胸口插着一把剑,这应该是一柄短剑,剑身几乎完全没入骸骨之中,只剩下剑柄在外面。

    剑柄之上,染满了血渍,不难确定,死者应该是被这柄短剑给刺死的。

    张禹跟着又看向边上的白骨,在白骨手上,戴着手镯和戒指,都是女人喜欢的款式。打量了一会,张禹完全能够确定,这是一副女人的骸骨。骸骨的四肢都是折断的,身上的肋骨也有三处折断,不难看出,这些都不能算是致命伤。张禹几乎能够确定,女人在死之前,一定是极为痛苦。

    “这两个人死后躺在一起……又是一男一女……看起来关系应该不寻常……”张禹又嘀咕起来,“看他们穿着的衣服,加上入梦灯又是李叔在外面的山洞里捡到的……这么看来,他们应该就是那个四爷要找的人了……”

    张禹旋即想起骆先生之前给程伯看的照片,照片上的人是两男一女。当然,这里的骸骨可不止三具,但张禹隐隐能够确定,眼前这两副骸骨,加上刚刚看到的那个头骨破碎的人,很有可能就是照片上的三个人。

    他跟着又回忆起来,骆先生和四爷当时说的那段话——“五爷可是大爷的亲弟弟,身上的法器不少,还十分的厉害。五年自从去追杀这对奸夫**之后,就再也没有回来,肯定是凶多吉少。五爷的那些法器,想必是落入奸夫**的手里,消息只要传出去,难免不会有人心存贪念,去找奸夫**的麻烦,抢夺法器。”

    “一定是这样了……”慢慢的品味了一下骆先生说的这番话,张禹基本上给出了一个答案,“刚刚用手鼓的那个人,应该就是所谓的五爷了。这两个人,想必就是那奸夫**,女人甚至有可能是五爷的妻子,要不然的话,五爷怎么会亲自追杀……另外的几副骸骨,想必是五爷带来的随从……这一男一女跑到这里,但还是被五爷给找到了……既然碰面,少不得就是一场血战,结果他们同归于尽了……”

    想到这里,张禹下意识地闭上眼睛,他其实很想用心眼试试,能不能看到当时决战的场面。

    可惜,他并没有看到。不过,不大功夫之后,张禹突然感觉到,这里的阴气要比别的地方格外浓郁。阴气的来源,好像就在前面不远。

    张禹睁开眼睛,目光随即落到那银白色的草上。

    “是它!”

    凭着距离感,张禹完全能够断定,心眼感受到阴气来源,就是银白色大草所在的地方。

    张禹绕过骸骨,来到大草边上,这草能有半米高,整个都是银白色,没有一点杂色,就如同白银镶成。张禹都不需要伸手触碰,便能真切的感觉到有强烈的阴气从草上散发出来。

    “这是什么草……”张禹在师父老王头的指点下,对于天下间的植物,知道不少。可是这棵草,老王头却从来没有跟他提到过。当然,老王头也说过,天下间的奇珍异草有的是,没见过也属于正常。

    “阴气是从这里出来的……这棵草绝对有古怪……”张禹沉吟起来,眼睛随即一亮,“这里会不会就是阵眼的所在……”

    想到这一层,张禹的心头一喜,他抬起手掌,对准了银色的草。

    但他也没有说直接下手,而是蹲下来仔细观察了一番,这才把手慢慢的伸向草的根部。

    露出来的草根上面也没有刺,张禹的手掌慢慢靠近。离得越近,张禹越能感觉到上面浓郁的阴气。他的手很快就要触碰到草根,强烈的阴气都能扑到他的手掌上。

    紧接着,他猛地一把抓住了草根。只一触手,就是一阵冰凉,张禹跟着一用力,想要将草根从土里连根给bá chū lái。然而,他用的力气虽然不小,但这草根仿佛是长死在石层中一样,任凭张禹的力气再大,也无法扯出来。

    见拔不出来,张禹跟着又是用力一扭,想要把草给拧断。不曾想,这看似手感跟普通草差不多的东西,却是韧性十足,张禹拿出全部力气,也没能给草根造成丝毫的损伤。

    无奈之下,张禹只能松手,在他心中暗说,这东西果然够邪门!

    他咬了咬牙,旋即亮出黑色剪刀。

    “用手不行,老子还有别的呢!”张禹说了一句,直接展开剪刀,朝草根上剪去。

    “嗤”地一声,开口的剪刀一下子就将草根紧紧的含住。然而,也是刀锋将草根给含住,却依旧没有将草根给剪断。

    “还是不行!”张禹微微皱眉,他收了剪刀,这一次亮出了七星刀。
来快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