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38章 你真的肚子疼吗?


    一听说可以进去了,一行人赶紧抬着架子进去。阿狗就跟在边上,进去之后,还专门扭头看了眼趴在地上的大黄狗。

    现在的大黑何等威武雄壮,隐然是一头小号的老虎。阿狗被大黑看了一眼,立时把脑袋扭到一边,根本不敢跟大黑对视,身子更是瑟瑟发抖。

    老话说“狗仗人势”,这里还是大黄狗的地盘呢,主人也不是不在。在这种情况下,竟然都不敢招惹大黑,可见心中是多么的害怕。

    他们将张禹抬到正房门外,少女就站在门口,她轻轻皱眉,说道:“祖奶奶喜欢安静,你们不能这么多人都进去,就四个人抬着他进去,进去把人放下之后,马上出来。”

    人家毕竟是主人,张禹的徒弟们也没有二话。程一飞又上去帮忙抬着架子,他和弟弟,还有阿勒代斯加上钱敬业四个人把张禹抬进了房门。

    进门是堂屋,堂屋里面也没什么什么摆设,就是一张饭桌和两把椅子。

    少女让人把张禹抬入右手的房间,房门是开着的,竟然有一个台阶。其实整个房间里,都是平齐的,有点榻榻米的意思。当然,里面没有榻榻米,在国内可以叫作矮炕,上面只铺着一张破旧的炕席。

    而且,少女也没有让人进去,就是把张禹从架子上给搬到矮炕上面去,然后就让人都出去。包括她在内,也一并跟了出去。

    张禹躺在矮炕上,故意蜷缩着身子,双手捂着肚子,嘴里发出shēn yín,假装十分的疼痛。不过,他的眼睛却在四下打量房间内的一切。

    房间内什么也没有,倒是挺缓和的,矮炕烧的热乎。这里只有正面一个窗户,后面是墙壁,在靠墙中间的位置,正盘膝坐着一个老妪。

    这个老妇人满头白发,而且很长,脸上布满了皱纹。她的衣着,就跟普通的乡间老太太一样,穿的是带着补丁的单薄棉袄。也就是衣服十分的干净。不用说,这人肯定就是程一飞嘴里的祖奶奶了。

    张禹打量起祖奶奶,祖奶奶同样看向张禹。张禹仍然是满脸的痛苦,嘴里有气无力地说道:“疼……肚子疼……哎呦……”

    祖奶奶看了会张禹,慢慢的移动起来。她并没有站起身子,只是用爬的来到张禹的身边。

    张禹立刻小心戒备,所谓人心隔肚皮,自己假装肚子疼,如果对方是高手,定然能够看出来。万一对方突下杀手,自己必须来得及应对。

    然而,祖奶奶在来到张禹身边之后,就没有再动,只是观察了张禹一番。她重新盘膝坐好,跟着说道:“你真的肚子疼吗?”

    这话问的,显然是对方看出来,张禹不是真的肚子疼。对方没有挑明,估计也是给他留点面子。

    特别是祖奶奶的声音,带着沙哑,让人听起来很不舒服。

    既然祖奶奶都这么说了,张禹认为再装下去也没什么意思。再者说,自己总不能真让祖奶奶给自己治病吧。

    张禹一个翻身,人直接盘膝坐到祖奶奶的对面,随即用不大的声音,平和地说道:“我不是肚子疼,只是有朋友在村子里丢失。我不想跟什么人为难,只希望能够找到我的朋友。祖奶奶是村子里的长辈,说话自然是算的。我的朋友也没有得罪村子里的任何人,到此只是为了扶贫,还请祖奶奶能够高抬贵手,放出我的朋友。”

    “你的话,我听不懂。你说你的朋友在村子里丢失,可村子就这么大,怎么可能会丢。是不是在山上迷路了,这样的话,我也无能为力。至于说什么高抬贵手,放过你的朋友,这就更加是不着边际的话了。”祖奶奶用沙哑的声音说道。

    “不着边际……”张禹微微一笑,说道:“您老人家一眼就能看出我不是真的肚子疼,那肯定不是等闲之辈。关于五里村的事情,我一个外人都清楚,更不要说是您了。”

    “那你说说看,五里村都有什么事情。”祖奶奶淡淡地说道。

    张禹并不知道,祖奶奶的实力,但在他看来,这个在山里布阵的人,十有**就是对方。

    若是论实力,单凭这个阵法,张禹自认为不是对方的对手。可是自己和对方往日无怨近日无仇,既然找来了,就得把话给说清楚。

    张禹正色地说道:“前辈,您都这么问了,那晚辈就打开天窗说亮话。五里村这里本身就是一个阵法,而且是一个十分高明的阵法。晚辈是镇海市无当道观的,门下弟子云游扶贫,到县上之后,听说五里村十分贫困,就打算到此扶助,并且建设小学,让村里的孩子能够有书读,但是没有想到……”

    当下,张禹就把阿勒代斯、钱敬业等人进来之后的遭遇,原原本本的说了一遍。其中还包括,第二次张清风、孟星儿等人前来,以及自己的第三次前来。就连每次到来,村子里的人都不认识他们的事情,也都说了。

    听了张禹的讲述,祖奶奶轻轻点头,跟着说道:“你说的什么阵法,我真的不懂,也不知道。我从小就生活在这里,从来没有遇到过什么稀奇古怪的事情。而且,五里村与世隔绝,也就是因为出山购买生活必需品,才被乡zhèng fǔ发现这里。在这件事上,你不要说什么高抬贵手,因为我真的不清楚。但我看得出来,你是一个好人,没有什么恶意。你的朋友走失,你自然着急,可我真的不知道人在什么地方……”

    说到这里,祖奶奶顿了顿,仿佛是在犹豫什么。

    一看到她露出迟疑之色,张禹赶紧说道:“万万请前辈指点迷津,否则的话,他们这么多人,怕是都要活活饿死的。”

    “怎么说呢……我也是听我爷爷说的,他说五里村这里,不许留外人过夜,不管来人是谁,不管来人是做什么……同样也说,如果有什么恶人前来,就让大伙往山里跑,躲避一夜……至于这番话是什么意思,我爷爷也没跟我说……其实村子里不留外客的事情,也说村子里的规矩,只不过是……村子里多少都没来过什么外客,大家都给忘了……就好像,我不给外人治病的规矩一样,也都被忘了……”说到最后,祖奶奶不禁无奈地摇了摇头。
来快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