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24章 或许咱们要找的人真的就在这里


    “这怎么可能……”那个四爷明显不信,说道:“如果有什么人离开房间,我不可能听不到的……”

    “没错,如果有什么人离开房间,我也不可能听不到……可我确实没听到,只是人没了……”张禹目不斜视,盯着对方说道。

    “严行,你去看看……”四爷看向身边的中年人。

    中年人立刻点头,随即快步朝程伯的房间走去。进去之后,转眼就出来了,严行看向四爷,说道:“没人。”

    “继续看。”四爷说道。

    严行直奔张禹所站的房间,张禹朝旁边让了两步,严行进到房间,又是很快出来。

    “没人。”严行说道。

    “再看。”四爷说道。

    严行随即又朝另外一间厢房走去,这间房的门窗都是插着的,严行也不管别的,从怀里掏出来一把短刀,将插销切开,随即而入。

    他又是很快出来,说道:“还是没人。”

    见他这么说,张禹说道:“这个房间我还没进去过,你们不会怀疑,是我搞鬼吧。”

    这一次,不等四爷开口,左侧另外的一间厢房房门打开,有四个年轻人冲了出来。

    “四爷,出什么事了?”“四爷,怎么了?”……四个年轻人都是急切地说道。

    “没什么。”四爷淡定地说道。

    紧接着,又是骆先生冲着张禹说道:“我们自然不会怀疑你搞鬼,但你是在我之前来的,咱们明人不说暗话,你也是有修行的人,要不然不可能只凭没有听到呼噜声,就能意识到,隔壁没有人。再者说,这深更半夜的,你不睡觉,又是为何呢?”

    张禹朝对方一抱拳,说道:“阁下既然这么说,那咱们就打开天窗说亮话,实不相瞒,鄙人今天到此,并不是什么扶贫,而是找人!”

    “找人!”一听张禹说找人,四爷的眉毛一掀,厉声问道:“你找什么人?”

    “我找的人多了……”张禹正色地说道:“无当集团曾经到此扶贫,倒是进到五里村的人,除了白日里出村采购的人得以回来,夜里留在五里村的人,全部是有进无出……”

    当下,张禹将自己这边先后两拨进到五里村,结果都没出来的事情,如实说了一遍。但他并没有亮明自己的身份,也没有说,进来的人修为如何。

    听了张禹的讲述,对面的七个人都是一怔,彼此间互相瞧了瞧。

    还是骆先生说道:“听你的说法,你这白天让人离开,其实无外乎是让他们逃出此地,而你自己留下,目的就是找之前陷入这里的人。”

    “正是。”张禹点头说道:“他们实力有限,留下也帮不上什么忙。而且这一次,我还故意让人带出去两个五里村的人,就是想要看看,这里面到底会有什么猫腻!”

    四爷倒吸一口凉气,然后说道:“那我们现在,是不是已经被困在这里,出不去了呢?”

    “现在我也说不清楚……按照之前我这边的人的说法,他们第二次进来的时候,村子里一个人也见不到了……程伯一家,眼下不见踪影,我在想……村子里的其他人会不会也都不见了……”张禹认真地说道。

    四爷马上转头看向骆先生,骆先生也看向四爷,两个人交换了一个眼色,由骆先生开口说道:“我看这样吧,这个村子也不大,从村口走到村尾,也用不了多长时间。咱们兵分两路,四个人一组,一拨从村口查看,一拨从村尾查看,到村里的中间汇合,看看村子里到底还有没有人。”

    “没有问题。”张禹点头说道。

    四爷随即看向严行,说道:“严行,你带三个人从村口查,我和骆先生,还有这位朋友从村尾查。”

    “是!”严行立刻躬身答应。

    从四爷的这个调配,不难看出来,他对张禹还是不放心的。当然,在这种情况下,换做是谁也不会放心。

    张禹也不反对,对方终究人多势众,特别是这个四爷和五旬长者,显然不是等闲之辈。能不动手,就先不要动手,除非对方有什么企图。

    他们这就分兵两路,这就要出发。但是,就在要出门的时候,骆先生说道:“先把咱们的箱子给带上。”

    这话提醒了四爷,他马上让四个青年人进屋,将他们带来的皮箱都给提了出来,然后才出发。

    由此也能看出来,他们所带的东西,应该比较重要。

    张禹跟着四爷、骆先生,还有一个青年人先行来到村尾,然后挨家挨户的进行查看。有的人家晚上也不锁门,直接就能进去,有的人家锁了门,需要将插销给破开,再行进入。可不管是锁没锁门的,进去一看,家里都没有人。

    他们从村尾一直搜到村中间,另外一路从村口搜了过来,两下碰面之后,四爷立时问道:“怎么样?”

    “我们搜过的地方都没人,您那边呢?”严行说道。

    “也是一个人也没有。”四爷沉声说道。

    他的脸色,此刻沉的厉害,看的出来,好像也有点紧张了。

    如此诡异的事情,不管是谁碰到,都会有点紧张和担心。

    特别是四个青年人,他们的脸上已经充分流露出紧张之色。

    张禹没有出声,因为这些早就在他的预料之中了。他就知道晚上要出事,只是没有想到,自己之前都查了一圈,村子里的人都在,怎么莫名其妙的一下子全没了。

    四爷这边的人,半晌也都没有说话,脸色渐渐凝重起来。过了一会,四爷看向骆先生,说道:“先生认为,咱们现在该怎么办?”

    “如果说这里有什么阵法,亦或是这里的人有什么问题,咱们从进来的那一刻,就应该会感觉到。可是,咱们从进来到现在,始终没有发现任何问题。哪怕是这一刻,我都没有感觉到,这里有丝毫阵法的气息。古怪,确实是古怪,却又有些让人无从着手。”骆先生轻轻皱眉,说到最后,不禁摇了摇头。

    “我也没有发现,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可偏偏就是这么的不对劲……”四爷颇为无奈地说道。

    这时候,严行突然走过去,轻轻碰了碰四爷的胳膊,像是有什么话要说。

    四爷点了点头,招呼骆先生跟着严行走到了远处。

    认为没人能够听到他们的说话,严行这才停下脚步,低声说道:“四爷,属下以为,正是因为这里的不对劲,没人能出去,或许咱们要找的人,真的就在这里。”
来快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