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23章 不翼而飞


    张禹探头去瞧,走过来的是两个黑影,这里没有灯光,只能借着夜色,大概看出点端倪。勉强看衣着,大体上能够断定,对方绝对不是村里的人。因为这两个人是联袂而行,张禹只能看到靠自己这边的那个人,看起来好像是白天见到的那个五旬长者。

    “是他……”确定了是谁,张禹暗自点头,他心中明白,对方是来找人的,白天没有找到,晚上少不得要出来看看。

    两个人很快走张禹的眼前走过,他俩也不说话,张禹发现不了什么。张禹琢磨起来,要不要跟着去看看,转念一想,还是算了算,对方的修为应该不远,若是被发现了,保不齐就得动手。

    自己还是别惹麻烦,井水不犯河水的好。

    于是,张禹站起身子,从房后绕开,折回程伯的院子。他从后院墙翻了进去,回到自己的房中,关好窗户,在炕上盘膝而坐,运气疗伤。

    自己的伤势已经好了七七52,基本上什么也不耽误,可终究没到最佳状态。这里本身就是个麻烦的地方,现在又多了几个来找人的高手,显然更加麻烦。自己必须要达到最佳状态,以便应对各种突发状况。

    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黑夜之中,房间里黑漆漆的,张禹枯坐在那里,真气运行了一周天,人也舒服了很多。他仍然闭着眼睛,心里清楚,自己不能睡觉,必须要渡过这一晚。

    他掏出手机,想要看看时间,手机屏幕一亮,已经是后半夜两点。这个时间,倒也没什么,但他旋即发现,有点不对劲。

    白天来的时候,他也看过自己的手机,电话是有信号的。现在再看,手机竟然没有信号了。

    张禹立刻拨了张清风的电话号码,果不其然,电话根本拨不出去。

    这一下子,让张禹的心头不由得一颤,直接从炕上站了起来。

    “怎么回事……怎么突然没信号了……难道说,出什么问题了……”张禹的脸色变得严峻起来,他闭上眼睛,用心眼感受起周边的一切。

    周边十分的安静,跟先前好像一样,也就是因为这种安静,反而让张禹觉得不对劲。

    “不对……不对……”张禹在心中说道:“我记得之前,还能听到程伯打呼噜的声音,怎么现在……没有了……”

    他直接从炕上下来,拉开房门,出了房间,来到堂屋这里。农村的堂屋跟张禹道观里的堂屋并不一样,也没有个沙发什么的,就是两边的灶台。

    张禹站在堂屋中间,又一次闭上眼睛,用心眼感受起来,确切的说,他是在倾听程伯的房间里,到底有什么有。

    很快,张禹就发现,程伯的房间内好像一个人也没有。因为哪怕是有人睡觉,没打呼噜,起码也得有呼吸吧。可是程伯的房间内,连人呼吸的声音都没有。

    “没人……不可能吧……我虽然一直在疗伤,可有个风吹草动,我不可能听不到……”张禹有这种信心,如果说程伯两口子晚上出门,自己肯定能够听到。莫说程伯夫妇只是普通人,就算是高手,以张禹的修为,也不可能一点也听不到。

    他两步来到程伯的房门口,伸手去拉房门,房门应手而开。他也是小心戒备,向内跨了一步,跟着四下扫了一眼。房间内黑漆漆的,什么也看不清,等目光落到炕上的时候,也看不出来到底有没有人。

    但是张禹凭着感觉,能够确定,房间内根本没有人。他还是想要确定一下,房间内有灯绳,他抬手拉动灯绳,“咔”地一声,棚顶的白炽灯亮了起来。

    再往炕上一看,一切看的清楚,两床被都在炕上,可是被子里,根本没人。

    “人哪去了……”

    张禹倒吸一口凉气,整个人都有点懵了,虽然早就想到,晚上有可能会发生什么事情,奈何眼下发生的事情,实在是太叫人匪夷所思。

    先前程伯两口子还在房间里,还能听到呼噜声,怎么突然就会没了?

    迟疑了一下,张禹决定去厢房那里看看情况。程伯两口子失踪的,两个儿子两口子搬去别人家里睡,但仍然有孙媳妇领着孩子在家,睡在厢房。

    张禹立刻出去,来到院子里。白天分配房间的时候,张禹也在,知道左侧的房间里,现在住着新来的那七个人,右边的房间里,则是住着程伯的家人。

    他几步抢到程伯大孙子的房间窗外,把耳朵贴近窗户,倾听起来。里面没有任何动静,他跟着又用心眼去感受,结果也没有发现里面有活人的存在。

    “不会也没了吧……”张禹迟疑了一下,伸手想把窗户推开,可窗户是插着的,一下子并没有推开。

    张禹走到门前,伸手去推房门,房门也没推开,同样是插着的。张禹现在着急一看究竟,所以也顾不得其他,干脆掏出七星刀来,朝门缝里别了一下。

    “刹”地一声,门的插销直接被七星刀给切成两段,房门跟着敞开。张禹跨步而入,厢房的堂屋很窄,只有左右两个卧室。张禹先去右侧的卧室查看,将灯打开,炕上放着铺盖,并没有人。张禹又到左侧的卧室查看,里面堆积着杂物,同样没人。

    不过就在这一刻,他突然听到对面的房门开了,有脚步声传了出来。

    一听到声音,张禹快步走出厢房,来到院里。随即就见,对面的厢房门口站着三个人。

    这三个人都是年纪较大的三人,中间的是四爷,左边的是骆先生,右边的是一个四十来岁的中年人。

    双方这一朝面,对面的骆先生就先行开口说道:“老弟,你这是做什么呢?”

    大家都是来借宿的,张禹现在闯入人家孙媳妇的房间,自然是说不通的。

    张禹摇了摇头,脸色跟着严峻起来,他正色地说道:“这里的人都不见了。”

    “都不见了?什么意思?”骆先生诧道。

    “我隔壁的程伯,先前一直打呼噜,突然没有声音。我觉得有点不正常,就过去查看,结果发现程伯两口子不翼而飞。我跟着就想看看,程伯家里的人在不在,结果发现,他孙媳妇和孙子现在也不见了。”张禹严肃地说道。
来快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