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22章 目的


    见中年人这么说,五旬男人骆先生也压低声音说道:“四爷,原本没有找到人,走也就走了……可是我意外的发现,那个年轻人好像有点不寻常……”

    “哪一个?”四爷说道。

    “就是那个自称是无当集团来乡下扶贫的人。”骆先生说道。

    “他有什么特别的吗?”四爷有点不解地说道。

    “我发现他是xiū liàn之人。”骆先生说道。

    “哦?”四爷明显愣了一下,跟着沉吟一声,“xiū liàn之人……”

    “我绝对不会看错……”骆先生认真地说道:“一个xiū liàn之人,怎么可能无缘无故的跑到这里来扶贫,所以这里面一定有问题……”

    “但是能有什么样的问题呢?”四爷说道。

    “这个我也说不上,或许……跟咱们有着一样的目的也说不定……”骆先生猜测道。

    “这怎么可能,我们雷家的事情,外人如何会知道?”四爷满是不信地说道。

    “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而且这都好几年了,有些事情,可能不经意间就传出去了。”骆先生说道。

    “就算这样,又能如何……外人怎么可能无缘无故的到处寻找他们……”四爷还是不以为然。

    “五爷可是大爷的亲弟弟,身上的法器不少,还十分的厉害。五年自从去追杀这对奸夫**之后,就再也没有回来,肯定是凶多吉少。五爷的那些法器,想必是落入奸夫**的手里,消息只要传出去,难免不会有人心存贪念,去找奸夫**的麻烦,抢夺法器。”骆先生慢条斯理地说道。

    “也有点道理……可是,就凭那小子,有那个本事么……”四爷颇为不屑地说道。

    “这个世上,自不量力的人很多,而且看他的年纪,搞不好只是哪家哪派的弟子,到这里不过是探路的。”骆先生说道。

    “不管是谁,只要他敢打咱们家的主意,我都让他死!”四爷很是狂傲地说道。

    他和骆先生的对方,声音都不大,加上和其他人又有点距离,以及村民们不少都在说话,所以旁人根本听不到。

    不过么,一般的人听不到,像张禹这样六识过人的人,怎么可能听不到。

    他俩的对话,张禹听了个仔细,听了之后,张禹不禁在心中暗说,这是流年不利,自己只是过来找人的,怎么就让人给误会了,这些人不走,竟然是因为发现老子也是xiū liàn中人。可这种事情,张禹也是无奈,毕竟自己不能过去跟人家说,我不知道你们要找什么人吧。这不是证明人家说的话,自己都听到了么,搞不好更是此地无银三百两,人家甚至会认定,他已经猜出了对方的身份。

    同样,张禹多少也对对方要找到人好奇起来,多少能够认定,或许是失踪的人,真是在这里失踪的。

    从这七个人的身上,张禹也能发现,他们的来头不小。失踪的三个人,应该也不是等闲之辈。正是因为如此,张禹的心中突然有了一些紧张。叶fèng huáng、孟星儿她们都失踪在这里,另外还有高手失踪,这里看起来贫苦的小山村里面,到底隐藏着多少秘密。

    张清风、王春兰等人已经上山,越走越远。程伯看向张禹,说道:“人都走了,咱们也回去吧。”

    张禹这才从思考中反应过来,点头说道:“好,咱们回去吧。”

    程伯随后又招呼骆先生等人,一起跟着回去。

    回到村子里,程伯给大家伙安排住处。程伯的家里是不小,可一下子来了八个人,也不可能轻易装得下。但程伯也知道,拿人手短,自己必须得招待,不能把人发落到别人家里。

    于是,他将张禹留在他正房的另外一个卧室里睡,让两个儿子和儿媳妇暂时到亲戚家里过夜,腾出两间房给骆先生、四爷他们住。

    骆先生他们没吃午饭,就在程伯家里,程伯还让孙媳妇又炒了四个菜,好好的招待。

    等到了晚上,晚饭也是在程伯的家里吃,然后大家就各自回房休息。

    张禹躺在房间的炕上,心里还在胡乱的琢磨,他根本睡不着觉,而且也不敢睡。过了今晚,自己恐怕就出不去了,他真的很想知道,一到晚上,这里到底会发生什么。

    总在房间里等天亮,似乎不是个事,山沟沟也有电视,但是信号不太好,所以也没有什么像样的电视节目看,山里的人睡的都很早。

    在晚上九点钟的时候,张禹都能够听到程伯房间的呼噜声。思量了一阵子,张禹决定出去走走,看能不能有所发现。

    房间里有前窗和后窗,前窗对着院子,张禹肯定不能从这里出去。他打开后窗,跳窗出去,面前几步远就是院墙。区区的院墙,怎么能难得住他,他只是一翻,就跃了出去。

    张禹顺着院墙,来到了街上,这所谓的街道,其实都是土道。村子里也没有路灯,一到晚上就黑漆漆的,难得有几家亮着灯。

    村里很安静,张禹一个人漫步在村里的路上,时不时的闭上眼睛,用心眼感受,周边的一切。

    有的人家里,没有什么动静,有的人家里,会有夜里唠嗑的声音,有的人家里,能够听到电视的声音,有的人家里,怎么是两口子做点羞羞的事情。

    张禹一路走到村尾,都出了村子,来到对面的山脚,也没用太久的时间。正常走的话,差不多有半个小时就够,张禹走得慢,也就用了一个小时。

    “没毛病啊……”站在山脚,张禹不由得在心中嘀咕了一句。

    “就这么个地方,人怎么就能有进无出呢……”张禹咬了咬牙,事情真的是太叫人无法想象了。

    没有任何的发现,张禹只能转身往回走,进到村子里,没走过久,他突然听到,前面的黑暗中,传来轻微的脚步声。听声音,好像还不是一个人。

    一听到有脚步声,张禹的心头一紧,他将原本就很轻的脚步放的更轻,缓缓地朝旁边走去,躲到了路旁的一户人家的柴火垛后面。

    他静静地倾听,脚步声越来越近,等确定来人就要经过柴火垛的时候,他才探头偷眼看了过去。6
来快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