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21章 留下


    村里的人显然对来人都很陌生,根本不认识。对方说是来找人,不仅仅是程伯纳闷,旁人也都纳闷。

    其中不少,已经小声议论起来,“你们家认识他们吗?”“我认识啊,你们家认识吗?”“我们家的人,都很少出门,最多就是去县里,哪能认识。”……

    听着他们的议论,张禹能够感受到,五里村的人都特别的淳朴。当然,这一点自己在吃饭的时候,就能感觉到。

    所以,这也让张禹十分的纳闷,在这么一个朴实的地方,先后进来的两批人都哪去了?而且,他也能看得出来,村里的人并不会什么法术,这个地方,也没有阵法什么的,着实让人琢磨不出来个所以然。好在张禹知道,人都是在这里过夜之后没的,自己等到晚上,差不多就能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

    已经下到山脚的七个人则是向前走,距离他们很近之后,这才停下。那个五旬男人从兜里掏出来一个信封,朝程伯走去,嘴里说道:“这位老哥,我这里有我要找的人的照片……你们能不能看看,瞧是否认识……”

    程伯身前还有张禹的那些弟子,他们纷纷散开,程伯走了过去。张禹心下好奇,也跟着走了过去,来到五旬男人的面前,男人已经从信封里面,拿出来三张照片,他十分礼貌的将照片递给程伯,接着又道:“麻烦了。”

    程伯接过照片,嘴里说道:“客气了……”

    他跟着低头去看,张禹也看了过去,照片上的是一个男人,看起来能有三十多岁,长得虽然说不上帅气,却是十分阳刚。

    程伯看了这人的照片,轻轻摇头,接着又看下面的照片,这张照片上面,也是一个差不多三十岁的男人,这个男人相貌一般,左脸颊上有一道刀疤,看起来很是凶悍,一瞧就是一个狠角色。

    看过这张照片,程伯也是为我摇头,他又再看最后一张照片。这张照片上是一个女人,大概也就二十四五的样子,长得很是漂亮,还特别的文静。

    程伯再次摇头,他把照片还给五旬男人,说道:“这三个人我都不认识,见都没见过。”

    五旬男人轻轻皱眉,跟着看向其他人,说道:“诸位,你们能不能帮着看看,有没有见过他们。如果能够提供线索找到人,我绝对不会亏待你们的。”

    说完这话,他马上扭头朝一个青年人招了招手。

    那青年人不仅仅手里提着皮箱,身上还背着一个包。青年人放下箱子,两步来到五旬男人的身边,从包里掏出来一大捆子千元大钞。看样子,应该是一百万。

    村里的人哪里见过这么多钱,哪怕是再朴实的人,一下子见到这么多钱,也不禁发蒙。

    不过很快,就有一个汉子走了过来,说道:“你给我看看……”

    五旬男人即刻将照片递给汉子,汉子看了之后,摇了摇头,说道:“没见过……”

    说完,他失落的走了回去。

    紧接着,又先后有好些人围了上来,你看一下,我看一下,结果大家伙最后都表示,根本没见过。

    这些人看照片的时候,五旬男人也没闲着,一直在看这些人的脸色,似乎是想从村民的脸上看出点什么端倪。张禹发现了这一点,也偷眼打量村民们的脸色,没有发现任何异常。

    但是,张禹却发现了另外一个问题,那就是这个五旬男人是xiū liàn之人。发现这一点之后,张禹很是意外,这样的人怎么会突然跑到这里找人。

    想到这一点,张禹很快在心中自嘲起来,自己不也是突然跑到这里找人么?这个鬼地方,向来是走进无出,自己身边已经有多少人陷进去了。特别是这些村民,明明见过面的人,回头就不认识,而且看起来一点也不做作,哪怕是小孩子,也是如此。

    张禹始终没有出声,在村民们逐个退回去之后,五旬男人微微皱眉,显然是没有得到他想要的结果。

    瞥眼间,他看到了张禹,目光跟着停留在张禹的脸上,就这么看了三四秒钟,五旬男人才开口说道:“这位老弟,你看起来不像是这里的人……”

    “我是镇海市无当集团的,我们董事长让我们下乡来搞扶贫。到了县里,打听到五里村特别贫穷,就来看看。”张禹微笑着说道。

    “看你们都在山脚,这是打算回去?”五旬男人又问道。

    “这不是看到村里的人,衣服都很单薄,加上又快过年了,我让我的同事们回一趟县里,在那里买点衣服和牲畜回来。”张禹说道。

    “原来是这样……”五旬男人点了点头,他不再理会张禹,转而看向程伯,礼貌地说道:“老哥,我们大老远的进山找人,现在已经十分的疲惫,这要是马上出山,实在是太辛苦。你看这样成不成,我们在你这休息一晚,自然不会白麻烦你们,都会给钱的。”

    言罢,他回手从青年人的手里,把那一捆子钞票拿了过来。看他原本的架势,似乎是想要一把将钱都给程伯,可迟疑了一下之后,从里面抽出来能有四分之一,递给了程伯。

    程伯立刻摇头,说道:“这、这……这怎么能行呢……吃点饭,住上一晚,哪用得着这么多钱……不用、不用……”

    五旬男人把多余的钱还给青年人,跟着拉住程伯的手,热情地说道:“老哥你收着就好……你可不要推脱,一定要收下……”

    “这、这……太多了……”程伯哪见过这么多钱,脸上不仅是难为情,还有点尴尬。

    “就这样……”五旬男人松开程伯的手,接着说道:“我们这午饭还没吃,麻烦老哥了……”

    “好好好……家里正好有饭菜,快到家里吃吧……”程伯热情地说道。

    张禹见五旬男人硬是要留下,多少有点暗自皱眉,可程伯都已经答应,自己一个外人总不能反对吧。

    只是眼下多了这些人,又也是xiū liàn中人,难免让张禹担心,会不会又扯出什么麻烦。这个时候,他是最怕麻烦的。

    现在也只能这样,张禹打发弟子们出山,程伯又嘱咐了两个孙子几句,跟着张清风他们一起离开。

    五旬男人这时候已经回到同伴身边,之前走在前面的那个四十岁中年人在五旬男人回来之后,轻轻皱了皱眉,然后低声说道:“骆先生,既然他们没见过咱们要找的人,咱们赶紧离开这里,再去别的地方找,留在这穷乡僻壤做什么?”
来快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