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16章 牵绊


    张禹让弟子们各忙各的,他独自一人朝后院走去。

    来到孙昭奕所住的院落,才一到门前,都没等他伸手敲门呢,就听“咔”地一声,院门直接敞开。

    紧接着,便是“汪汪”两声,一条大黑狗窜了出来,抱住了张禹的大腿,狗头在张禹的腰上不停地磨蹭。

    一点没错,跳出来的正是大黑。

    张禹摸了摸狗头,领着大黑进到院中。大黑一直养在这里,说来也怪,自从夏月婵来了之后,它就好像知道,夏月婵肚子里的孩子是小主人,所以一直守护在夏月婵的身边,留在欧阳艳艳的房间。

    “是不是出了什么事……”蓦地里,坐在香樟树下秦西云突然开口说道。

    一听到秦西云的声音,张禹赶紧插门。可不能张禹动手,大黑似乎看出了张禹的心思,一口咬住门栓,轻轻一跃,就把门栓给挂了上去。

    由此可见,刚刚自己过来,肯定是大黑听出了声音,将门栓给拨落了。

    张禹带着大黑,缓缓地走到秦西云的面前,然后盘膝而坐,他这才用不大的声音说道:“前辈是怎么发现的?”

    “平常你的狗都很是安分,可就在之前,它突然狂躁起来,一心想要出门。是我让它留下,不要出去惹事,然后它就一直蹲在门后守着。”秦西云平和地说道:“而且你一进来,我就能够感觉到,你受了伤……这次的伤,要比晚上的重多了……”

    张禹点了点头,低声说道:“是青城派的人前来拜山,扬言调停我和戚家的纷争。对方欺人太甚,所以才动了手。”

    “把手给我。”秦西云又是温和地说道。

    张禹抬起手来,秦西云的手搭在张禹脉门之上,过了一小会,秦西云就道:“脉象没有太大的问题,休养两天就不会有什么大问题……从你的伤势来判断,对方怕是也没占到什么便宜吧……”

    “那人的伤势,应该跟我差不多。”张禹说道。

    “这么看的话,来人很有可能是当日在山中布阵的人。”秦西云说道。

    “我也这么认为的……”张禹点了点头,跟着说道:“对了前辈,我在和那人交手之时,对方使用的是什么三花聚顶,而且我们的掌印在碰撞之后,竟然彼此贯穿,这才击中我二人。以前我从来没有碰到这样的事情,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

    “那是因为距离太近了的缘故。近距离的用掌印交手,如果双方的掌印势均力敌,在掌印碰撞之后,不会直接抵消,掌印的力道会相互贯穿。其实这对你来说,也是一个经验,日后与人动手的时候,可以利用这一手。毕竟这个世上,达到如此修为,还会与同级别的高手过招的人并不多。”秦西云说道。

    “原来如此,晚辈明白了。”张禹点了点头。

    秦西云接着又道:“各家各派,都有掌印之术,正一教的是五雷掌,全真教的则是三花聚顶掌。跟你交手之人,掌印之上,是不是只有一朵花。”

    “是的。”张禹愣了一下,随即点头,跟着又道:“前辈是怎么知道的?”

    他听得出来,这里面好像有什么门道。

    “五雷掌和三花聚顶掌是两教最为高明的掌法,五雷掌的最高境界是,掌印一出,其中带着五色电流,光这一手,都可以令对手胆寒。当然,你现在还只是刚刚摸到门径,修为还差得远了。同样,你那对手的三花聚顶掌也只是才xiū liàn出来,距离大成,也是差得远了。传闻真正的三花聚顶掌,掌印浮现出来之际,会出现三朵莲花。”秦西云认真地说道。

    “我说的么,这掌法叫作三花聚顶,怎么就一朵花,原来是没练成。”张禹说道。

    话虽然这么说,他也不禁心中感慨,对手也只是练出一朵莲花,就能跟自己的五雷掌不相上下。看来这两教之间的修为,真的是伯仲之间,难说高下。

    此刻厢房之内,夏月婵母女都坐在炕上。

    夏月婵挺着肚子,脸上带着淡淡的忧思。

    欧阳艳艳坐在女儿对面,看到女儿这般,柔声说道:“小婵,张禹已经回来了,人没有事,你不用担心……我现在就招呼他进来陪你……”

    “不要……”夏月婵急忙摇头。

    “为什么?”欧阳艳艳不解地说道:“之前大黑一个劲的吠叫,肯定是张禹出了事,看把你给急的。现在怎么,又不关心他了……”

    “我如果假装不知道,他还能放松一些,如果让他进来,又要进行掩饰,担心被看出什么来,顾虑的自然也多。”夏月婵轻声说道。

    听女儿这么说,欧阳艳艳不自觉地来到女儿的身边,搂住了女儿的肩膀。

    夏月婵靠进母亲的怀里,脸上露出甜蜜之色。

    欧阳艳艳慈祥地说道:“我的女儿真的是长大了,这么的善解人体,体贴入微……”

    “他是做大事的人,我不能带给他太多的牵绊。很多时候,决定一件事情,其实就是一个念头。他的牵绊若是太多,容易做出错误的决定。”夏月婵说这话的时候,多少有些感慨。

    “是啊……他是做大事的人……”欧阳艳艳也不禁有些伤感,心中泛起一股说不出来的滋味。

    院外的张禹在和秦西云说完之后,站起了身子,他的目光不自觉地看向欧阳艳艳的房间。

    他有心进去看看欧阳艳艳和夏月婵,但是迟疑了一下,没有进去。自己受了伤,样子很是难看,如果让夏月婵看到,岂不是令夏月婵担心。

    张禹从来不愿意让人为她担心,尤其是自己心爱的人。

    “月婵……我现在这个样子,还是不要让你看到了……等我的事情忙完,咱们在欢聚一堂……”张禹在心中默默地说道。

    随后,他向秦西云告辞,朝院门口走去。

    阿狗看到张禹这就要走,也不自觉地看了眼欧阳艳艳的房间,但它跟着,就几步追上张禹,随同在张禹的身边。

    张禹这次没有走门,来到墙边,一下子翻了过去。可这么一翻,不禁让他的丹田一痛,看来这短时间内,自己还是不能做太过剧烈的活动。

    “噗”地一声,一个大家伙落到他的身边,正是大黑。

    张禹没想到大黑会跟出来,低头看了一眼,说道:“阿狗,你留在这里,不用跟着我。”

    但是,大黑只是露出倔强的目光,没有吭声。张禹明白,这家伙此次是感觉到了危险,才铁了心要跟着他。
来快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