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14章 中暑


    张禹和陈真人的掌印相撞之后,虽然全都破碎,但残存的掌印碎片却继续向二人冲击而来。这一幕,是两个人都没想到的。

    掌印碎片的速度极快,想要做第二反应,已经来不及了。掌印碎片一股脑地打到他的身,幸亏张禹身穿的是八卦仙衣,加三花聚顶掌印被打碎,力道卸去大半。饶是如此,他也向后倒退了好几步,丹田内气血翻涌,胸口一阵憋闷。

    要知道,二人刚刚出手,全都是全力以赴。别看表面客客气气的,但当着一众弟子的面,谁也不想输。所以这一掌,是绝对的重手。

    张禹昨天的伤势还没全好,硬挨这么一下子,一口鲜血差点从嘴里喷出来。但他知道,自己绝对不能这般,否则的话,必然影响气势。他强行闭住嘴巴,到了嗓子眼里的血给压了回去。

    要知道,这可不是正常的血,也属于淤血的一种。吐出去的话,其实对身体是有好处的。相反,强行给压回去,对身体极其有害。

    也正是因为这样,张禹的脸色瞬间涨得通红,胸口更是憋闷。

    再看对面的陈真人,也是向后倒退几步,好在及时稳住身子。他和张禹差不多,抬手捂住胸口,跟着喉头一口鲜血也差点喷出来。这个时候喷血,纯是被人看笑话,陈真人也硬着头皮,将到了嗓子眼的血给压了回去。

    如此一来,他的脸色也涨的通红,半天都说不出话来。这倒也是,张禹的五雷掌何等厉害,在皮萨诺没有白光护体的情况下,都能一掌给拍死。也是五雷掌的力道被三花聚顶掌印给卸掉大半,加陈真人也有法衣护体,这才只是受了内伤。若是没有法衣,估计骨头都能给震碎了。

    两个人这么相对站着,两边的弟子都在看着,眼瞧着张禹和陈真人都捂着胸口,谁也不出声,半晌之后,他们一起围了去。

    “师父!”“师父!”“您没事吧!”“师父您没事吧!”……

    张禹的弟子围住张禹,陈真人的弟子围住陈真人。眼瞧着弟子们都来了,虽说陈真人知道,现在不是说话的时候,也只能强行开口说道:“没什么?张道友,你怎么样?”

    嘴里这么说,他更是在心暗叹起来,如此年纪,能有这样的修为,着实是让人难以想象。正一教有如此高手,日后的成,怕是更加无法预料。

    他还能说话,张禹因为之前的伤,现在伤加伤,呼吸都困难,哪里还能张开嘴巴。

    张禹只是微微一笑,轻轻点了点头,没有出声。

    但是,一个能够开口说话,一个不能够开口说话,两下这一对,孰强孰弱,已经十分的明显。

    陈真人门下的弟子们立刻兴奋起来,在他们看来,师父这是赢了。

    张禹门下的弟子,多少有点低落,但师父毕竟年轻,看得出来,也不过是惜败而已。不过么,看起来怎么也有点像是斗败了的公鸡。

    陈真人见张禹说不出来了,心勉强算是松了口气,这一局也算是自己赢了。算是惨胜,好歹还是胜。

    “道友之前说过……只要贫道能够接住你的五雷掌……你答应调停……想来现在……应该没有问题了吧……”陈真人的声音不大,语速极慢,差不多每一个字都是咬牙说出来的。每说几个字,他的胸口都是剧痛。

    张禹没有出声,点了点头。

    其实有青城派出面,又是要在龙湖山庄建设别院,张禹算有心通过道术去对付戚家,也已经是不太可能的事情。提出来要和陈真人较量一下,更是的则是为了面子,以及表达自己的态度。

    当时张禹认为,陈真人的修为肯定不弱,但自己能够驾驭五雷掌,估计单凭修为,陈真人十有**是接不住的。可张禹万万没有想到,陈真人的三花聚顶掌印如此的厉害。自然,张禹现在也能看出来,陈真人算看起来自己强点,也着实有限。

    自己的态度已经表明,陈真人也没有讨到太大的便宜,眼下的情况,只能是这样了。不管怎么说,君子报仇十年不晚,现在才哪到哪。

    陈真人见张禹又是点头,便勉强说道:“那多谢道友……贫道还有俗事在身……不多做逗留了……”

    好不容易将话说完,他是转身朝前院走去。

    他的弟子们,基本都能看出来,陈真人肯定是受了伤,但是有多重,他们却不清楚。起码师父还能说话,走路的时候,背负双手,跟平常也没有多大区别。

    特别是此时此刻,他们也不方便搀扶陈真人,跟在师父的后面,朝前面走去。这一刻,他们一个个都是趾高气昂,作为胜利者,必须拿出来胜利者的派头与气势。

    看到这些家伙一脸的得色,李明月等一众弟子都是心暗恨。无奈现在,张禹都身负重伤,他们也不敢造次。

    陈真人走路的速度不快不慢,过了一会,来到前院,出了山门。

    光明山山的车道没修完,目前还得有台阶。陈真人才走到台阶那里,觉得胸口一阵剧痛,刚刚憋了一口血,加又强行开口说话,胸口憋闷与疼痛,让他再也无法忍受。

    “哇”地一声,一口鲜血直接从他的嘴里喷了出来。紧跟着,他眼前又是一黑,身子不由自主地向后摔去。

    身后跟着的弟子们根本没有防备,看到陈真人向后摔倒,想要去搀扶,已经来不及了。

    “扑通!”

    他们眼睁睁地看着陈真人仰天摔倒在地。

    “师父!”“师父!”“师父!”……一众弟子们全都慌了,一股脑地围了去,之前的趾高气昂已然消失不见,脸剩下的只有紧张和担心之色。

    他们有的去给陈真人把脉,有的去查看心跳,有的探视鼻息。好在脉搏、心跳、呼吸都有。于是,有弟子立刻掐住陈真人的人。

    陈真人昏倒的地方,距离山门不远。有知客的道士并不知道后殿发生的事情,看到陈真人这般,一个个快步赶过去查看。

    “出什么事了?”“这是怎么了?”“怎么还突然晕倒了。”……

    陈真人之前的脸色是红色,在吐血昏倒之后,变得好似金纸,那叫一个难看。他的弟子们见无当道观的人跑过来询问,立马是一阵脸热,实在是太丢人了,师父竟然在人家山门这里昏过去了,传扬出去,以后怎么见人啊。

    有一个张禹门下的弟子也是关于关心,说道:“不会是暑了吧,道长要不然到观里休息一会,我马去请师父来给道长看病。”

    他这话说的,这都什么季节了,还暑。14
来快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