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11章 调停


    来到后殿,张禹和陈真人分宾主落座。 而陈真人带来的弟子和张禹门下的弟子都没有就坐,陈真人的弟子们在右下手站着,张禹门下的弟子们则是在左下手站着。

    两边的子弟们自然都不会吭声,有弟子端上茶水之后,张禹和陈真人便开始寒暄。所说的话,都没什么营养,无外乎是一些久仰之类的。

    张禹才在道家混多久,陈真人的字号,他都是第一次听说,但是这场面上的话,必须要说。诸如什么道兄大名如雷贯耳,今日得见,三生有幸。陈真人同样如此,称赞张禹如此年纪,就成为正一教的法师,前途必然不可限量。正所谓是长江后浪推前浪。

    两边客套了一会,张禹才说道:“道兄突然来到鄙观,实在是不知有何见教。”

    “见教不敢当,只是因为有一桩小事,想要跟道友磋商一下。”陈真人微笑着说道。

    “小事……”张禹才不信呢,但这让他更加好奇起来,人家来找自己,到底是为了什么。张禹故意说道:“能劳烦道兄大驾亲自光临,即便是再小的事情,那也不是小事了。贵我两教皆属道家,道兄有什么事,尽管说便是,莫要客气。”

    “既然道友这么说了,那贫道就说了……”陈真人把话说到此,却没有继续往下说,而是先端起茶碗,呷了一口茶。等放下茶杯,这才温和地说道:“贫道此番前来,乃是听说道友与戚家有一点小小的误会,所以特来调停,希望道友能够和戚家化干戈为玉帛,以免惹出什么乱子,这对我们道家也不是一件好事。”

    说完这话,他的一双眸子看起来很是随意的盯住张禹的眼睛。

    张禹一听这话,心下登时一愣,青城派来替戚家当和事佬,这算是什么意思?

    不过张禹随即想了起来,当初大hù fǎ秦西云在潘家山上可是说过,山上的那个阵法,好像是青城派的阵法。

    想到这里,张禹一下子明白了,在潘家山布阵的人果然是青城派的人,搞不好就是眼前这位陈真人。

    对方终究是名门正派,做事还是有底线的,即便在潘家山布局,起码还留下了食物和水,没有说让人饿死。但是,问题在于,自己和戚家的矛盾,可不是什么小矛盾,戚家一而再再而三的搞鬼不说,更是率先请人出手,用非常规手段来对付自己。之前是那个轮椅人,之后又是皮萨诺,现在见皮萨诺死了,担心他张禹报复,就请青城派来调停,这算什么啊?你说打就打,你说停就停,好事都成你的了。

    张禹淡淡一笑,说道:“小小的误会,我看不见得吧……这戚家先是找人在潘家山搞鬼,将我门下弟子困住,若非白眉宫援手,怕是我门下的弟子还不知道要被困多久……非但如此,戚家更是想要吞掉我的无当集团,若只是商场之上的较量,大家各凭本事,输赢贫道二话可说……然而,戚家在输了之后,更是用起了旁门左道……他现在想要化干戈为玉帛,天底下的好事,是不是都成他们戚家的了……再者说,戚家所谓的化干戈为玉帛,道兄认为贫道会信么?戚家现在受到重创,急需休养生息,并且等待机会,向我报复……这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啊……”

    他只说戚家找人在潘家山搞鬼,并没有多说其他,这已经算是给陈真人留面子了。

    陈真人自己也清楚,想要调停两家并不容易,毕竟之前戚家咄咄逼人,甚至还请他出手帮忙。现在戚家落败,担心张禹反扑,就提出来化干戈为玉帛,换谁也不能答应。

    但自己拿了戚家好处,答应戚武宣前来调停,就算再难,也得把事情给办妥了啊。

    陈真人又是微微一笑,说道:“另外贫道这次来,还有一件事,想要跟道友说,那就是我青城派已经决定在戚家的龙湖山庄兴建青城别院。届时,龙湖山庄就属于我青城派的信善之地……”

    说完,他微微颔首,仍然盯着张禹。

    这话就更清楚不过了,我们青城派不管你张禹是否接受调停,但是以后,戚家是我们青城派罩着,想要动起来,就要问问我们青城派。

    听了这话,张禹暗自皱眉,如果说青城派在戚家建设别院,自己还真就不便下手。因为一旦动手,必然要跟青城派的人对上。自己什么实力,人家青城派什么实力,根本就不是一个级别的。

    不过,陈真人的话,明白就是恐吓,以大欺小。

    两个人之间的对话,两边的弟子都听的清楚。陈真人门下的弟子,一个个站得笔直不说,而且都鼻孔朝天,看起来极其傲慢。

    张禹门下的弟子们,自然都知道师父和戚家的过节,特别是潘家山的事情,就是戚家搞的鬼。虽说他们都在道观xiū liàn,可对于无当集团的新闻,也是很关注的。谁都清楚,自己的师父赢了戚家,结果这戚家输了,就找人出来说和,生怕张禹乘胜追击。这算什么,明白是欺负人。

    不少弟子的脸上,已经露出不平之色。

    在这种时候,张禹心里最清楚,自己绝对不能轻易退缩。张禹也是一笑,说道:“青城派远在天府,跑到镇海兴建别院,这是不是不太和规矩啊……镇海市道教协会的会长乃是白眉宫的袁真人,即便青城派声名显赫,可想要在镇海市兴建别院,也得由袁会长同意吧……”

    “这事就不劳张道友操心了,这次我们青城派到龙湖山庄兴建别院,乃是受到戚家的邀请,宗旨只是庇佑信善。而且,我们青城派也没打算参与到镇海市道教协会之中,更不会挂名注册,所以不用劳烦袁道友。还有,这件事我这边已经和阳春观的吕道友打了招呼,吕道友的意思是无妨的。”陈真人轻描淡写地说道。

    “呵……”这一次,张禹干笑一声,他的一双眸子正视着陈真人,说道:“那按照道兄的说法,就算贫道不答应调停,也得答应了。”

    “用道法伤及普通人,本来就是咱们道家大忌,道友若是以术犯禁,无当道观不仅要被道教协会除名,甚至还会成为正一与全真两教的公敌,在国内不会再有立足之地。所以么,我请道友一定要考虑清楚,莫要一失足成千古恨。”陈真人说这番话的时候,脸上不自禁地流露出一抹傲慢之色。
来快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