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04章 誓言


    “我……”帕丽斯的脸上露出迟疑之色,还有一些紧张。

    “按我说的做……”皮萨诺看着帕丽斯,无力地说道。

    “是……”帕丽斯从来不敢违背老师的话,毕竟在她的心目中,老师就是父亲一样的存在。

    她伸出手去,抹了一把老师嘴上的鲜血,血液并没有完全凝固,只是一抹,她的左手之上就全都是血。

    按照皮萨诺的要求,她把《圣课》先放到腿上,跟着右手从兜里掏出来一把小刀。小刀的刀锋在左掌掌心一划,自己的鲜血跟着淌出,跟皮萨诺的鲜血融到一起。

    皮萨诺的脸上露出一抹满意之色,他跟着说道:“拿起《圣课》,把左手放到《圣课》上面。”

    帕丽斯的右手,颤巍巍的托起《圣课》,缓缓地将左掌掌心按到《圣课》之上。金色的《圣课》在手掌按上之后,并没有半点反应。

    皮萨诺的嘴里,则是振振有词的说道:“我以大xīng xiāng师之名,将金光《圣课》传于我的学生帕丽斯,由她继承我拉玛西亚xīng xiāng宗,金光《圣课》为凭……”

    “刷!”

    他的话一说到这里,金色的《圣课》直接泛起金光,这道金光先是将帕丽斯的手包裹起来,跟着笼罩住帕丽斯的全身。

    帕丽斯就感觉到,有一股无形的力量将自己束缚,而这种束缚的感觉,又是那样的舒适。

    “帕丽斯,接下来我说什么,你就重复什么。”皮萨诺在这一刻,似乎有点精气神。

    “是,老师。”帕丽斯连忙答应。

    “我帕丽斯自愿接受拉玛西亚xīng xiāng宗派的传承,从今以后,撇去**,以振兴拉玛西亚xīng xiāng宗为己任……”皮萨诺慢吞吞地说道。

    他说的是意大利语,每一个单词都说的特别的清楚。

    “我帕丽斯自愿接受拉玛西亚xīng xiāng宗派的传承,从今以后,撇去**,以振兴拉玛西亚xīng xiāng宗为己任……”帕丽斯跟着说道。

    “守心如一,不能心存妄念,不得背叛宗派,否则将堕入烈火炼狱,生不如死……”皮萨诺又慢吞吞地说道。

    “守心如一,不能心存妄念,不得背叛宗派,否则将堕入烈火炼狱,生不如死……”帕丽斯跟着说道。

    所谓的烈火炼狱在西方是一种十分残酷的惩罚,同样也是一种宣誓的誓言。

    “我帕丽斯从今日起,继承老师皮萨诺的传承,立志为老师报仇雪恨,定将在十年内杀掉张禹,如违誓言,定堕入烈火地狱,生不如死……”皮萨诺又慢吞吞地说道。

    “我……”听了老师的这番话,帕丽斯明显怔住了,她不敢继续往下说。

    “怎么了?”皮萨诺看向帕丽斯,他的双眼圆睁起来,看起来是那样的骇人。

    帕丽斯一接触老师的目光,心头不由得打了个突儿,她不敢面对老师的目光,忙将脸转到另外一侧。

    皮萨诺哪能看出来帕丽斯的目光闪烁,立刻严厉地说道:“帕丽斯,你在害怕什么?”

    “我……老师……张禹……张禹他修为极高……我远不是他的对手……”帕丽斯不敢去看皮萨诺,只是结结巴巴地说道。

    “我知道你现在远不是他的对手……所以我才刻意给你定下了十年之期……你放心好了,当你得到我的传承,拿到红宝石戒指之后,你的修为一定会更进一步……在米丁岛城堡的地下室里,除了有红宝石戒指,更有我拉玛西亚xīng xiāng宗的典籍传承,你只需要潜心xiū liàn,少理俗事,修为提升的一定很快……我就是因为俗事太多,才荒废了修行……张禹虽然了得,可论境界的博大精深,那是远不及咱们拉玛西亚xīng xiāng宗的……你不必担心……”皮萨诺这次用温和与鼓励的语气说道。

    “可是……可是……”帕丽斯怎么可能答应老师这个要求,在她的内心深处,根本就不想去伤害张禹。

    “可是什么!”皮萨诺看到帕丽斯又是支支吾吾的,声音不禁严厉起来,“难道你连我的话都不听了吗?”

    “不敢、不敢……老师……我说、我说……”帕丽斯向来对老师心存敬畏,哪怕是到了这个时候,同样也满是敬畏。这一刻,她把心一横,大不了从今以后不见张禹,如果誓言应验,就让自己一力承担好了。

    拿定主意,帕丽斯认真地说道:“我帕丽斯从今日起,继承老师皮萨诺的传承,立志为老师报仇雪恨,定将在十年内杀掉张禹,如违誓言,定堕入烈火地狱,生不如死……”

    “很好……很好……”皮萨诺的脸上,终于露出满意之色,“这本金光《圣课》乃是本门的无上至宝,仅次于红宝石戒指。现在金光《圣课》已经与你合而为一,你将它收起来,只要你不想它被人看到,那就没人能够发现它的存在。”

    “是……老师……”帕丽斯点了点头。

    这时候,《圣课》上的金光消失不见,帕丽斯按照皮萨诺的意思,将《圣课》揣入怀里。

    说来也怪,这偌大的《圣课》揣入怀里之后,外表上竟然都看不出来《圣课》的存在。只有帕丽斯一个人能够感觉到这本《圣课》在哪里,而这本《圣课》,现在就好像是自己身体的一部分。

    可是此时此刻,帕丽斯的心中,没有一丝喜悦。她的心情,无比的复杂,特别是一想到自己承担的使命,那就有一种无力的感觉。

    过了半天,她都没有听到皮萨诺说话的声音。

    帕丽斯看向皮萨诺,只见皮萨诺的眼帘已经合上,好像是睡着了。特别是皮萨诺的脸色,要比之前还要苍白许多。

    “老师!”一看到皮萨诺这般模样,帕丽斯立刻惊呼一声。

    她连忙伸手去探视皮萨诺的鼻息,已然没有了呼吸。她又跟着去听皮萨诺的心跳,人也没有半点心跳。

    “老师……”帕丽斯刚刚停歇的眼泪,再一次夺眶而出。

    她心中清楚,老师这次是真的死了。之前老师的那点的精气神,其实不过是回光返照。

    “为什么……老师为什么要将《圣课》传给我……为什么一定要把拉玛西亚xīng xiāng宗传给我……我……我根本没有那个能力来继承老师的衣钵……”帕丽斯摇头痛哭,她的脸上,还有那无尽的委屈。
来快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