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02章 最后的必杀


    “刷!”

    一道lán guāng直射向一个葫芦,这个葫芦,就是之前皮萨诺攻击的葫芦。

    “轰”地一声巨响,在lán guāng机种葫芦的一瞬间,葫芦已然无法承受这一次的重击,竟然直接爆裂开来。

    紧接着,皮萨诺就感觉到眼前漆黑一片。

    其实有这种感觉的人,不仅仅是皮萨诺一个人,就连张禹,也是眼前漆黑。

    但是张禹知道,这是自己的阵法已经被皮萨诺给破掉了。虽然自己刚刚用108枚铜钱组成金钱大四象阵,加持到先前的阵法之中,可毕竟时间太过紧迫,之前的五雷阵眼依旧是五雷阵眼,无法改变。

    葫芦已经没有多少承受力,而且这个阵法就是这样,五雷葫芦只要被破掉一个,就宣示着阵眼的破掉。

    阵法是破了,可张禹的反应能力,那是没得说。他的手掌之上,直接祭出五色符印,凭着感觉,在黑暗zhōng zhāo原本阵眼所在的方位打去。

    “轰!”

    这一掌才打出去,张禹跟着就能听到“噗通”一声。

    也就是两秒钟的功夫,眼前出现了光亮,这里再也不是黑暗,更加没有什么五色流彩,只是成为李美臻家里的景象。

    在房子正中间的位置,也就是张禹先前布置阵眼的地方,皮萨诺坐在地上,身上的白光已经不见。不但如此,在他的嘴巴上,也满是鲜血,就跟张禹的样子差不多。

    在刚刚眼前陷入黑暗的时候,皮萨诺其实也担心张禹暗算他,无奈阵眼到底是在房间的什么位置,他根本不清楚,更加不知道,张禹会在什么地方。相较之下,张禹也是能够通过阵法被破掉剩下的残余气息,确定皮萨诺的位置的。

    张禹的五雷掌打出,皮萨诺在听到声音时,也吓了一跳。他倒是有心躲避,无奈两个人的距离实在太近,如何能够躲得开。

    他硬生生的挨了一记五雷掌,身上本就很淡的白光,实在承受不住五雷掌的重击,不仅仅白光被震散,五雷掌的余力更是打到他的身上。

    不管是谁,想要在没有任何防御的情况下,硬接一记五雷掌,也是不可能的。皮萨诺为了掩人耳目,都没有他的白色长袍,只穿着一件普通的衣服,自然是吃不住的。仗着他功力深厚,要不然的话,怕是已经被震得骨断筋折。

    这一刻,两个人彼此都能看到对方,躺在地上的皮萨诺急忙抬起手杖。张禹知道这东西的厉害,他急忙左手一翻,一面镜子就出现在掌中。

    “刷!”

    一道金光照射在皮萨诺的身上,皮萨诺的身子明显一滞。一点没错,这正是照魂镜。

    张禹毫不迟疑,在他的右掌之上,已然泛出五色符印。

    “轰!”

    又是一掌,五色掌印狠狠地拍在皮萨诺的胸口之上。

    “啊……”

    一声惨叫,皮萨诺眼睛一闭,抬起来的手摔落到地,握着的手杖也跟着松开。

    “老师!”

    皮萨诺的惨叫声才叫,李美臻的书房之内,就响起一个女人急切的惊呼声。

    张禹向后一蹿,跟着再看,只见从李美臻的房间里,冲出来一个身穿黑色长裙的女人。这个女人自然不是别人,正是帕丽斯。

    最初张禹和皮萨诺交手的时候,因为惊雷遍地,以帕丽斯的修为,自然只有躲避的份儿。她也不知道到底该帮谁,在惊雷不见之后,她都已经看不到张禹和皮萨诺的影子。

    帕丽斯的心中无比矛盾,还有着许多无奈,她只能一个人找到生路的所在,但却没有出去,就是等在那里。

    张禹和皮萨诺较量,也不是那么漫长,可在帕丽斯的心中,仿佛是过了一个世纪。就在刚刚,眼前的流彩变成一片黑暗,跟着一切回归正常,这让帕丽斯大吃一惊,吓了一跳。

    她心中明白,这肯定是阵法被破了。

    这里是张禹布置的阵法,一旦阵法bèi pò,那就说明张禹出了事。在那一瞬间,帕丽斯心如刀绞,不由得黯然泪下。紧接着,她又听到了老师的惨叫声,再次叫人一惊,甚至叫出声来。

    她实在按奈不住自己紧张的心情,这才快步从书房内冲了出来。

    人一出来,她就看到张禹站在那里看着她。张禹的嘴巴上满是鲜血,但是在张禹的脸上,却有着一股肃杀与傲然之色。

    “你……你没事……”看到张禹没事,帕丽斯悬着的心,放下一半。

    “我只是受了点伤,没事的。”张禹平和地说道。

    “那就好……”帕丽斯松了口气,但她随即张望起来,嘴里叫道:“我老师了……”

    房子就这么大,她马上就看到皮萨诺躺在地上一动不动,在皮萨诺的嘴巴上,也都是鲜血。皮萨诺更是闭着眼睛,人仿佛已经死了。

    “老师!老师……”帕丽斯顾不得张禹,快步冲到皮萨诺的身畔跪下,她把耳朵贴到皮萨诺的心口,去听皮萨诺的心跳。

    张禹本来是打算去检查皮萨诺的尸体的,见到帕丽斯这般,便没有动。

    “老师……”帕丽斯没有听到皮萨诺的心跳,她跟着泪如涌泉。

    看着帕丽斯伤心的样子,张禹无奈地摇了摇头,说道:“帕丽斯,我本无心与尊师一决生死,奈何他咄咄逼人,我也是没有办法……”

    “呵……”帕丽斯听了这话,不由得苦笑一声,她抬起头来,悲凉地看向张禹,苦涩地说道:“我们真的……不应该见面的……”

    “有的时候,这可能就是命中注定……”张禹又是摇头,他跟着从兜里掏出来一张火符。

    “噗”地一声,火符点燃。

    “你要做什么?”看到张禹这般,帕丽斯不由得心头一颤,她以为张禹这是要杀了她呢。

    “烧了他的尸体吧。”张禹平和地说道。

    毕竟把尸体留在这里,并不是一件好事。

    “不!”帕丽斯听张禹这么说,立刻大叫一声,她的身体急忙扑到皮萨诺的尸体上,哭着说道:“老师已经死了,我希望你……不要……不要再伤害他了……就算我求你了……”

    她歪着头,看着张禹,泪眼婆娑,脸上满是楚楚可怜之色。

    看着帕丽斯可怜的样子,张禹不由得一阵心酸,两个人之间的情感,是那样的复杂,他实在不忍心让帕丽斯痛苦。

    迟疑了一下,张禹点了点头,说道:“我走了……”

    说完,他四下里找了一下,收回自己的七星刀、玉虚绳和黑色剪刀。至于说皮萨诺的法器,他连看都没有看,就直接走到门口,开门而去。10
来快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