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00章 步步紧逼


    “这……”张禹依靠着神行马甲,快速的窜到皮萨诺的身后,但不等他抬手发出五雷掌打向皮萨诺,半空中的六芒星银盘就朝他罩了过来。

    张禹当然可以一记五雷掌打向皮萨诺,可皮萨诺有白光护体,这一掌即便打过去,也伤不到皮萨诺。相反,要是被六芒星银盘给罩住,张禹相信,自己极有可能成为活靶子。

    所以他不敢用五雷掌去拍皮萨诺,而是抬手一掌打向空中的银盘。

    “轰”地一声,五色掌印撞到银盘之上,张禹借此时机,是拔腿就跑。

    皮萨诺也是刚刚转过身子,手中的手杖发出lán guāng,自然也是射不中张禹的。

    脚下脚下如飞,又快速的跑到皮萨诺的身后,他这边才一过来,六芒星银盘跟着就追到。张禹只能再用五雷掌挡住银盘,拔腿逃跑,皮萨诺射出来的lán guāng,同样又一次打空。

    如此你来我往的,张禹一直是疲于奔命,脚下不敢停留,更是连半点喘息的机会都没有。可以说,已经是到了只有招架之功,没有还手之力的节骨眼上。

    他心中暗自叫苦,有心去捡回七星刀,却根本没有机会。现在身上的法器也不多,但是很显然,肯定对皮萨诺没有半点威胁。

    皮萨诺占尽上风,可他对于这种老鹰抓小鸡的游戏,似乎并没有什么耐性。

    “小子,你不是能跑么……总是往我的身后跑……真当我不转身就看不到你么……”皮萨诺在心中恨恨地说了一句。

    紧跟着,在他的胸口那里,就缓缓地浮现出一个水晶球来。

    “¥¥###&&&&&.......”皮萨诺的嘴里念叨了几句,刹那间,就见水晶球里面,出现了张禹的影像。

    非但如此,就是他皮萨诺的影像,也同样在这水晶球里面。

    这让皮萨诺可以清楚的通过水晶球查看到,张禹在自己身周的什么位置。

    “跑啊!我倒要看看!你还能跑到哪里去!”

    这一次,皮萨诺不再转身,他只管一手托着《圣课》,一手攥着手杖,目光不离那水晶球。

    而他攥着的手杖,更是按照水晶球上张禹所在的方位,很是随意的射出lán guāng。

    “刷!”“刷!”“刷!”“刷!”……

    对于张禹来说,只是躲避六芒星银盘的追击,就已经叫他疲于奔命。此刻皮萨诺头也不回的射出lán guāng,而这lán guāng又快又准,让他哪里受得了。

    这让被就狼狈的张禹变得更加狼狈,他一记五雷掌打到银盘之上,面对急速射来的lán guāng,只能是一个驴打滚躲了过去。可随机lán guāng又到,张禹唯有就地翻滚,再躲过这一击。

    不等喘一口气,银盘又追了上来,张禹唯有抬手又是一记五雷掌,震住银盘,身子继续翻滚,躲避射来的lán guāng。

    滚出去五六米,他才勉强用脚尖点地,撑起身子,见到lán guāng射来,又继续拔腿逃命。

    皮萨诺一连串的攻击,只过了半分钟,就让张禹叫苦不迭。他心下着急,若是再这么被动的挨打,哪下稍有不慎,难免要被打中。

    可在这种电光火石的节骨眼上,哪有什么时间让他去想办法,每一秒钟都有杀机,他的脚步都无法停下。

    “刷!”六芒星银盘又一次席卷而来,就算有神行马甲,这种没有喘息的奔跑,也让人吃不消。

    情急之下,张禹脚下一个拌蒜,竟然摔倒在地。六芒星银盘跟着罩下,张禹再也顾不得其他,左手猛地一甩,玉虚绳瞬间从袖kǒu shè出,朝银盘卷去。

    之前有理智的时候,张禹还寻思着将玉虚绳留作后手,只要自己破掉皮萨诺身上的白光,就能用玉虚绳制住对手。可是现在,他也顾不得什么后手了,玉虚绳直接围住银盘,两下一起发出剧烈的颤动。

    “刷!”一道lán guāng在这一刻,射向张禹。

    lán guāng的速度极快,张禹摔在地上,再想躲闪,根本来不及了。他只能是一咬牙,一掌拍了出去。

    “轰!”

    五色掌印立时撞到lán guāng之上,跟先前一样,五色掌印被击的支离破碎,lán guāng尚有余威,随即就撞到张禹的胸口上。

    “哇!”张禹的身子一下子向后滑出能有五六米,一口鲜血,从他的口中喷出。

    他只觉得胸口一阵憋闷,人仿佛都喘不上气。要知道,他在疲于奔命之下,精神高度紧张,始终憋着一口气狼狈逃窜。现在受到重创,哪里吃得消,差点没一口气没上来,当场憋死过去。

    这也就是五雷掌卸掉了lán guāng的大半威力,要不然的话,张禹也是必死无疑。

    饶是人都已经有些上不来气,但是理智告诉张禹,自己不能休息,否则的话,等待自己的就是死亡。

    果不其然,又是一道lán guāng射来,张禹的身子就地一滚,然后拔腿就跑。这一回,他也没有迂回的朝皮萨诺的身周跑,因为那纯是找死。现在的张禹,只是想要先保住性命再说。

    “你往哪里跑!”皮萨诺哪能让张禹跑掉,他只一转身,拔腿急追。

    哪怕是半空中的六芒星银盘正在和玉虚绳纠缠,他也关不上了,只管追杀张禹,手中的手杖不住地发出lán guāng。

    两个人虽然是在阵法之中,按理说对张禹更加有利,而且还有利很多。可是问题在于,皮萨诺不是刚刚进到阵里面,他已经进来好几个小时了。这么长的时间,足以让他这样的高手摸清阵法的底细。

    也就是皮萨诺自己不想破阵,故意在这里等着张禹,否则的话,阵法早破了。

    张禹在阵法中成s形线路奔跑,根本不敢跑直线,同样张禹也不敢逃出阵法之外。虽然他是从大门进来的,可只要人进到阵中,哪怕他是布阵的人,也只能从生门出去。

    生门就是书房的窗户,自己要是从那里跳下来,必然会遇到皮萨诺的徒弟。对方稍一纠缠,皮萨诺就能追出来,到时自己必死无疑。

    所以他还是决定在阵法内耗着对方,起码死不了就行。哪怕有伤,毕竟自己还有神行马甲,一时半会皮萨诺也追不上他。

    “混蛋!”皮萨诺在追了一会之后,便再也看不到张禹的影子了。他只能不停地乱射出lán guāng,却根本没有半点用途。

    这让皮萨诺狠狠地咬了咬牙,说道:“小子,你以为这样就能跑得掉么!做梦!”(https:)

    。
来快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