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99章 后手


    现在的张禹,已经不再是面对查尔斯时的那个张禹,面前的大xīng xiāng师皮萨诺虽然强悍,却也没说占据压倒性的优势,让张禹毫无还手之力。

    对手的修为是比自己强,可在玩命的时候,不一定就是修为强的人一定能活到最后。毕竟,张禹自从到镇海以来,遇到比自己强的对手,也不是一次了。

    “刷!”

    这时候,皮萨诺手中的手杖又射出一道蓝色的光芒。而这一次,张禹也不用五雷掌回击了,他直接向旁边一滚,跟着催动神行马甲,朝斜刺里绕着皮萨诺跑去。

    张禹本身就比皮萨诺年轻,皮萨诺的速度快,张禹的速度更快,加上再一使用神行马甲,速度就更加不用说话。皮萨诺扭头朝旁边去看张禹的功夫,张禹都已经跑到皮萨诺的身后了。

    “轰!”

    张禹的右掌祭出五色符印,一掌朝皮萨诺的背心打去。掌中的七星刀脱手而去,化作七道寒芒,“刷!”“刷!”“刷!”“刷!”……

    他跟着心念一动,空中更是电闪雷鸣,“轰隆隆!”“轰隆隆!”“轰隆隆!”“轰隆隆!”……

    皮萨诺只听到雷声大作,知道张禹定是在背后偷袭。自己背后也没长眼睛,想要躲避,根本来不及。所以,皮萨诺连忙默念咒语,项链上的六芒星一闪,一道六芒星白光便及时地出现在皮萨诺的背后。在六芒星出现的一刹那,皮萨诺也是急忙转过身子。

    “砰”地一声巨响,先行拍到的五色掌印直接砸在六芒星之上。六芒星白光登时支离破碎,而张禹的五色掌印也消失不见。

    不过,张禹的七星刀跟着就到,刀光闪烁,呈北斗七星之状,直接射中皮萨诺身周的白光上。

    六道刀光瞬间消失不见,另外“刷”地一声,一道刀光从白光上滑过。

    被白光笼罩住的皮萨诺自然是安然无恙,不过再看他身上笼罩的白光,已然没有之前那么明亮,差不多淡了能有一半。

    “混蛋!”

    皮萨诺大骂一声,手里的手杖一挥,一道lán guāng跟着就朝张禹射来。

    张禹怎么可能硬接,刚刚一招得手,更是坚定了自己的信心。他身形一动,双脚如飞,轻松躲过这一道lán guāng不说,更是再次朝皮萨诺的身后绕去。

    看到张禹又跑,皮萨诺哪能不明白张禹的意图,要是这么耗下去,自己必然会被张禹给拖垮。

    “###&&&$$......”皮萨诺的嘴里,猛地念叨起来。

    紧跟着,他脖颈上挂着的六芒星项链上的吊坠竟然一下子和项链分开,那六芒星吊坠悬空而起,上面散发出白色的光华。

    小小的圆形六芒星吊坠,正常也只有一个婴孩的拳头大小,可在白光的笼罩下,看起来好像是一个六芒星银盘。

    这银盘就好像生了眼睛一样,直接朝张禹的头顶罩去。皮萨诺也跟着快速的转身,寻找张禹的身影。

    张禹本来已经绕到皮萨诺的身后,他刚要故技重施,发出五雷掌和七星刀,却见银盘飞快的朝头顶罩来。银盘之上,有着一股浩瀚的气息,张禹瞬间产生了一种不祥的预感,那就是自己绝对不能被银盘罩住,否则的话就要倒霉。

    “刷!”“刷!”“刷!”“刷!”……

    七星刀脱手而出,直取六芒星银盘。在这之前,自己曾经两次击溃六芒星光华,只是这一次,他感觉到六芒星银盘的威力,好像要比之前两次强得多。

    “叮叮叮叮……”

    顷刻间,七星刀便射中银盘,紧接着,银盘和七星刀一起颤动起来,发出“嗡嗡”之声。

    这功夫,皮萨诺也已经转过身子,他掌中的手杖指向张禹。

    “刷!”

    一道lán guāng,朝张禹的身子射去。

    lán guāng的威力强悍,张禹心知肚明,哪敢硬接,他也顾不得七星刀能不能克制住六芒星银盘了,身子忙向斜刺里一蹿,躲开lán guāng。

    在避开的一瞬间,张禹右掌一拍,“轰”地一声,一道五色掌印轰向皮萨诺。

    “混蛋!”

    皮萨诺咆哮一声,挥动手杖,又是一道lán guāng射出。

    “砰”的一声巨响,五色掌印被lán guāng冲击的稀巴烂,lán guāng虽然势道大衰,却依然向前激射。好在张禹只是游斗,发出五雷掌之后,脚下不停,继续迂回而去。

    “铛啷啷……”

    就在张禹绕开皮萨诺之际,半空中发出这样一个声响,张禹登时心头一紧,因为他清楚,这是自己的七星刀被弹飞了。更为重要的是,自己的真气竟然和七星刀失去了联系,想要瞬间招回七星刀已然不能。

    “刷!”六芒星银盘在半空中划出一条精美的弧线,白光闪烁,又一次朝张禹席卷而来。

    银盘的来势极猛,张禹忙左手一甩,黑色剪刀从袖口飞出,跟着变大。剪刀张开,剪向银盘。

    “铛”地一声,剪刀在触碰到银盘之时,立马就被磕飞出去。

    其实张禹也知道,黑色剪刀的威力有限,在皮萨诺这样的高手面前,根本白费,所以他一直没有。现在射出,也是没有办法,结果和自己的预料一样,确实是不顶事。

    银盘继续招来,张禹右掌之上,又泛起五色符印,他抬手一掌,打向银盘。

    “轰!”

    五色掌印硬生生的撞在银盘之上,却也只是令银盘颤了一下,再看那五色掌印,旋即就消失不见。

    “刷!”银盘继续袭来。

    而皮萨诺现在,也转过身子,手里的手掌射出蓝色光芒,“刷!”

    面对着上下两路的攻击,张禹别无选择,身子一矮,又朝斜侧方窜去。

    “小子!你还有什么本事,就尽管使出来吧!”见到张禹再次逃窜,皮萨诺得意的咆哮起来。

    要知道,他已经先后打飞了张禹两件法器,就算张禹的本事再大,终究在修为上逊色于他,全是靠着法器支撑。皮萨诺也不相信,张禹能有无穷无尽的法器。再者说,法器不仅分等级的,还要看是谁来用。即便是同等级的法器,在修为更深厚的人手里,威力也是要大上几分的。

    此刻在皮萨诺的眼中,他已经吃定张禹了。

    半空中的银盘,见张禹逃窜,也跟着追了上去。皮萨诺的速度没有张禹快,可这银盘的速度,却是要比张禹快的。(https:)

    。
来快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