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97章 皮萨诺


    帕丽斯掌中星盘上的指针转了一会,便在左前方的位置上停了下来。

    但她并没有按照这个方向前进,而是转过身子,再次看向罗盘。罗盘上的指针,随着她身体的转动而跟着转动,这一次,指针指向正前方。

    看过之后,帕丽斯微微点头,她这是要将生路给记住,以免进到阵里之后,被困住出不来。

    转回身子,看向那五色流彩的世界,帕丽斯按照指针上所指的方向,慢慢地朝前走去。

    她一边走,一边记住自己所走的每一步。这一切,并不是靠脑子,因为这里所有的地方,都是一个样子,用脑子很难记住。她靠的是手里的星盘,用星盘记路,这是xīng xiāng师的基础课程,如果连这一点都做不到,根本不配成为一个合格的xīng xiāng师。

    走着走着,帕丽斯突然看到,前面的地上好像有个东西。她赶紧亮出《圣课》,小心谨慎的走了过去。几步之后,她终于看清楚地上的东西,这是一只死鸡。

    “嗯?”看到死鸡,帕丽斯不由得愣了一下,心中暗自讨道:“这里怎么还有死鸡啊……”

    她想不明白,这是为什么,停留了片刻,又沿着指针所指的方向,继续向前走。

    走了一会,帕丽斯突然看到,前面好像有一个人影。这个人影是坐在地上,但是黑乎乎的,也看不清端倪。

    帕丽斯慢慢向前移动,嘴里说道:“什么人?”

    前面那人显然是听到了帕丽斯的声音,但这个人并没有任何动作,只是说道:“帕丽斯?你怎么会到这里……”

    一听到这人的声音,帕丽斯不由得心头一喜,连忙快步跑了过去,“老师……您没事……”

    很快,帕丽斯就来到那人的身畔。这人席地而坐,看起来十分的淡定,不是老师皮萨诺,又是哪个。

    她跟着四下看了一眼,看到皮萨诺身边不远处,还有一只死乌龟。只是这个地方,阴气特别的重,比别的地方都要阴冷。

    “我自然不会有事……”皮萨诺淡然地说道。

    “您没事我就放心了……”帕丽斯随即说道:“我和杜鲁夫学长听说您来镇海了,就也跟着来了,但是没敢去找您。刚刚德西利奥打电话给杜鲁夫学长,说您好像出了事,我们俩就赶紧赶过来了。”

    “哦。”皮萨诺微微点头,接着说道:“那杜鲁夫呢?”

    “学长和德西利奥在外面负责接应。”帕丽斯说道。

    “我知道了……”皮萨诺又是点头。

    “老师,我是从后窗那里进来的,那里是生路,咱们现在,不如赶紧从那里出去吧。”帕丽斯说道。

    “不。”皮萨诺摇了摇头。

    见他这般,帕丽斯不由得一愣,不解地说道:“老师……您不走……”

    “当然不能走……”皮萨诺的脸上露出微笑。

    “为什么?”帕丽斯有点糊涂。

    “我如果想走,早就走了,怎么可能等到现在。”皮萨诺淡笑着说道。

    “您……您的意思是……故意留在这里的……”帕丽斯诧异地说道。

    “正是……”皮萨诺点了点头,说道:“这个阵法,是张禹对我的宣战,同样也是在试探我的实力。如果说,我很快将阵法就给破了,我想张禹必然不敢轻易来找我对决。当然,他这个阵法,也确实高明,我想要在短时间内破掉,同样不太可能。只不过么……倒也不需要这么长的时间……我之所以留在这里,其实是在等他来找我……”

    “您在等他……”帕丽斯大吃一惊,有点紧张地说道:“您的意思是……张禹……会到这里……”

    “不必紧张,这个张禹的修为,我大概已经清楚了,他现在还不是我的对手。这么说吧,如果我无法短时间内破阵,张禹就会认为,我的修为其实有限。他加上阵法的余威,可能自以为胜算会在六成以上。他既然把我引到这里来,就不可能让我轻易的出去,另外他也清楚的很,单凭这个阵法,想要困死我根本是做梦。所以……我断定他一定会出现……我也不想跟他继续浪费时间,不如就在这里,一决胜负!”皮萨诺有些傲慢地说道。

    听了这话,帕丽斯的心头一紧,实在是想不到,原来老师是故意不破阵,只是为了在这里等张禹来一决死战。

    谁都清楚,单挑的时候,最好是选择那种中立的地方。像这种在对手的阵法中决战的,往往都很吃亏。也正是如此,更加能够显示出,老师的信心。

    帕丽斯有了一种不祥的预感,那就是今天晚上在这个地方,老师和张禹之间,势必有一个人要死。而这个人,很大概率上会是张禹。

    老师和张禹的决战,是帕丽斯最不想看到的事情。结果可好,这一场决战很快就要到来。

    “老师……张禹的实力不弱……这里又是在他的阵法里……您、您肯定会吃亏的……我看不如这样……咱们先从生门出去,然后在别的地方干掉他……”帕丽斯提议道。

    只是她说话的声音有些结巴,吞吞吐吐的。

    皮萨诺直接摇头,冷冷地说道:“这是他主动找我决战的,如果我走了,岂不是显得我怕了他。再者说,帕多因被他害死了,这笔账我是一定要讨回来的……”

    “帕多因学长……死了……”帕丽斯又是大吃一惊,她的嘴巴张得老大,半天也合不上。

    帕丽斯清楚的很,老师和张禹之间,原本没有死仇,只是几次被张禹扫了颜面,毁了法器。在这种情况下,两个人的交手,即便张禹输了,或许也不至于丢掉性命,很有可能只会被废了修为。但是,现在帕多因死了,那双方之间便是死仇,绝对是不死不休。

    张禹能够活下来吗?帕丽斯看着老师如此自信,甚至都敢在这里等张禹,显然是胜券在握。

    “是的,张禹这个混蛋,我一定要杀了他,替帕多因报仇……”皮萨诺恨恨地说道。

    说完这话,他甚至还咬了咬牙,不过紧跟着,他突然说道:“你坐下,不要出声了。”

    “怎么了?”帕丽斯忙压低声音,小心翼翼地按照老师的吩咐,盘膝坐了下来。

    “不要再说话……我有一种感觉,张禹好像到了……”皮萨诺用几乎无法听到的声音说道。
来快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