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95章 生路


    元天茹在不远处看着张禹这边,看起来有些焦急。

    好在这时候,张禹又将李美臻给背了起来,走到她的面前。

    “美臻怎么样了?”元天茹急忙问道。

    “放心好了,他的问题已经解决。等一觉睡醒,就不会再认错人了。”张禹温和地说道。

    “那太好了。”元天茹兴奋地说道。

    “不过他的问题虽然解决了,但他之前的记忆,并不会改变。我看这样,今天晚上,先让他好好休息,明天起来之后,带着美臻和他的父母,一起去那个派出所,调出监控视频,让他自己看看他当时的样子。”张禹说道。

    “嗯。”元天茹点了点头。

    张禹背着李美臻走到门后,元天茹跟着过来,将院门打开。他们重新回到方丈院子里,张禹把李美臻送进房间,放到床上休息。

    元天茹是连声道谢,张禹因为还有急事要做,自然不会久留,随便聊了几句,便行告辞,出了房间。

    离开之后,张禹马上给李明月打了个电话,让李明月备车,跟他一起下山,前往镇南区的辉金小区。

    一路之上,张禹都跟宋峰保持着联系,了解李美臻家里那边的动向。按照宋峰的说法,皮萨诺进去之后,就一直也没出来。

    如此一来,张禹的心中不禁一阵激动。因为按照秦西云的说法,如果皮萨诺能够在短时间内破阵,那自己的胜算很低。相反,如果皮萨诺没有破阵,那自己的胜算会有五成。

    “大xīng xiāng师……”一想到皮萨诺的身份,张禹的心中就是一阵亢奋与紧张。跟这样的高手对决,绝对不亚于当初在黑市,自己跟楚中天的较量。当然,此时和那时的情况还不一样,与楚中天交手的时候,楚中天几乎是强弩之末,而自己还有帮手在侧。这次和皮萨诺交手,自己并不清楚皮萨诺的状态,鹿死谁手,实在难以预料。

    不过张禹相信,自己一定能赢。

    从光明镇出发,加上之前破阵救李美臻,着实耽误了不少功夫。来到镇南区的时候,已经是后半夜一点钟了,好在距离辉金小区已经是越来越近。

    “铃铃铃……”

    这功夫,张禹的手机又响了起来。

    他拿起手机一瞧,又是宋峰打过来的电话。张禹立刻接听,说道:“宋大哥。”

    “老弟,刚刚在监控上,又出现了两个老外。”电话里响起宋峰的声音。

    “又出现了两个老外……多大年纪,什么样子?”张禹连忙问道。

    “是一男一女,男的大概能有四十,穿着一身黑袍,女的看起来差不多三十,穿着黑色的裙子。因为天太黑,没法看的太详细。”宋峰说道。

    “我知道是谁了,多谢宋大哥。”张禹说道。

    “咱们之间客气什么。”宋峰笑了起来,他跟着又道:“对了,现在那三个老外动了。”

    “动了?”张禹疑惑地说道:“什么意思?”

    “他们绕着楼,朝后面走去了。”宋峰说道。

    “原来是这样,我知道了。”张禹说道。

    两个人又说了几句,张禹挂断电话,车子也跟着来到辉金小区的斜侧方。

    张禹没有让李明月把车开到门口,就把车停在这里。他直接下车,叫李明月自行找地方休息,有什么事情,会电话联系。

    李明月知道,师父肯定是有重要的事情要做,所以也不废话,开车就走。张禹四下里观察一番,将手机关机,随后来到小区的围栏边上,轻轻巧巧的翻了进去。

    他一路赶往李美臻的家,快到楼下的时候,他走的很慢,尽量不要暴露行踪。当他来到楼下,却没有看到杜鲁夫和帕里斯三人。

    不过宋峰之前也说了,三个老外往楼后面走了,张禹迟疑了一下,就直接朝楼门走去。来到楼门前,张禹完全能够感觉到自己阵法的气息。毕竟这是自己布置的阵法,距离远的时候,感觉不到,一旦距离近了,大概的情况还是晓得的。眼下阵法已经被皮萨诺破的七七52,但是最为关键,还是最为厉害的地方,还没有破掉。

    这点张禹并不意外,人家终究是大xīng xiāng师,这么久的时间,若是连阵法的分毫都破不掉,那才出鬼了。

    “看来还有时间……好啊……大xīng xiāng师,就让我们两个来做个了断吧……”张禹的脸上露出微笑。

    楼门是锁着的,张禹掏出别针,轻松的将门打开。对于这里,他已经十分的熟悉,到得三楼,李美臻的家门口,他再次用别针开门。

    在楼后,杜鲁夫、帕丽斯、德西利奥看着敞开的窗户。

    德西利奥表示,这里面肯定有问题。杜鲁夫随即就看了他一眼,说道:“有问题是必然的,现在就是不知道,会是什么样的问题。”

    倒是帕丽斯微微一笑,说道:“我怀疑……这里极有可能是生路……”

    “生路……”杜鲁夫沉吟一声,说道:“你为什么这么认为……”

    “老师不是说过么,任何能够困住人的阵法,都会留有一条生路,否则的话,就不会成阵。东方阵法和西方阵法虽然有所不同,但很多道理却是一样的。”帕丽丝认真地说道。

    杜鲁夫点了点头,认为帕里斯说的有道理。

    德西利奥马上说道:“没错啊,别的窗户都是关上的,只有这一个窗户开着……这么看的话,想要离开房间,只能从这里出来……”

    “正常来说,方法只有两个,一个是破阵,一个是从生路出来。老师现在情况不明,显然是一时间无法破阵……其实,如果能够从生门出来,也是不错的……”帕丽斯说道。

    “没错,要是能够从生门出来,起码能够脱险……只是张禹这个阵法,看起来十分厉害,否则的话,也不可能将老师困住这么久……即便我们知道这里的是生门,也无法联系上老师……”杜鲁夫皱眉说道。

    “是啊……”帕丽斯了点头,跟着说道:“为今之计,办法怕是只有一个……”

    “什么办法……”……杜鲁夫和德西利奥异口同声的问道。

    “咱们三个之中,从这里进去一个人,将老师给带出来。”帕丽斯正色地说道。
来快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