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94章 胜算


    看到李美臻不领情的样子,元天茹不由得皱眉,她带着歉意地说道:“董事长,不好意思,请您千万不要跟美臻一般见识。”

    “呵呵呵呵……”张禹当即笑了起来,说道:“他的状况,我又不是不知道,怎么可能介怀。”

    说着,他看向李美臻,又道:“那我就不多废话了,你下来吧。”

    “下来就下来!”李美臻说完,直接下炕,来到张禹的面前。

    “你转过身子。”张禹微笑着说道。

    “你想暗算我!”李美臻直接说道。

    “用你的说法,这里都是我的人。不管我是明算还是暗算,不都是我说的算么。”张禹笑着说道。

    李美臻咬了咬牙,随即转过身子,背朝张禹。

    元天茹也是纳闷,不明白张禹这到底是什么意思。但她随即就见,张禹伸出双手,放到李美臻的后脑之上。张禹的双手,只是按了十几下,李美臻的身子就向后一仰,摔到张禹的胸前,一双眸子已然合了起来。

    “美臻!”看到李美臻这般,元天茹不由得心头一紧。

    “你放心好了,他和上次一样,就是睡了过去。”张禹说着,转身将李美臻背了起来,朝外面走去。

    元天茹跟着张禹,两个人一起来到后院。进院之后,张禹让元天茹将院门插上,自己背着李美臻来到香樟树下,面见秦西云。

    “前辈,布阵的人,现在已经进到我的阵中,我想先解决了他的问题,然后再赶过去跟对手一分高下!”张禹郑重地说道。

    “可以。”秦西云温和地说道:“这个阵法的关键,主要就是在于两点,一点是不要让两个阵眼合在一起;另一点是要以最快的速度将两个阵眼一起破掉。只有这样才能让他保住性命,否则的话,他就算不死,也会精神失常。”

    “我明白。”张禹点头说道。

    “昨天咱们两个研究出来的阵法,你现在应该没有问题了吧。”秦西云说道。

    “没有问题。”张禹马上说道。

    “那去吧。”秦西云微微点头,缓缓地站了起来。

    破阵的方法,秦西云早就告诉了张禹,主要就是那么两点。可这阵法是皮萨诺布置的,张禹就算能够斗转星移,却也无法在短时间内轻易破掉两个阵眼。

    秦西云何等见多识广,于是便和张禹一起研究用来破阵的阵法。

    经过商量,最终二人研究出来一个十分直接的阵法。

    张禹背着李美臻,秦西云走在旁边,很快来到院子的角落里。元天茹只是看着,她知道自己帮不上忙,跟过去的话,万一帮倒忙那就不好了。

    角落里就是阵法的所在,在马上就要进到阵法中的时候,秦西云叮嘱道:“张禹,一定要小心,切记我的话。”

    “我明白。”张禹重重地点头。

    他跟着将背上的李美臻放了下来,左手搂住李美臻的腰,右手亮出金钱剑。金钱剑跟着散开,张禹只抓了一把铜钱,跟着继续向前走去。

    这次向前走的时候,张禹闭着眼睛,全部的注意力都集中在李美臻和阵法的身上。

    一进到阵中,张禹就看到,阵法中的金色的双子座上,正散发出黑色和白色的气流。这两股气流原本只是围绕在双子座的周边,可是张禹和李美臻这一进来,气流就猛地朝二人涌去,确切的说,是朝李美臻涌去。

    而李美臻灵慧魄那里的双子座,平常没有半点特别。可是这一刻,竟然也散发出黑色和白色的气流,并且一股脑的朝涌来的气流迎了过去。非但如此,黑色白色的双子座小人,看起来十分的欢悦。

    张禹知道,这就是秦西云所说的阵眼融合。

    如果说,要是让两个阵眼融合到一块,即便能够破阵,李美臻也要搭上性命,这是张禹不愿意看到的。

    于是,张禹也不怠慢,他的右手掌一甩,掌中握着的铜钱,直接散开,化作无朵梅花。紧接着,张禹的右手又是一抖,又有五张符纸跟着射出。

    这五张符纸便是五雷符,每一张符纸都来到五个铜钱组成了梅花中间。符纸和铜钱一结合,竟然令二者之上,冒出雷电的波纹。

    “轰!”“轰!”“轰!”“轰!”“轰!”

    五朵梅花一起撞到金色的双子座之上,几乎是同时发出五声轰鸣。

    也就是在这一刹那,从张禹的丹田之中,顺着他的左手,也猛地有五条真气气流涌入李美臻的体内。这五条真气气流的速度极快。几乎是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一下子扑到黑白两个小人的身上。

    “噗!”“噗!”

    连个小人根本来不及向后压制灵慧魄,一瞬间就爆的稀巴烂,化作一黑一白两条气流,跟着消失不见。

    阵法内的金色双子座,同样没有任何挣扎的机会,瞬间化作金色的气流,转眼间消失不见。

    阵法的气息也不见了,张禹睁开眼睛,转头看向秦西云。

    秦西云就站在张禹的身边,他满意的点了点头,然后淡淡地说道:“很好、很好……”

    张禹的脸上露出微笑,说道:“还是全靠前辈指点,要不然的话,我也不能这么快就解决问题。现在解决这里的问题,我也该去会会那位大xīng xiāng师了。”

    “西方的大xīng xiāng师,修为虽然与东方不同,却有着独到之处。而且,在很多时候,修为差不多的东西方高手在较量的时候,往往西方高手都会占据上风,所以你千万不要大意。”秦西云郑重地说道。

    “修为差不多的东西方高手,往往西方高手会占据上风……这、这是为什么……”张禹很是不解地说道。

    他也不是没有跟西方高手较量过,就好像罗肯维尔,还有威尔摩尔,都不是等闲之辈,实力和自己也相差无几,但最终都是由自己取得了胜利。

    “到底是为什么,我也不太清楚,因为我没有和西方的高手较量过,只是通过一些典籍才知道的。这个大xīng xiāng师,实力本身就不在你之下,甚至还在你之上,他现在被你的阵法困住,想要击败他,那就只能借助你的阵法,在阵法中将他干掉。当然,也要看看,他多久能够破阵,如果在你赶到的时候,他仍然没有破阵,那你的胜算就会有五成。”秦西云说道。

    “我明白了!”张禹点头说道。9
来快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