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93章 时机


    无当道观。

    后院之中,张禹坐在大水牛的背上,怀中抱着可爱的小狐狸。

    他时不时的看向星空,心中总是不自觉的想起孟星儿。孟星儿的妩媚模样,以及那一颦一笑,总是在他的脑海中闪过。

    傍晚时分他已经得到消息,王杰、孟星儿一行已经马上就要抵达五里村,连夜进村的话,多少会存在危险,另外也会太过劳累,所以大家伙决定在乡里休息一下,等到明天一早再进村。

    这件事,本来应该他张禹亲自出马,现在劳动这么多人,难免也叫人有些心急。可是着急也没办法,自己必须解决了皮萨诺再说。

    “铃铃铃……”

    这时候,张禹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这部手机是张禹的新号,知道的人寥寥无几,而且并非当时化名“张龙”时所用的号码。

    之所以又换了一个号,原因在于自己要假装和元天茹都在李美臻的家里,如果电话都能打通,哪还怎么装。当然,为了避免家里出什么事,他还是专门留了电话的。

    此刻来电显示上,显示的是宋峰的电话号码,张禹直接接听,说道:“喂,宋大哥么。”

    “老弟,你不是让我用小区的监控,盯着一个洋鬼子么,现在那个洋鬼子已经有动静了,只不过,是三个洋鬼子。”电话里响起宋峰的声音。

    “三个,这三个洋鬼子都是什么样子?”张禹问道。

    “一个上了年纪的,另外两个看起来是三四十岁的样子。”宋峰说道。

    “他们在干什么?”张禹问道。

    “他们去了你说的那栋楼。”宋峰说道。

    张禹必须要对皮萨诺的行踪有所掌握,虽然他不知道皮萨诺到底在什么地方,但晓得是在李美臻家不远的地方。如果让别人盯着,肯定会被皮萨诺察觉,这种事情,张禹认为请宋峰帮忙最是妥当。警方只需要连接小区内李美臻那栋楼周边的监控,盯着皮萨诺什么时候进去就好。

    “进去了吗?”张禹说道。

    “有一个三四十岁的老外进去了,另外两个在外面溜达。”宋峰说道。

    “那就好,麻烦宋大哥了。”张禹说道。

    “咱们之间客气什么。”宋峰笑着说道。

    “哈哈哈哈……”张禹也笑了起来,跟着说道:“宋大哥,你这边在继续盯着点,什么时候那个年老的老外进去了,你再通知我一声。”张禹说道。

    “没有问题。”宋峰说道。

    两个人又随便聊了几句,张禹才挂断电话。

    在他的脸上,此刻洋溢出来微笑,因为对方终于行动了。

    “真是想不到,你们竟然如此心急,本来以为需要演上几天的,现在看来,不必继续演了,今天晚上应该就能解决问题。”张禹心里这么想着,脸色也变的凝重起来。

    他今天的对手是皮萨诺,堂堂的大xīng xiāng师,皮萨诺到底有多强,张禹并不清楚,但他有一种感觉,那就是皮萨诺不会比大主教查尔斯弱上多少。

    这一战,绝对是一场苦战。

    过了半个多小时,张禹的电话又响了起来,还是宋峰打来的。

    宋峰告诉张禹,两个老外这次都进到楼内,因为小区也不是每一层楼都有监控,只是在电梯里有,所以进楼之后的情况,宋峰就不知道了。

    张禹向宋峰道谢,因为知道了这些就已经足够。

    只要皮萨诺进到楼内,那在张禹看来,皮萨诺就一定会进到阵法里。

    挂了电话,他等了能有半个小时,便又给宋峰打了个电话,询问宋峰,有没有看到皮萨诺出来。宋峰表示没有再看到有人出来,这样一来,张禹已经能够确定,皮萨诺一定尽到了李美臻的家里。

    他从牛背上跳了下来,直接朝院门口走去。出了后院,他直奔自己的方丈院落。院子的门是敞开的,里面有六个弟子在负责警戒。

    弟子们看到张禹的到来,当即就要敬礼,张禹马上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示意他们不要乱动。

    张禹朝自己的房间走去,房子的窗户挡着窗帘,但能够看出,里面点着灯。张禹走到门口,刚要推门,就听到里面响起元天茹的声音。

    “美臻,难道你现在还不相信我的话么?”

    “你们把我关在这里,让我怎么相信你的话!”紧接着,又是李美臻的声音响了起来。

    张禹不能总把李美臻放在孙昭奕的房间,所以当时回头就让元天茹和李美臻搬到自己的房间。为了防止李美臻突然跑掉,惹出麻烦,所以张禹才让弟子在这里盯着。

    “这根本不是关着你,如果是关着你,为什么我会在这里。这是董事长要治疗你的病,所以才这么做的。”元天茹说道。

    “我有什么病?我能有什么病!天晓得张禹让你跑到这里,是有什么图谋。”李美臻仍然是执迷不悟。

    不过这也不怪他,因为院子里守着的这些弟子,在李美臻的眼里,都不是道士,属于那种一看就不是好人的人。

    “图谋,董事长对你能有图谋!”元天茹皱眉说道:“你现在连你的父亲都不认识的,难道还不是有病吗?”

    “我怎么可能不认识,纯是张禹找人冒充我爸!”李美臻一说到这里,就是一股愤愤之色。

    张禹听了两分钟,基本上就是二人在执拗这个问题。张禹也没心思继续听,抬手推开房门,走了进去。他跟着来到卧室门口,轻轻的敲了两下门,“当当当……”

    “谁?”卧室内马上响起元天茹的声音。

    “是我。”张禹说道。

    “董事长,快请进。”元天茹的声音又响了起来。

    房门跟着打开,张禹就见元天茹不伦不类的身影出现在在门内。为何是不伦不类,全是因为在她的身上穿着一件道袍。

    元天茹也没带欢喜的衣服,张禹又不让她暴露,所以没有办法,只能穿道袍了。不过还真别说,她披着长发,穿着道袍,仍然也很标志不说,甚至多了几分超凡脱俗的味道。

    她一看到张禹,跟着又道:“董事长,您怎么这么晚过来了。”

    “时机已经到了,我要带李美臻过去治病。”张禹认真地说道。

    “时机到了!太好了!”元天茹立刻看向炕上坐着的李美臻。

    李美臻一脸的不以为然,撇着嘴说道:“说得好像是真的一样……反正在你的手里,想怎么处置我,尽管吧……用得着说那些冠冕堂皇的理由么……”
来快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