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90章 白虎


    皮萨诺见学生这么说,径直走到学生的身旁,他弯下腰,说道:“你的情况这么严重吗?”

    “老师……我现在浑身上下,发冷发热……还总觉得有万斤巨石压在身上……让人根本起不来……”帕多因苦哈哈地说道。

    “还有这样的事……”皮萨诺抬起手中的《圣课》,一道白光照向帕多因。

    “啪啪啪啪……”

    白光一照到帕多因的身上,便想起好似崩爆米花的声音。

    刹那间,帕多因是呲牙咧嘴,看起来无比的痛苦,“啊……呃……啊……呃呃……啊啊……”

    皮萨诺脸色如常,只是继续用白光罩着徒弟。可是,帕多因却已然难以支撑,“不要……老师……我不行了……我好痛苦……”

    “坚持坚持……”皮萨诺淡淡地说道。

    “老师……我真挺不住了……好疼……我……不要…...老师……我快死了……呃……呃……”帕多因的嘴里,发出更为痛苦的声音。

    不仅仅是他的声音,就是他脸上的表情,都已经变得扭曲。在他之前经历痛苦的时候,脸上的表情也没有这般难看。

    “你在挺一会,我门下的弟子,可没有你这么脓包的……”皮萨诺冷冷地说道。

    “老师……我……我真的受不住了……疼……浑身上下都疼……我……我不行了……”帕多因无比痛苦地说道。

    他脸上的表情,已经更为扭曲,任谁都看得出来,他已经痛苦到极点。

    皮萨诺面情冷漠,依然用《圣课》上的白光罩在帕多因的身上。

    或许在皮萨诺看来,自己的这一手,肯定能够解决学生的问题。

    “坚持!坚持一下!”皮萨诺平和地说道。

    “老师……我坚持不住了……真的……真的坚持不住了……”帕多因苦哈哈地说道。

    “有什么坚持不住的……”皮萨诺没好气地说道:“这才多点痛苦……你想要不要永远躺在这里……就给我坚强一些……”

    “是……是……是……呃……”

    帕多因无力地应着,可他的声音,到了最后,却显得是那般的无力。

    而在这一声之后,他双腿一蹬,就没有了任何声音。

    “帕多因!帕多因……”见帕多因没有了动静,皮萨诺的手立刻放到帕多因的心口之上。

    只是一触碰,皮萨诺也不禁心头一颤。

    原因没有其他,乃是帕多因在这一刻,已经没有了心跳。

    帕多因躺在地上,一动不动,就是连一点喘气的声音,也无法听到。

    皮萨诺从地上缓缓地站了起来,在他的脸上,已经满是冷酷之色,“张禹……你竟然用出这么毒辣的手段……好……咱们走着瞧……这一次……不是你死……就是我活……”

    在心中说完这番话,皮萨诺的牙齿,已经是咬的嘎嘎作响。

    他慢慢的直起身子,收了手掌,右手一翻,星盘再次出现在掌中。

    红色的指针,伴随着他的念叨,也跟着转动起来,“哗啦啦……哗啦啦……”

    红色的指针,再次指定了一个方位,是皮萨诺右后方的位置。

    皮萨诺转身就走,他沉着脸,脸上满是杀气,不难看出,他现在已经恨到极点。

    原本打算置张禹于死地,现在可好,自己陷入张禹的局中,还把自己的徒弟搭了进去。

    他顺着指针所指的方向慢慢向前,哪怕心中再是痛恨,却也是步步为营,不敢太过大意。

    走了一会,他突然看到,前面趴着一块巨大的石头。这块石头,从形状上看,像是一只老虎。

    “这又是什么?”皮萨诺停下脚步,没有继续向前。

    “哐!”那就在这一刹那,巨石猛地炸开,紧接着,便是一生咆哮响起,“唔嗷……”

    皮萨诺定睛看去,只见一头吊睛白额猛虎出现在面前。这头老虎,身上长着白毛,只有浅浅的黑色花纹。这个样子,煞是漂亮,但同样威风凛凛,气势汹汹。

    “嗷……”白虎看着皮萨诺,再次发出一声气壮山河的咆哮。

    皮萨诺不敢怠慢,左手的《圣课》立刻发出一道白光,罩住自己的身体。

    也就在这一刻,那白虎的身子一窜,直接朝皮萨诺扑了上去,它张开血盆大嘴,露出那满口的獠牙。

    “轰隆隆……”“轰隆隆……”“轰隆隆……”……几乎是在同一时间,空中又是电闪雷鸣。

    皮萨诺是大xīng xiāng师,法术gāo qiáng,但他并不会什么武功。这老虎的速度极快,皮萨诺有心将星盘换成手杖,却是来不及的。白虎一下子就冲到他的面前,抬手一巴掌,拍向皮萨诺的身子。

    “噗!”

    这一巴掌,狠狠地打在白光之上,来带着皮萨诺的身体,都不由得一颤,险些被打飞出去。

    “啪嚓!”“啪嚓!”“啪嚓!”……一道道闪电,跟着击打在白光之上,虽说没有掀起什么绚丽的火光,却也皮萨诺身上的白光不停地颤抖。

    皮萨诺吓得倒吸一口凉气,忙收了星盘,手掌一翻,出现那金灿灿的手杖。这老虎似乎知道手掌的厉害,不敢正面对抗,身子一晃,就绕到了皮萨诺的身后。

    “啪嚓!”“啪嚓!”“啪嚓!”……一道道闪电,又一次击打在白光之上,饶是皮萨诺身上的白光强悍,可面对不停的电闪雷鸣,多多少少的也变的有所黯淡。

    李美臻的家门外,德西利奥在皮萨诺进去之后,就一直忧心忡忡的等在那里。

    时间一点点的过去,德西利奥时不时的看着表。按照皮萨诺的说法,半个小时就会解决问题,从里面出来。可是,这已经整整过了一个多小时,他也没有等到皮萨诺出来。

    “老师怎么还没出来,不会出什么事了吧……”德西利奥不由得担心起来。

    他有些着急了,在门口不停地来回踱步。

    “哐!”

    蓦地里,一声轻响,吓了德西利奥一跳。他慌忙转过身子看去,原来是刚刚敞开的房门,此刻竟然莫名其妙自己关上了。

    “这……这……”德西利奥的嘴巴张得老大,人更是慌了神。

    “老师不会真出什么事了吧……怎么办……我该怎么办……”德西利奥眉头紧锁,一时间也不知该如何是好。

    房门就在眼前,德西利奥的兜里还有wàn néng yào chí,但他已经没有勇气,再一次将房门给打开。9
来快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