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88章 守株待兔


    皮萨诺和德西利奥在楼下等着,当然二人不能说,一直都在楼洞口站着,这样的话,很容易把保安给引来。

    二人假装遛弯,在楼的四周来回转悠。可这一转悠,半个多小时就过去了,二人又一次回到楼门口这边,仍然没有见到帕多因出来。

    “老师,学长进去能有半个多钟头了,怎么还不见出来…….他会不会是撞上了张禹,打了起来……”德西利奥故作担心地说道。

    在他的心中,巴不得帕多因出丑了,毕竟谁都知道,连杜鲁夫和因扎吉都不是张禹的对手,帕多因一旦撞上张禹,肯定讨不到好处。

    “这个张禹,到底在楼上做些什么……”皮萨诺的脸色已经沉了下来,“如果帕多因在楼上碰上张禹,动手虽说在所难免,可是以帕多因的实力,不可能说毫无还手之力。怎么说,也应该弄出来点动静……”

    “老师,你说会不会是张禹猜到咱们会上去查看,所以故意埋伏在暗处,只能我们一上去,他就突下杀手呢……我也相信,以帕多因学长的修为,绝不可能在正面交手的时候,会一点反击也没有……”德西利奥说道。

    “埋伏在暗处……”皮萨诺沉吟一声,说道:“可是我却感觉不到我阵法的气息了,而他好像并没有把阵法给破掉……这一点,实在是叫人想不通……”

    “老师,要不然这样,我上楼去瞧瞧……这次我一定小心戒备,一旦有什么状况,就马上发出声响……”德西利奥说道。

    “这个……”皮萨诺迟疑了一下,说道:“不,咱们两个一起上去……”

    “一起上去……老师……这个张禹狡猾的很,若是真有什么埋伏,恐怕会对您不利……”德西利奥连忙说道。

    “就凭他的实力,即便有什么埋伏,难道我就怕了他吗?”皮萨诺很是不屑地说道。

    “老师自然不会怕他,但学生认为,咱们还是小心为上,毕竟高手过招,很多时候一招便分胜负。这个张禹也不是什么等闲之辈,要是被他突然暗算,失了先机,怕是多多少少会有点损伤。”德西利奥满是关心地说道。

    他的话,令皮萨诺点了点头,说道:“倒也有些道理。”

    “所以学生是这么想的,要不然咱们一起上楼,学生走在前面。如果张禹突然暗算,也只是暗算在我的身上,老师跟着出手,定然能够将张禹给干掉!”德西利奥提议道。

    “你这个法子……”皮萨诺露出为难之色。虽说徒弟的办法不错,可自己若是让徒弟当挡箭牌,多多少少也是有点丢人的。

    德西利奥自然看出了老师的心思,连忙说道:“老师,学生只要小心防备,绝对不会有什么差池。我估摸着,帕多因学长多半也是大意了,所以才着了张禹的道儿。”

    “那也好,就按照你说的办。”皮萨诺点了点头。

    “是,老师。”德西利奥马上答应,直接就朝楼门口走去。

    来到门前,德西利奥从兜里掏出来wàn néng yào chí,轻巧的开了楼门。

    皮萨诺跟着走了过来,二人一前一后的进到楼内。德西利奥走在前面,他的速度很慢,小心翼翼,一步一留神。毕竟自己走在前面,是给皮萨诺充当挡箭牌,可别老师没什么事,自己受到张禹的重创,那就不划算了。

    既然走的再慢,没过一会,二人也一前一后的来到三楼。

    三楼的房门,此刻是关着的,其实之前帕多因进去的时候,并没有把门给关上。这个门之所以会自己关上,纯是阵法的奥妙所在。

    德西利奥拿着wàn néng yào chí,同样是小心的将钥匙伸入锁孔,然后轻轻一扭。

    “咔”地一声,锁轻巧的打开,他缓缓地拉开房门,以免里面有什么暗器射出来,伤到自己。

    不过,在房门全部打开之后,他并没有看到半点异常,放眼看去,里面亮着灯,十分的安静。

    然而谁都知道,在这种时候,越是安静,越是有问题。

    “老师,您看……”德西利奥用极低的声音说道。

    皮萨诺没有出声,只是闭上了眼睛。

    过了一会,他才又睁开眼睛,缓缓地说道:“这个房间内有一个阵法,但不是我布置的,应该是张禹布置的。”

    “张禹在这里布置了阵法……”德西利奥大吃一惊,说道:“老师,如果有阵法的话,必然要有阵法的气息,可我好像并没有感觉到丝毫阵法的气息。”

    “这就是张禹的高明,看得出来,我应该是低估他了。”皮萨诺说道。

    “那也就是说,张禹是在老师那阵法的基础上,重新布置了一个阵法,所以才会令老师连自己的阵法气息都感觉不到了。”德西利奥说道。

    “不可能的……”皮萨诺用肯定的语气说道:“想要叠加我的阵法,他绝对办不到。想要用阵法掩盖住我的阵法气息,他同样也办不到。”

    “那……那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老师您也认定,您的阵法没有被破……这让我实在是想不通,如何能够做到这一点……”德西利奥很是莫名地说道。

    “他是怎么做到这一点的,连我都想不出来呢。”皮萨诺不禁摇了摇头。

    在这一刻,他对张禹又有了一种新的评估。自己的两个学生杜鲁夫和因扎吉先后败给张禹,可不是张禹纯粹靠运气,同样也是靠着强大的实力。

    虽然他仍然能够确定,张禹的实力在他之下,可这只是暂时的。以张禹的年纪,假以时日,势必会跟他平起平坐。

    “看来我这一次亲自来到镇海会会张禹,是一件十分明智的事情。”皮萨诺忍不住说道。

    “老师……您这话是什么意思……”德西利奥有些不解地说道。

    皮萨诺没有回答,因为这话他没法说。总不能告诉学生,如果现在不干掉张禹,以后自己就没有机会干掉张禹了吧。

    见老师不回答,德西利奥又小心地说道:“张禹在这里布置了阵法,肯定是打算守株待兔,我觉得他的这个阵法恐怕不简单,你看咱们还要不要进去。”
来快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