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83章 耳鸣


    皮萨诺十分的自信,这是他对于自己的阵法,相当的有信心。特别是自己亲自坐镇在此,哪怕张禹侥幸破阵,也会脱掉一层皮。那时候,自己再出手,就算不取张禹的性命,也能轻松的废掉张禹。

    帕多因追随皮萨诺这么多年,对于老师的实力,那是特别清楚的。既然老师这么说,那就肯定把握十足。帕多因恭维地说道:“这个张禹,实在是该死,就凭他那点本事,也该几次三番的跟老师作对。这次老师亲自出手,我想他很快就会后悔终生。”

    “当当当……”

    说话的功夫,门外响起了敲门声。

    青年人马上跑了过去,通过门镜向外观看,在确定外面的人是谁之后,这才开门。

    外面走进来的是德西利奥,他快步走到皮萨诺的身边,躬下身子,恭敬地说道:“老师,您交代我的事情,我已经搞定了。元天茹今晚没有在家,只有他的父母在,我在她的家里,用了狮子座阵法,保证他们不得安生。”

    “很好。”皮萨诺满意地点了点头,做了一个下压的手势,示意德西利奥可以坐下了。

    元家。

    元天茹的父母一向七点来钟就会起床,尤其是元母,作为女人,早上起来要化妆,所以基本上是七点准时起来梳洗。

    今天早上也是一样,不用什么闹铃,她早上就准备起床。

    来到卫生间,元母先行小便,然后冲水。

    不曾想,这一冲水,她就听到“哗”的一声巨响,马桶中迸发的水声,在她的耳朵里,就如同海啸一般,吓了她一跳。

    元聚诚躺在床上,目前属于半睡半醒的状态。同样,他也突兀的听到一声海啸的声音,这个动静,吓得他直接从床上坐了起来。

    他大声喊道:“出什么事了?”

    站在卫生间内的元母本来就让马桶的猛烈水声吓了一跳,元聚诚的这一嗓子,在他的耳中,好似狮吼,震得元母的耳朵“嗡嗡”作响。

    元母直接出了卫生间,开口就道:“没什么事,你喊那么大声干什么。”

    她带着一点火气,不过声音却也不大。但是,这个声音听在元聚诚的耳朵里,如同母老虎的咆哮。

    元聚诚皱眉说道:“刚刚突然有水声,我就问问是怎么回事,哪里声音大了。你跟我发什么火……”

    他的声音,又是震得元母的耳朵“嗡嗡”作响。元母急道:“谁跟你发火了,你有话不能好好说,喊什么喊……”

    同样,元聚诚又被她的声音,震得耳膜都要爆了。

    元聚诚说道:“是你喊还是我喊啊,你的声音,都好把咱们家的棚顶鼓爆了。”

    元母听丈夫说话的时候,双手忍不住抬了起来,按了按自己的耳朵。等丈夫说完,她故意压低声音说道:“我现在的声音够小了吧……你能不能小点声说话……我让你震得,脑袋都嗡嗡响……”

    “你这叫声音够小么……”在元聚诚的耳朵里,妻子的声音,仍然让他有一种震耳欲聋的感觉,他也故意压低声音说道:“你早上是不是吃枪药了……我也没惹你,你用得着往死里喊么……”

    “我往死里喊,是你往死里喊吧……”元母委屈地说道。

    两个人的声音都不大,可在对方听来,就跟打雷没有什么区别。

    他俩你一句我一句,都是在指责对方声音大,过了一会,两个人实在是有点受不了了,耳膜都要裂了不说,脑袋都疼。

    “我……我不跟你说话……你也别跟我说话……”元聚诚有气无力地说道。

    他的声音,都差点把元母给震昏过去,元母马上抬起手来,伸出五指,表示赞同,也是无力地说道:“你千万别说话了……”

    两个人都不在出声,房间里跟着安静下来。

    不过,二人的耳朵依然难受,有一种肿胀的感觉。

    这种感觉,就好像耳朵里有什么东西要鼓出来似的。元母也没有心思洗脸了,直接走到窗户边的贵妃椅上坐下,双手开始揉耳朵。

    元聚诚也在床上揉着耳朵,他看着妻子的样子,好像不是假装的。这让元聚诚不由得嘀咕起来,“怎么回事,难道我说话的声音真的很大么……不可能吧……我刚刚说话的声音,比平常都要小不少……可是……看她的样子,好像真的挺大……这是怎么回事……”

    元聚诚莫名其妙,他的媳妇,看到丈夫也在按摩耳朵,同样也暗自嘀咕起来,“我说话的声音一向不大……他、他这是怎么回事……而且,聚成说话的声音,平常也不大的,今天为什么突然这么大……不对,卫生间……卫生间冲水的声音,好像太吓人了……”

    想到这里,元母站了起来,朝卫生间走去。

    进到卫生间,她看了看坐便,跟着按了冲水的按键。

    “哗!”

    好家伙,一声波涛巨响,犹如山崩海啸。

    元母即便多少有点心里准备,也不禁打了个突。

    坐在床上的元聚诚听到这个动静,同样是心头一紧,他直接跳下床来,嘴里忍不住说道:“你又干什么呢?”

    只要是有点动静,在二人的耳朵里就是巨响。

    元母听到丈夫的声音,再次皱眉,说道:“不是说了么,不许说话,你又喊什么?”

    “你当我想说话啊,卫生间里面,这是什么动静……”元聚诚说着,人已经进到卫生间。

    元母忍着耳朵和脑袋的疼痛,伸手指向马桶,说道:“是马桶的动静,我一冲水,里面就跟海啸一样……”

    元聚诚又揉了揉耳朵,然后走到马桶之前。马桶里的水,已经重新装满,元聚诚伸手按了一下,“哗!”

    又是一声山崩海啸,好在这一次,元母有了准备,提前捂住了耳朵。但是,仍然也被这个声音震得是双耳“嗡嗡”作响。

    而元聚诚的身子,更是颤了颤,这种情况,是他做梦都不会梦到的。

    他有些结结巴巴地说道:“这……这……这是怎么了……连马桶冲水的动静都这么大……耳朵,对了……一定是耳朵出了问题……不会是耳鸣了吧……”

    听到丈夫这么说,元母认为很有道理,说道:“耳鸣……不能真的是耳鸣了吧……咱俩……咱俩赶紧去医院吧……”
来快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