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81章 东西的用途


    张禹走出李美臻的房间,来到了房子的中心点。坐在大客厅里的元天茹看到张禹出来,马上问道:“情况怎么样?”

    张禹只是微微一笑,说道:“已经没有什么问题了。你在这里乖乖的坐着,不管看到什么,也不要大惊小怪。千万不要再出声了。”

    见张禹说的如此神秘,元天茹赶紧乖巧的点了点头,上下贝齿还咬住了嘴唇。

    虽说她不知道,张禹打算做什么,可在她看来,这应该是一件极为神秘的事情。

    张禹站在原地,四下打量了一番。紧跟着,便亮出金钱剑来,金钱剑分散开来,不过只是有二十五个铜钱,分成五组,每组组成梅花形状。

    这五朵梅花铜钱直接悬浮起来,在张禹的头顶,缓缓的转动起来。

    其实这一幕,元天茹曾经在进到李美臻房间里的时候看到过,当时因为心系李美臻的安慰,她心中着急,所以也没有问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此刻看到张禹施展开来,不由得是一阵心奇。

    她本想出声询问,但即刻想到张禹说过,不管看到什么也不许出声,所以她也只能是静静地看着。她在心中嘀咕,“这是怎么回事?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道术……这个世上,难道真的有道术……不能吧……”

    她虽然多少有点不信,可是眼前的一幕,又让她不得不信。

    很快她就看到张禹又从兜里掏出来五个小葫芦。这五个小葫芦很小,应该是刚刚成型的葫芦。

    通常来说,制造法器都是用大葫芦,小葫芦的威力不大,而且也承载不了多少灵气。

    但是,这五个小葫芦对于张禹来说,已经足够使用。他直接将五个小葫芦抛了起来,这五个葫芦直接来到五朵梅花的中间。

    葫芦连同着梅花,开始一起转动,看起来格外的玄妙。

    这才只是开始,张禹跟着走到大客厅,将客厅里面的一些东西进行重新摆放,哪怕是元天茹边上的沙发,也被张禹移动了位置。

    元天茹看的更是心奇不已,眼睁睁的看着张禹各种摆动,张禹从客厅又来到了餐厅,把餐厅里面的桌子、椅子,包括厨房里的碗筷,也都加以移动,甚至还将一些碗筷拿了出来,散落到地上。

    李美臻的家里是两室两厅的格局,张禹跟着进到两个卧室,又是一顿移动和摆放。元天茹有心进去瞧瞧,可她不敢乱动,耐着性子坐在沙发上。

    张禹最后,进到卫生间,来到马桶这里。

    他随即亮出七十二枚铜钱,铜钱立刻围成一个大圈,在马桶上面转动起来。

    马桶一向是阴气和煞气最重的地方,伴随着铜钱的转动,张禹咬破手指,在眼前划了一下。随后,他就能够清楚的看到,有丝丝黑气从马桶里面冒了出来,不停的飘动,出了卫生间。

    他走到门口,这里放了两个口袋,这是进门之后,张禹放在那里的。口袋里面,装的是张禹从粤菜馆买来的“东西”。他将一个口袋打开,这个口袋里面装着一个乌龟还有一条蛇。

    张禹又四下看了一眼,跟着掏出来乌龟和蛇,走到客厅。他随手就将右手里拎着的蛇丢到地上,这蛇是无毒蛇,似乎胆子很小,才一落地,就迅速的窜到沙发下面。

    元天茹一直盯着张禹看,见张禹拿着蛇和乌龟来到客厅,她就有点紧张。当看到蛇跑到沙发下面,吓得她“呀”地一声,直接从沙发上跳了起来,飞快的扑向张禹。

    在条件反射之下,元天茹已然顾不得男女之嫌,直接扑进张禹的怀里,将张禹紧紧地抱住,身子都有点发抖,“蛇……蛇……”

    “它没毒的……”张禹都有点无奈地说道。

    “没毒也吓人……”元天茹仍然是心有余悸地说道。

    “好了好了……不要怕……没事了……”张禹见她这般,只能安慰起来。

    不过,张禹的手却并没有去触碰元天茹。

    元天茹缓了能有半分钟,加上张禹离得那么近,这才让她紧张的心头平复下来。

    她松开张禹,瞬间又意识到,自己刚刚进行紧紧地抱住这个男人。

    她的心头一紧,双颊一阵火烫,急忙低下头去,不敢去看张禹,就好像是做了什么亏心事。

    张禹见她这般,只是温和地说道:“你们女孩子的胆子可真小……”

    说着,他又是一笑,转身朝卫生间那里走去。

    元天茹低着头站在原地,有心跟着张禹吧,又担心耽误张禹做事情。不跟着张禹吧,地上有一条蛇,她还是有些害怕的。

    张禹似乎看出了她的心思,笑着说道:“跟着我来吧。”

    “嗯。”元天茹忙应了一声,快步跟在张禹身后。

    来到卫生间,张禹将卫生间的门打开。元天茹跟着又看到悬浮在头顶转动的铜钱,不过这次,倒也不是特别的惊诧。

    张禹将乌龟放到地上,乌龟缩着脑袋,趴在地上,是一动不动。张禹不在理会这个乌龟,转身出了卫生间。他又回到门口那里,拿起地方的另外一个口袋。

    在这个口袋里,分别装着一只猫和一只鸡。张禹一只手提着一个,先是来到李美臻的卧室,将鸡给丢了进去,然后又来到厨房,把猫丢到这里。

    一切就绪,张禹满意地点了点头,然后来到房子的中间位置,也就是铜钱和葫芦悬浮的地方。

    元天茹就跟在张禹的身边,一直都没有出声。这时候,张禹的手掌一翻,悬浮在头顶的铜钱,悉数钻进他的袖口之中,就连卫生间内悬浮的铜钱,也都先后飞了过来,在张禹的袖子里消失不见。元天茹这次是瞠目结舌,这种场面,怕是只有在电影里才能看到。

    而之前悬浮在头顶的五个小葫芦,因为铜钱的收回,竟然一下子消失无踪。

    张禹向元天茹招了招手,然后走到另外一个卧室。这个卧室,应该算是李美臻的书房,里面有书柜什么的,也有一张小床。

    张禹将窗户打开,转头看向元天茹,压低声音说道:“咱俩从这走……”

    “从这……”一听这话,元天茹登时一惊,连忙说道:“这里是三楼……你……你……你想干什么……”

    她的声音都有些结巴,看起来十分的紧张。可不是么,从三楼的窗户走,那不就是跳楼么,开什么玩笑。人就算不摔死,估计也得摔个腿断胳膊折。

    。
来快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