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79章 临机对敌


    张禹站在山路之上,看着帕丽斯离开。其实在他的心中,此刻也满是感动。

    皮萨诺是幕后的黑手,这一点张禹已经能够隐隐的猜出来。虽然这不是一个秘密,但帕丽斯却能够为了他的安危,连夜赶来通知。要知道,皮萨诺是帕丽斯的老师,帕丽斯在这种情况下来通知他,一旦被皮萨诺知道,那等待帕丽斯的可能只有死亡。

    “皮萨诺……”张禹在心中恨恨地说道:“你我之间,本无恩怨,几次与你门下较量,倒也算是光明正大,都是为了扞卫东西方星象风水的名誉。可是这一次,你竟然要赶尽杀绝!既然是这样,那我张禹就只能奉陪到底,否则的话,岂不是显得我东方星象风水怕了你!你有你的张良计,我有我的过墙梯!这一次,哪怕是我力有不逮,但拼尽全力,也一定会让你脱一层皮!”

    他在心底说完这话,帕丽斯已经消失在黑暗之中。

    张禹在心中感慨地说道:“帕丽斯,你的情谊,我张禹铭感五内!日后定然会报答!你放心好了,我绝对不会有事!”

    跟着,他昂起头来,在他的脸上,不自觉的显露出一丝孤傲之色。

    就这样,他站了能有三分钟,这才转过身子,朝山上走去。

    一路返回道观,回到自己的方丈院落,大水牛和小狐狸已经睡着,张禹进到卧室,只见孟星儿靠在炕头的墙上,她一身白色的皮毛大衣,luǒ lù出双脚。黑暗之中,借着透入的房间的光线,张禹依稀看得清楚。

    可能也正是因为有些朦胧,孟星儿的身上,竟然还散发出一股神秘的色彩。特别是现在,她并不像之前那般主动,反而平添了一抹幽然。

    “星儿,我回来了……”张禹见孟星儿不说话,不禁有点纳闷起来。

    “嗯。”孟星儿轻轻点头,脸上流露出一丝幽怨。

    张禹见她这般,连忙说道:“我刚刚确实是有点正事要办,现在事情已经忙完了。”

    “我知道,你其实还有正事要办……”孟星儿幽幽地说道。

    “呃……”一点没错,现在的张禹,确实还有一点事要做。只是因为答应了孟星儿,所以才没有马上去办他的事情。

    “男人的心里,一旦有别的心思,办起来那种事情的时候,一定不会特别的投入。尤其是你,那方面的时间又那么久,若是总想别的事情,便无趣了许多。”孟星儿又是幽幽地说道。

    “星儿!”听了这话,张禹不由得一阵感慨。

    “你不用那么感动,其实女人本身就不应该耽误男人去做正事。等这次的事情解决,你再补偿我也一样……”孟星儿幽然地说道:“你现在去忙你的吧……”

    “我……”张禹愣愣地看着孟星儿,心中突然有着一种说不出来的愧疚。

    没错!是愧疚!

    想想之前孟星儿说过的话,自己总是有事去找人家,却没有做过什么。特别是自己去黑市的时候,还一直让人家为自己担心。今天晚上,自己本来应该做点什么,结果又是因为帕丽斯的电话,导致没有做成。

    “去忙你的事情吧……”孟星儿柔媚的一笑,“记住你答应过我的鞠躬尽瘁就好……”

    “放心!等这次的事情了结,我一定会鞠躬尽瘁!”张禹郑重地说道。

    “嗯。”孟星儿点了点头,没有再出声。

    张禹原地犹豫了一下,说道:“那我就先去做正事了。”

    孟星儿没有回答,张禹又顿了两秒钟,这才出了房间。孟星儿似乎并没有去看张禹,仍然目不斜视,但她能够听到张禹出门离开的声音。

    直到张禹出了院子,孟星儿的脸上才突然流露出一抹妩媚的笑容,“王八蛋,现在肯定是内疚了吧……等这事完了,看我怎么收拾你……”

    张禹自然不知道她的心思,出了院子,便直奔孙昭奕居住的院落。

    眼下已经是夜深人静,所以张禹也没有敲门,轻轻一跃,单手抓住墙头,手臂跟着一用力,人便轻轻巧巧的翻了进去。

    他的双脚才一落定,院中香樟树的枝叶就猛地颤动起来。

    “哗哗哗……”

    几声落定,就不再动弹,显然是香樟树发现进来的人是张禹。这若是换做旁人,怕是已然攻了过来。

    张禹站在原地,只是扫了一眼,便看到秦西云仍然坐在香樟树下。

    一身白衣,满头银发,在夜色之中看似十分的淡然,却依旧透着一股桀骜不驯。

    “前辈。”张禹打了一声招呼,缓缓地走了过去。

    “是不是想到了什么?”秦西云温和地说道。

    “是的。”张禹说着,人已经走到秦西云的身前,他跟着盘膝坐下,说道:“晚辈想跟前辈请教阵法。”

    秦西云点了点头,说道:“你想请教什么样的阵法……”

    “刷!”

    张禹直接亮出了金钱剑,铜钱随即散开,跟着悬浮起来。

    这些铜钱,分为几组,第一组为五五二十五枚铜钱,每五枚铜钱,形成梅花图形,这正是张禹的五雷。第二组分为前后左右四个方位布置,各是九枚、六枚、七枚、四枚。这正好是对应了青龙、白虎、朱雀、玄武之数。第三组为三十六枚铜钱,形成一圈,隔在五雷和四象之间,将内圈的二十五枚铜钱包围起来。

    三十六枚铜钱缓缓的转动,带同着内圈的五组梅花图案跟着转头,只是外圈的四象方位,始终保持着不动。

    秦西云坐在张禹的对面,他的脸上没有半点表情,在张禹的阵法布置好没多久之后,才缓缓地说道:“五雷四象,配合天罡之数,可谓是天罡五雷四象阵。这个阵法,可困可杀,暗藏幻象,在阵法之中,已经极具威力。只不过,想要对付那个布置双子座星阵之人,怕是略有不足。”

    “还请前辈赐教。”张禹忙中肯地说道。

    “你虽然领会五雷,可造诣不深,若是单纯布置五雷杀阵,或能展现出五雷真正的威力。但你要附加幻阵与困阵,杀伤之时,力道难免有限。而且,你在布阵之时,往往只是遵循玄门正道,墨守成规之下,自然缚手缚脚。你的对手修为强悍,布阵之时,必须尽显狠辣,方能让他疲于奔命。饶是侥幸脱困,也要让他脱掉一层皮!所以,我建议你将四象改为反四象,天罡换做阴煞,其中运用五行阴雷。这虽是小道,威力却要比你现在布置的阵法,大了能有将近一倍。临机对敌之时,胜算更大。”秦西云慢条斯理地说道。(https:)

    。
来快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