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72章 这里面透着邪门


    “原来是这样”帕丽斯微微点头,她跟着故意看向杜鲁夫,说道:“学长,这么看的话,老师根本就不指望帕多因,咱们是多虑了。”

    “这应该也是老师考虑到帕多因的实力,不想让他丢人现眼,甚至丢掉小命帕多因要是先出手,输了不说,怕是也会打草惊蛇”杜鲁夫颇为得意地说道。

    “没错、没错”德西利奥又是连连点头,“我也是这么想的,如果让帕多因出手,不仅仅会输,搞不好还会丢掉小命,并且影响到老师的计划。”

    帕丽斯仍然是面带微笑,她跟着说道:“你既然已经知道了老师的心思,想来日后该怎么做,你自己的心里也应该有数了吧。”

    “有数、有数”德西利奥继续点头。

    权衡之下,他现在真的是心中有数。杜鲁夫这边,是必须要讨好的,绝对不能放弃,不然的话,日后杜鲁夫真的继承了老师的传承,自己就必死无疑。同样,自己也不能放弃帕多因,万一老师就是看帕多因顺眼呢。毕竟帕多因没有给老师丢过脸。天晓得最后老师会如何选择。

    帕丽斯又接着说道:“我和学长来到这里的事情,我想就不必让老师知道了。如果有机会表现,我们一定会出手表现,如果没有我们表现的机会,也就不出手了。”

    “我明白。”德西利奥点头说道。

    “那好,你吃你的饭,我和学长吃我们的饭,就当咱们没见过。”帕丽斯微笑着说道。

    杜鲁夫随即点头,说道:“德西利奥,你慢慢品酒,我和帕丽斯也去吃饭了。”

    说完,他站了起来。

    “好、好我一定按照两位学长的意思做”德西利奥忙跟着站起身子。

    杜鲁夫和帕丽斯离开德西利奥的桌子,顺着过道向前面走,走到了最里面的一个位置坐下。

    有服务员识相的过来,送上菜单,两个人点了几个菜,同样也要了红酒。

    等酒菜送上,服务员退下,帕丽斯才开口低声说道:“学长,从目前的情况看,老师压根是想要亲自对付张禹,帕多因他俩最多是随行,对您造成不了任何威胁。”

    杜鲁夫轻轻点头,说道:“看起来是这个样子可是我多多少少也有点担心,我和因扎吉都已经失宠,就怕老师一时头脑发热啊”

    “所以我觉得,咱们先不能离开镇海,既然知道了大概的情况,我认为咱们应该想办法帮助老师。”帕丽斯说道。

    “老师亲自出马,张禹必死无疑。咱们帮助老师,怕是也无从下手。”杜鲁夫说道。

    “这倒也是”帕丽斯面带踌躇,抓起醒酒器,给杜鲁夫倒了一杯红酒,又给自己倒了一杯。

    从她踌躇的样子来看,杜鲁夫还以为是帕丽斯因为没有办法帮忙而苦恼。其实,帕丽斯现在是在想,如何能够帮忙张禹捡小命。

    虽说帕丽斯知道张禹的实力,可帕丽斯更加清楚老师的实力。张禹根本不可能是老师的对手,特别是老师已经布置好阵法,正在守株待兔。

    思量片刻,帕丽斯故意眼睛一亮,有点兴奋地说道:“学长,我有法子了。”

    “什么法子?”杜鲁夫连忙问道。

    “刚刚德西利奥不是说,原本已经快要把张禹引去那个李美臻的家里,结果张禹却突然失去了踪迹么”帕丽斯故意把话说到这里,没有继续说下去。

    “是这个样子。”杜鲁夫点头说道:“那跟咱们有什么关系吗?”

    “当然有关系”帕丽斯说道:“我觉得老师让德西利奥去对付什么元天茹一家,其实就是为了引张禹现身。咱们现在,不如去把张禹给找到,只要能够将他的踪迹随时汇报给老师,想来就是大功一件。”

    “这个办法不错。”杜鲁夫深以为然地点了点头,可跟着又道:“镇海市这么大,又上哪里去找张禹呢”

    “那还不简单,想要找到张禹,不是他的家,就是他的公司。我想,咱们两个不如分头盯着这两个地方。”帕丽斯建议道。

    “这倒是不错,好那就这么定了”杜鲁夫说道。

    “那我负责盯着张禹的家,学长就盯着张禹的公司,咱们两边随时保持联系。”帕丽斯说道。

    “嗯。”杜鲁夫点了点头。

    无当道观。

    张禹和元天茹,以及杜泉夫妻,李美臻的父母一起来到这里。

    直通道观的车道还没有修好,他们只能把车停在山脚下的停车场,然后由张禹背着李美臻上山。

    冬季来来无当道观的人虽然比不上夏季那么多,却也并不少。一路之上,也能遇到上香的信善,只是因为张禹没穿道袍,倒也没什么人能够认出来他。

    等到达道观的大门,知客道人上来打招呼,小道士一眼就认出了张禹,连忙恭敬地说道:“师父,您来了。”

    见张禹背着李美臻,赶紧招呼其他的师兄弟,过来将李美臻抱了起来。

    张禹表示,先把李美臻和同行众人送到客房休息,自己这边要先去见张清风。弟子们立刻领命,找来担架让李美臻躺在上面,然后请元天茹、杜泉等人前往客房。

    张禹一个人前往大殿方向,顺便给张清风打了个电话,告诉张清风,自己已经来了,让张清风带着来的两个弟子,到后面的静堂见面。

    一路来到静堂,张清风和两个小道士chén xī、钱敬业已经到静堂外等着。看到张禹到来,三个弟子立刻请安,张禹点了点头,示意三人不必多礼,一起进到静堂就坐。

    静堂内十分的简捷,只有道祖的画像,还有两排香烛,以及pú tuán,就再无其他。

    张禹在道祖画像前的pú tuán上坐下,张清风三人分别坐在下手。

    张禹看了眼三人,说道:“情况到底是什么样子的,听之前清风的说法,怎么整个村子的人都不见了。这个五里村,村里有多少人”

    “五里村不大,方圆只有五里,共有六十七户,全村老幼加到一起,不到三百人。我们当时是去村子里面送些米面、豆油和猪的,可进到村子里,发现村里特别穷,过冬的棉衣都已经补丁落补丁了,所以就决定去采购一些棉衣送过来。我们当天中午出的村子,是第二天中午来的,到了村里之后,发现整个村子里的人都不见了,咱们的人也都不见了。我给他们打电话,也是打不通。报警之后,警察过来寻找,也是没有半点收获。”chén xī立刻答。

    钱敬业跟着点头说道:“就是这个样子师父,这里面透着邪门啊”

    ,小说,
来快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