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68章 正中下怀


    听张禹这么说,杜泉、李父、元天茹略一迟疑,都点了点头。但是,李美臻的母亲担心儿子,脸上露出担忧之色,似乎并没有离开儿子的打算。

    张禹只能语重心长地说道:“阿姨,请你放心好了,美臻的事情就交给我了。”

    元天茹也跟着说道:“阿姨,你不用担心,美臻睡一觉,应该就能好,事情还是交给董事长吧。”

    李美臻的父亲因为知道儿子可能中邪,也帮着说道:“是啊,你留在这里也帮不上什么忙,一起出来休息休息吧。”

    见丈夫也这么说,李母也只能点头,大家伙一起出了所长办公室。王所长自然也是要看在二十辆警车的面子上,暂时把办公室借给张禹。

    所长办公室里的人全部出去,里面现在只剩下张禹和已经熟睡的李美臻。

    张禹将李美臻的身子摆正,让他靠在沙发上睡。随后,张禹就从兜里掏出来银针,刺入李美臻的眉心之处。

    接着,张禹又抓住李美臻的手腕,催动体内真气,一丝真气慢慢的顺着李美臻的手腕,来到灵慧魄的所在。

    张禹对于魂魄的治疗,也是颇有心得的,无奈李美臻眼下的这种情况,却是张禹第一次见到的。加上李美臻的体内,没有阵法的气息,两个小人上面,也没有阵法的气息,所以现在,只能是试探性的治疗,以确定灵慧魄上的小人,到底有什么端倪。

    真气一缠绕到两个小人身上,两个小人立刻向后退缩。这一退缩可好,瞬间便挤压到二者之间的灵慧魄。灵慧魄受到挤压,光泽跟着变淡,就连李美臻的嘴里,也发出一声痛苦的shēn yín,“呃……”

    张禹当即意识到不对劲,赶紧收回真气,不敢再动。

    他已经能够确定,这一黑一白的两个小人,十分的狡猾,根本不去跟他的真气正面对抗。仿佛是吃定了李美臻的灵慧魄,只要受到一点点攻击,就会去进攻灵慧魄。

    李美臻的灵慧魄,仿佛成为他们两个的人质。这样一来,张禹就不好办了,因为灵慧魄一旦受损,结果可大可小,重则丧命,轻者成为傻子,甚至还有可能失忆什么的。

    “这可怎么办……”张禹暗自皱眉,自己经历过多少阵仗,这次碰到的,实在是让他都没有什么像样的法子。

    张禹眉头深锁,不停地琢磨,怎么做才能治好李美臻。

    “对了……如果我,我将李美臻带回他家,然后一边破阵,一边对他的身体进行观察,这样会不会好一些呢……”思量了一会,张禹的心中,突然冒出来这样一个念头。

    李美臻家斜对面的那栋楼内。

    六楼是一个没有装修过的清水房,房子里面,一共有四个人,其中三个盘膝而坐,只有一个是站着的。盘膝而坐的三个人,都是老外,区别就是年纪不一。一个上了年纪的,两个人到中年的。站着的那个国人,年纪能有二十来岁,看起来十分的机灵。

    一点没错,坐着的三个人,年长的正是大xīng xiāng师皮萨诺,另外两个是他的徒弟帕多因和德西利奥。

    那个站着的青年人,时不时的到窗口看一眼,却也不会多做逗留,最多就是一两分钟的样子。

    “铃铃铃……”

    蓦地里,青年人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他掏出手机,立刻接听,“喂……是我……对对……好好,我知道了……”

    青年人挂了电话,随后恭敬地看向皮萨诺三人,说道:“大xīng xiāng师,刚刚得到消息,李美臻被警察从派出所抬了出来,当时他一个劲的大叫头疼,但是快上车的时候,又不疼了。张禹他们已经离开了李美臻的家,回到了派出所。”

    皮萨诺听了这话,点了点头,没有多说什么。

    他的弟子帕多因用意大利语说道:“老师,您这个迷幻阵到底是怎么做到的……通常来说,不是只有人在进到阵法之中才会出现幻觉么……李美臻明明已经从阵法里出来了,为什么还会继续出现幻觉呢……”

    “迷幻阵的精髓,在于亦幻亦真,让人眼前看到的一切,有的是真实的,有的却是假的。而这一点,不仅仅要在阵法中做到,还要让人在离开阵法之后,依旧无法醒悟。在所有星座中,能够做到亦幻亦真、亦正亦邪的星座,只有双子座。我这次以双子座布局,利用双子座的两面性,迷惑了李美臻的灵魂,让他彻底迷失。出了阵法之后,他看到的一切有真有假,这对他的灵魂来说,是一种极大的折磨。”皮萨诺颇为得意地用意大利语说道。

    “老师,刚刚听他说,李美臻头疼不已的被警察给抬出派出所,突然间他的头又不疼了。不知道,这是什么道理,跟老师您的阵法有什么关联吗?”德西利奥跟着用意大利语说道。

    “李美臻之所以会头疼,原因很简单,那是因为就在刚刚,张禹想要破掉我在李美臻卧室内布置的双zǐ gōng阵法。可是,阵法一旦受到攻击,李美臻的灵魂就会受到损伤,头疼也就在所难免了……”皮萨诺笑着说道。

    “这是什么道理呢?”德西利奥好奇地问道说道:“阵法是老师您布置的,李美臻只是被阵法迷幻,他的本身好像跟阵法没有任何关系……张禹破阵,她好像没有理由会头疼啊……”

    “谁说没有关系……”皮萨诺又得意地笑了起来,说道:“这里面的关系大着呢……想要对付张禹,靠的就是这个李美臻!”

    “这个李美臻也没什么本事,靠他对付张禹,好像不太现实啊……”德西利奥有些纳闷地说道。

    “要想对付张禹,一般的阵法肯定是不行的。所以我准备给他准备了一个有趣的阵法。如果我猜的不错,张禹现在肯定是在李美臻的身上,寻找破阵的方案。只是可惜,李美臻现在的灵魂已经在我的掌控之中,变得十分的脆弱,稍微有所行动,就会给李美臻造成伤害。张禹投鼠忌器,绝对不敢乱来,所以他唯一的办法,就是将李美臻重新抬回家里去。如此一来,便是正中下怀,李美臻不回家则已,只要他一回家,那个有趣的阵法就会开启。”皮萨诺说完这话,不禁冷笑起来。
来快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