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63章 案发现场


    按照张禹的意思,王所长只把李美臻和他认识的母亲留在审讯室内,其他的人出了审讯室。

    门一关上,杜泉和元天茹就一起看向张禹,在二人看来,张禹能够这么做,应该是有什么计较。

    元天茹现在,实在是有点着急,毕竟她对李美臻是特别的担心。元天茹说道:“董事长,你这个做法是什么用意,是不是有办法治好美臻?”

    张禹微微点头,说道:“我也没有十足的把握,但我相信,李美臻能够突然变成这个样子,绝对不是偶然。昨天是股东大会,你们离开之后,都去了什么地方?”

    元天茹马上答道:“我们去香格里拉酒店庆祝,吃完饭之后,我和美臻又去了外滩,晚上在和平饭店吃的饭,然后他送我回家,我到家的时候,大概是晚上九点了,之后他就回家了。他到家的时候,还给我发了信息。”

    “那昨天你们在一起的时候,有没有碰到过什么特别的事情?”张禹又问道。

    杜泉率先答道:“这个没有,我们在香格里拉是一起吃饭的。反正在吃饭的时候,并没有发生什么特别的事情。”

    元天茹回忆了片刻,说道:“我一直跟他在一起,印象中也没有发生什么特别的事情。至于说,他送我回家之后,剩下他自己一个人,会发生什么,我就不知道了。”

    张禹又点了点头,说道:“那这么看,问题还真有可能发生在他送你回家之后。他说他一觉醒来,就看到有三个人站在床边持刀砍他,这里面显然存在着一定的问题。”

    “这话怎么样?”元天茹立刻问道。

    “你想想,如果这三个人想要杀他的话,既然已经站在床边了,想要杀他的话,简直是易如反掌,怎么还能让他毫发无损的跑掉呢。”张禹说道。

    “这个……”元天茹也疑惑起来,说道:“好像是这么个道理……”

    “没错!”杜泉则是点头说道:“要是有三个人持刀杀他,就算他能跑出来,也不可能不受伤。”

    张禹跟着又道:“之前你给天茹打电话,说美臻打伤了一个修车的老人,这是怎么个情况?”

    “所有的人都看到美臻在打一个修车的老人,可是美臻却说,这个人是要杀他。”杜泉说道。

    王所长也在边上,他点头说道:“确实是这个样子,还是我们所的人,将受伤的老人送去医院的。”

    “那我还有一个问题,想要问一下。王所长,李美臻既然神志不清,那你又是怎么确定他的身份的呢?”张禹看着王所长又行问道。

    “这个倒是挺简单的,我们的人问他是谁,他说我们装糊涂,后来就承认自己是李美臻了。我们又问他是做什么的,结果他又说我们揣着明白装糊涂,然后也报出来杜先生的身份。我们从他的嘴里,问出来杜先生的电话,请杜先生前来认人。”王所长说道。

    “这么说的话,我想你们应该也发现了一个问题,那就是李美臻的记忆情况,没有半点问题,他什么都记得。”张禹说道。

    “不能这么说……”这一次,是李美臻的父亲开口说道:“美臻现在都不认识我了……”

    “我说的是他的记忆,至于说他眼前看到的景象是什么样子的,也只有他自己知道了。”张禹认真地说道。

    “这、这话怎么讲?”李美臻的父亲不解地说道。

    “现在我也没法给你们解释……”张禹正色地说道:“只能先去找到引发这一切的源头…….”

    “引发这一切的源头……”元天茹沉吟一声,随即说道:“你是说,是美臻的家!”

    “正是!”张禹认真地说道:“从他睁眼之后,看到有人要杀他,就说明他的家里肯定是有问题的。所以我要去核对一下,看看这里面到底有什么猫腻。”

    “好,我跟你一起去!”元天茹马上说道。

    “我也去!”“我也去。”“我也去!”杜泉夫妻和李美臻的父亲都先后说道。

    他们留在这里,根本帮不上忙,所以想着,不如去李美臻的家里看看。毕竟在李美臻的嘴里,那里是第一案发现场。

    “也不用去这么多人,这样吧……李叔叔和天茹跟我去就好。杜先生你们就留在派出所,如果有什么事情,赶紧电话联系。”

    “那也好。董事长,那就麻烦你了。”杜泉真挚地说道。

    “大家都是自己人,有什么麻烦不麻烦的,我还指望美臻挑大梁呢,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出这种事。”张禹也是诚挚地说道。

    当下,张禹就和元天茹,以及李美臻的父亲一起离开派出所,朝李美臻居住的小区赶去。

    到了楼下,门是锁着的,必须用钥匙才能打开,没有钥匙的人,只能通过对讲机,请楼上的亲朋开门。李父有儿子家的钥匙,他掏出钥匙开门,三人进到楼道。

    这里是小高层建筑,可高档小区就是高档小区,别看只有六层,也装置了电梯。

    他们乘坐电梯上楼,来到李美臻的家门口。房门是开着的,三人互相看了一眼,便走了进去。家里十分干净,从大客厅就能看出来,似乎并没有被人翻过的痕迹。这也是业主们都走电梯,小区内又严格封闭,所以外人也进不来。

    李美臻的家是大h户型,站在客厅里,张禹感觉不到什么。他也没有询问李美臻住在哪个屋,只是信步朝里面走去。

    来到左边的卧室,房门是敞开的,能够看到里面有衣柜和床。床上的被子,是散落在地上,张禹开口说道:“这里应该就是李美臻的卧室了吧。”

    “是的。”李父说道。

    张禹跨步而入,才一只脚跨进去,他随即就能感觉到,这里面有阵法的气息。

    跟在后面的元天茹和李父也要进门,可不等二人进来,张禹立刻说道:“等等!你们两个就不要进来了!”

    “怎么了?”李父不解地问道。

    “这里面有点不对劲,别出什么事,我自己一个人看看就好。”张禹说道。

    “那、那好吧……”李父也不明白,到底哪里不对劲,可张禹既然这么说,他只能支吾的答应。

    元天茹好奇地瞧着卧室,却也没有看出,到底哪不对劲。

    张禹缓缓地朝卧室中间走去,人已经是小心戒备,一旦有什么异常,金钱随时都会出现在掌中。他毕竟眼睛,用心眼感受起这里的气息。

    不消片刻,他旋即就发现,在卧室的上方,悬浮这一个金灿灿的人。确切的说,这应该是背靠背的两个人,虽然这两个人的身上散发着金光,可其中一个人的脸上是黑色的,看不出面目;另外一个则是白色的,同样也看不出面目。
来快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