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57章 奔跑吧!李美臻!


    “洁洁,是不是遇到了什么不开心的事儿……”张禹再次柔声说道。

    “没有……”萧洁洁低声说道。

    但是张禹多少能够听出来,萧洁洁的声音有点哽咽。

    张禹回想了一下,之前吃饭时候的场景,因为是方彤的父母到场,主角自然是这一家三口。萧洁洁吃的好像不多,而且也没说过什么话。

    “要是没有,你现在怎么会这个样子……”张禹双手一起抱住了萧洁洁的肩头,柔声说道:“洁洁,别只是趴着……”

    “没事的,今晚我想趴着睡觉……”萧洁洁楚楚可怜地说道。

    “就算是趴着睡觉,也得tuō yī服啊,要不然多不舒服……”张禹又温柔地说道。

    “我不要……”萧洁洁小声说道。

    看着萧洁洁这般样子,张禹更加担心了。

    琢磨了一下,白日里萧洁洁还挺高兴的,也就是方彤的父母到来之后,萧洁洁就没有什么话了,晚上更是如此。

    一时间,张禹似乎想明白了一些,再次柔声说道:“洁洁,你是不是想萧叔叔了……”

    “哇……”这话一出口,萧洁洁一下子哭出声来。

    她跟着翻过身子,猛地抬起双臂,直接将张禹紧紧地抱住。

    萧洁洁的年纪比方彤大不了多少,今天方彤的父母过来,就好像双方家长见面一样。可是萧洁洁呢,已经无父无母,她感同深处,心里哪能好受。她没有去送方彤的父母,在别人出门的时候,她就上楼,在房间里哭了起来。

    张禹回房,她担心被张禹看到,所以才这般样子。现在被张禹说破,让她再也无法抑制心中的悲伤。

    张禹也紧紧地将萧洁洁抱住,等过了几分钟,萧洁洁的哭声转为抽泣,他才柔声安慰道:“洁洁,我们都是一家人,我的父母,也是我的父母,我更加会一辈子保护在你的身边,好好照顾你的。”

    “嗯……”萧洁洁轻轻应了一声,通常在这种情况下,男人这种承诺,最能打动女人的芳心。

    萧洁洁轻轻张开小嘴,跟着便堵住了张禹的嘴唇。

    过来一会,两个人便在床上翻滚起来。房间内十分安静,这让二人轻微的喘息,听起来十分的清楚。

    蓦地里,萧洁洁压到张禹的身上,她情难自禁伸手去解自己的衣扣。

    虽然是冬天,可作为一个爱美的女生,萧洁洁穿的并不多。外面只是一件职业女性穿的翻领粉西装,里面是一件白色的大翻领衬衫。当衬衫接下之时,就露出里面那白色的文胸。文胸虽大,似乎也无法承载里面那膨胀的硕果。

    张禹自然不止一次看到过这个,甚至还经常亲密接触。可作为一个正常男人,再次看到之时,却也难免会出现正常的反应。

    萧洁洁似乎能够感觉到张禹的反应,她重重地喘息,又是羞臊,又是有点激动地说道:“今晚……你……我……”

    她好像难以开口,但她的意思,估计任谁都能听得明白。她的一双手,慢吞吞的伸向后背,轻巧地解开这里的束缚。

    张禹的喘息也有点重,他知道这一天,始终都会到来。今天晚上,看着脸上还有泪痕的萧洁洁,他实在是难以拒绝。

    很快,萧洁洁的身子又一次压到张禹的身上,不过这一次,已经不单单是嘴对嘴,她的手更是去解张禹的衣扣。

    二人的衣裤甩的到处都是,“啪”地一声,卧室里的灯灭了。

    这是萧洁洁给关掉的,实在是太过紧张,羞臊的心让她不敢直接面对张禹。

    黑暗之中,断断续续的会发出诱人的声音。终于,萧洁洁结结巴巴地说道:“你……你轻点……”

    辉金小区。

    这里面都是一些小高层的房子,房子没有90平以下的,属于镇南区内相当不错的小区。

    李美臻就住在这里,他今天的心情很好,自己终于有施展才华的舞台,而且自己和元天茹的事儿,基本上也差不多可以定下来了。

    他躺在床上,美滋滋的睡大觉。到了早上天一亮,生物钟习惯性的响起,他也睁开眼睛。

    只一睁眼,他突然发现,床边站着三个人。他仔细一瞧,是三个彪形大汉。

    “你们是谁?”一见到家里有人,还是三个凶神恶煞的人,李美臻吓了一跳。

    “你终于醒了!”中间的那个汉子冷冷地说道:“我们老板说了,你已经没有价值了,元xiao jie是我们老板的人,你现在可以去死了!”

    汉子说完,直接从背后抄出来一把砍刀。另外两个汉子,也露出冷笑,从背后抄出砍刀。

    “你们老板……你们老板是谁……”李美臻紧张地叫道。

    说这话的时候,他已经坐了起来。

    “这个就不需要你管了!”中间那汉子说着,抬手一刀,就朝李美臻砍去。

    李美臻下意识的往旁边一滚,摔到了床下。但他知道,自己现在必须逃跑,绝不能让对方给活活砍死。

    他也不管自己的身上只穿着背心,就连滚带爬的朝门口奔去。

    他的速度很快,几步冲出卧室,来到家门口,将房门打开,抢了出去。

    “你别跑!”“你别跑!”“站住!”……

    他一边往楼下跑,还能真切的听到汉子们的叫喊声。他哪敢站住,是拔腿急奔。

    跑到楼下,李美臻清楚,保卫室里有保安,所以他直接朝保卫室的方向跑。

    “站住!”“站住!”“别跑!要不然老子砍死你!”……

    背后的喊叫声依然响起,李美臻都不敢回头去看,只是心中暗说,难道站住就不会被砍死么。

    李美臻一边跑一边大喊起来,“救命啊!救命啊!有人砍人!”

    还真别说,大清早的,小区里还真有那晨运的老头在公共健身器材那里锻炼。

    老头看到李美臻只穿nèi kù的奔跑,一个劲的喊救命,难免朝李美臻的背后看去。可是,他根本没看到半个人影,这让老头有点纳闷,也没人追他啊。

    “救命啊,救命啊,大爷,快报警……”李美臻倒也看到了老头,嘴里大喊起来,脚步却不敢停下。

    他继续撒腿狂奔,一直来到小区门口的保卫室。他冲着保卫室大喊起来,“救命啊!救命啊!”

    保卫室有窗户,透过窗户,李美臻没有看到身穿zhì fú的保安,却是看到两个两个拎着砍刀的大汉。大汉似乎看到了他,朝他露出嗜人的冷笑。
来快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