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20章 窟窿


    华信银行,镇南支行。

    在行长的办公室内,银行行长邱纲宗坐在老板台后,他一边抽烟,一边皱眉。

    苏雅莲违规贷款的事情,让他头大如斗。这件事,总行方面知道,估计用不了多久就会追责。这么大个窟窿,肯定是要有人背黑锅的,自己行长这个位置,怕是坐不稳。

    “铃铃铃……”

    这时,邱纲宗桌上的办公电话响了起来。

    他抓起电话,说道:“喂。”

    电话里随即响起一个女人的声音,“行长,刚刚来了两个人,说是找您有重要的事情商量。”

    “什么人?”邱纲宗问道。

    “说是戚氏集团的戚桐辉先生和戚武宣先生。”女人说道。

    “戚氏集团的……”邱纲宗沉吟一声,说道:“请他们两位进来。”

    “好的。”女人说道。

    邱纲宗挂了电话,心中不禁满是狐疑。

    虽说他不知道戚家和无当集团摊牌的事情,但他却也听说了,戚氏家族正在收购无当集团。

    现在银行内部有点乱,他也遇到了dà má烦,戚家却在这个节骨眼上登门拜访,多多少少有点叫人好奇。

    不大功夫,门外响起了敲门声,“当当当……”

    “请进。”邱纲宗直接说道。

    房门打开,一个身穿职业装的女人率先进门,在她的身后,自然是跟着戚桐辉、戚武宣父子。

    女人一进来,直接介绍道:“行长,这两位就是戚氏集团的戚桐辉先生和戚武宣先生了。”

    “邱行长你好。”“邱行长你好。”戚桐辉和戚武宣客气地打起招呼。

    邱纲宗也站了起来,绕过老板台,温和地说道:“两位戚先生好,请这边坐。”

    办公室内有会客的沙发,邱纲宗请二人到这边就坐,随后让女人倒茶。

    女人端茶倒水,忙乎完了,这才退下,办公室内只剩下他们三个。

    寒暄了一会,邱纲宗说道:“两位戚先生光临鄙行,不知道是要洽谈哪方面的业余?”

    戚武宣也不含糊,说道:“听说之前苏雅莲行长违规贷款给一家真发展投资公司购买了无当集团的股份。现在这些股份,好像已经被冻结,不知道具体情况如何?”

    邱纲宗对于整件事并不清楚,他虽然也被请到廉政督察局,但也只是了解一下情况,昨天请去,当天就出来了。廉政督察局只是问他,自然不会把详情告诉他。

    听了这话,邱纲宗迟疑了一下,说道:“戚先生果然消息灵通,这些股份已经作为物证被冻结。”

    说话的时候,邱纲宗的眼睛一直盯着戚武宣的眼睛,想要从中看出一些端倪。

    戚武宣神情自若,微笑着说道:“这倒也是正常,估计过段时间,这些股份就会被解冻,由银行进行拍卖。按照无当集团的资产,这笔钱卖上八十几亿,应该不成问题。”

    “呃……差不多吧……”邱纲宗看出戚武宣话里有话,便敷衍了一句,想要看看戚武宣接下来怎么说。

    戚武宣跟着说道:“如果只卖八十几亿,银行方面应该会蒙受不小的损失,怕是很多人还要受到牵连。我们戚家有意出140亿买下这笔股份,不知道邱行长觉得怎么样……”

    “140亿……”邱纲宗明显愣了一下,随即便能够确定,戚家想要吞掉无当集团的事情,确实是真的。这个价位,绝对是能够弥补银行方面的损失,甚至还能让银行有小小的收益。邱纲宗微微点头,说道:“戚先生如果想买,那我们银行自然是没有问题。”

    “那什么时候交易?”戚武宣说道。

    “戚先生也知道,股份正被冻结,是由我们银行和廉政督察局共同冻结的。想要解冻,估计要在一个月之后。”邱纲宗说道。

    “一个月之后……”戚武宣摇了摇头,说道:“这笔股份,今天值140亿,一个月后,就只能值80几亿了……”

    “这个……”邱纲宗心下明白,戚家看来是着急要这笔股份,他为难地说道:“可是现在,股份冻结,我们银行也没法出售。”

    “那就得看邱行长是否有心出售了。如果现在出售,银行方面应该不会有什么损失,苏雅莲违规贷出去的钱,大体上差不多也是这个数。140亿,足够将账面抹平。如果邱行长不打算现在卖,那这个窟窿,在一个月之后,只能是银行自己背了。”戚武宣淡定地说道。

    “我……”邱纲宗这下真的为难了,他看得出来,戚武宣说的是真的,同样他也明白,戚家急需要用的时候,这股份才值钱,当人家不需要的时候,股份就不值钱了。更为重要的是,如果窟窿无法填上,自己肯定是要背黑锅的,这个银行行长就不用干了。若是能够抹平这笔账,那想要保住位置,还是比较容易运作的。

    迟疑了一下,邱纲宗认为,戚武宣既然现在能来买,肯定是有法子的。他随即说道:“戚先生,不是我不想卖,我是真的想要以140亿的价格卖掉这笔股份,抹平这笔账,挽回银行的损失。无奈股份正被冻结,哪怕银行同意,廉政督察局也不会同意。毕竟,这是物证。”

    “物证……”戚武宣轻笑一声,说道:“此案基本上已经铁证如山,所谓的物证,应该也就是这么回事。银行的钱,也是国家的钱,银行现在能够挽回损失,就是国家能够挽回损失。我就不信,廉政督察局和市里的领导能够坐视国家一下子损失几十亿而不管。到时候,这个黑锅,我相信他们也不愿意背吧。”

    “说的也是……”邱纲宗点了点头,戚武宣的话,他认为很有道理。这可不是小数,五十多个亿的差价呢。日后这笔股份拿出来拍卖,肯定卖不出来140亿这个价位,因为没人会花这么多钱,只为了到无当集团当个空头股东。

    “邱行长若是觉得可行,我认为不妨和贵行上面的领导沟通一下,我相信,应该不会有问题。到时候,以贵行名义出面,跟市里的领导进行洽谈,我相信市领导也不会置之不理。”戚武宣趁热打铁地说道。

    “那好,我等会就打电话给镇海分行的领导。”邱纲宗点头说道。

    戚武宣哪有心思等,直接说道:“我看也不要等会了,还是现在就打电话问问,行的话,我们家就准备钱。不行的话,我们拍屁股就走。”

    “那……好吧……”邱纲宗说道。
来快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