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17章 放人


    “耍liu氓呢!别碰我!”鲍佳音说着,双臂一用力,挣开了孟星儿的胳膊。

    当然,这也是因为孟星儿没有用力,否则的话,鲍佳音怎么可能挣脱。

    孟星儿也不生气,又继续调笑起来,“还难为情了,是不是这里要留给某人来摸啊……”

    “让他做梦去吧!”鲍佳音故意气鼓鼓地说道。

    “这是又不怪我和月婵,是张禹说不让告诉你的,说是这样的话,才能演的逼真。你现在跟我和月婵置什么气,要发火的话,也得找他啊……你说说,你午不吃饭,晚不吃饭,肚子是你自己的,饿出胃病,多不值得……”孟星儿又是柔媚地说道。

    “我乐意!”鲍佳音还在耍性子。

    “你要硬是不吃饭,那我也没办法。不过么,等过两天张禹手头的事儿忙完了,我给他打电话,把他喊过来,好好的收拾他。你要是想要找他发火,估计也得等个两三天,如果你一直这么饿着,等他来了,不知道你还有没有力气掐死他……我反正是打算让他知道知道厉害,起码两三天不能让他合眼,至于你么,我可不管了……反正饭菜现在应该是热乎的……”孟星儿又故意说道。

    “哼!”鲍佳音重重地哼了一声,说道:“张禹这个王八蛋,让我出去耍猴戏,等他来了,看我不狠狠地修理他!你这话说得对,要是饿的没力气,到时候怎么收拾他!行,我现在去吃饭!”

    说完,早饿的前心贴后背的鲍佳音一下子从椅子跳了起来。

    女人么,有的时候总是需要找个台阶下。

    第二天,午十一点。

    市廉政督察局褚臻焕的办公室内,在他的办公桌,仍然放着一叠笔录。

    这和昨天的不同,这已经是第三次审讯的笔录了,对于有些重要案犯,甚至达到了第五次。

    今天笔录的内容,明显要昨天的更加深入,不少案犯都供认不讳。

    褚臻焕看着一份份笔录,十分的满意。“铃铃铃……”在这时,他桌的办公电话响了起来。

    褚臻焕立刻拿起电话接听,说道:“喂,你好。”

    “臻焕,是我。”电话里响起一个长者的声音。

    “邹局,你找我有什么事?”褚臻焕马听了出来,电话里的人是他们廉政督察局的局长邹光世。

    邹光世说道:“你来我办公室一下,我有事情要和你说。”

    “好。”褚臻焕答应一声,挂了电话。

    他出了自己的办公室,副局长办公室和局长办公室是在同一楼层。邹光世的办公室是在走廊的把头。

    褚臻焕来到邹光世的房门口敲了敲门,里面随即响起邹光世的声音,“请进。”

    褚臻焕拧开房门,跨步而入。

    廉政督察局的领导办公室都不大,褚臻焕的也二十平左右,邹光世的他大点有限。此刻的邹光世,正坐在沙发那里,褚臻焕一看到邹光世,立刻打起招呼,“邹局。”

    “臻焕,不必客气,过来坐。”邹光世微笑着说道。

    褚臻焕走到邹光世斜侧方的沙发那里坐下,说道:“找我什么事?”

    “刚刚市长打来电话,他对咱们这次的暗箭行动十分满意,希望能够尽快审清查明,做到不要有一个漏之鱼。”邹光世说道。

    “这点放心好了,我保证会将对方一打尽。”褚臻焕说道。

    “你办事,市领导和我都是十分放心的。”邹光世点了点头,又行说道:“市长另外还提到了戚武宣,他询问戚武宣情况如何?是否和本案有关,如果有关的话,会通知南都方面,免去戚武宣在南都议会的一切职务。”

    “有关倒是有一点点的关系,但是目前来看,并不重要,没到免去戚武宣议会职务的时候。目前来说,只能是继续调查。”褚臻焕说道。

    想要免掉戚武宣在南都议会的一切职务,那必须得是证据确凿,戚武宣这点事,顶多是商业竞争,苏雅莲的案子,跟他没有直接关系,毕竟戚武宣也没指使苏雅莲违规贷款。

    再者说,苏雅莲是厉君傲的小姨子,岂是戚武宣能够指使动的。

    “关于戚武宣的笔录,之前的两份,我已经都看过了,几乎没有任何出入。他的问题,确实也不严重,一直扣留在咱们这里,多少有点说不过去。戚家这么大的集团,声誉很重要,外面的风言风语,肯定也会影响到人家的生意。我认为,不如扣押他的证件,让他无法出境。人么……让他先回去吧……继续调查时,如果发现他和本案有关,大可以让人把他给抓回来,谅他也不敢跑了……”邹光世说道。

    褚臻焕明白,这肯定是面的意思。

    戚家在国内商业领域颇有声望,而且在经济建设也出过力,戚武宣要是真的跟案子有关,没有人会替他说话,算有人说了,那也不好使。可是人家没有触犯法律,廉政督察局给人关起来,多多少少有点不太好。当然,这也是时间短,若是时间长了,对于戚家的声誉确实是有影响的,对于戚家的生意,同样也有影响。

    要知道,被廉政督察局给抓了,那是一个信号。商业领域必然会有猜测,不免会有人担心,戚家会此垮掉。如果这个时候,有什么投资、合作等项目,谁还敢继续跟戚家谈,势必会进行观望。

    褚臻焕自然也清楚这个道理,迟疑了片刻,他点了点头,说道:“邹局说的也是,目前戚武宣的情况来看,一直关着确实不太好,对戚家也有一定的影响。那这样,我现在让他给家里打电话,把他的相关证件全都交到廉政督察局,然后把人给带走。”

    “嗯。”邹光世点了点头。

    二人接着又随便聊了几句,说了说案情,褚臻焕这才出了邹光世的办公室。

    他回到自己的办公室,打电话给负责审讯戚武宣的人,命令把戚武宣的电话还给戚武宣,让戚武宣通知家里,交了戚武宣的证件之后,把戚武宣领走。

    挂了电话,褚臻焕琢磨了一下,拿起手机,拨了张禹的电话号码。

    电话响了好几声才接通,里面响起张禹还没睡清醒的声音,“喂,您好。”
来快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