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11章 这里不是警局,没有见律师的说法


    “你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你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元聚诚和杜泉分别给元天茹、李美臻打了电话,结果可好,手机里面只是传出这样的声音。

    “关机了。”“大白天的,怎么还关机了。”两个人都皱了皱眉。

    随后,元聚诚看向戚桐辉,有点尴尬地说道:“天茹的电话关机了。”

    “美臻的也关机了,连续不上。”杜泉跟着说道。

    “你们俩跟我演戏呢?”戚桐辉盯着二人说道。

    “怎么可能是演戏呢……戚先生,我是真的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元聚诚委屈地说道。

    “我也不知道……”杜泉也满是无辜地说道。

    “你们俩都说不知道,那我问问你俩,你们俩今天为什么不去无当集团,反倒是让他们俩去。”戚桐辉冷冷地说道。

    “天茹说,想要为戚家出点力,给戚总留下一个好印象。我觉得她说的有道理,就把股份委托给她,让她去了。”元聚诚赶紧说道。

    杜泉也是如实说道:“美臻也是这么说的,说是跟戚xiao jie谈恋爱,理应亲自为戚家做点事。也觉得有道理,就把股份委托给他了……对了,怎么不见戚总呢……”

    这都说了半天了,杜泉才发现,戚武宣竟然不在。

    “他么的!”一听这话,戚桐辉更是窝火,忍不住爆了粗口。他跟着说道:“看来这都是张禹这小子搞的鬼!”

    说完,他不禁咬了咬牙。

    杜泉和元聚诚都是一愣,错愕地说道:“张禹……”“他不是死了吗?”

    “他在股东大会上突然冒了出来……”戚桐辉又是咬着牙说道:“这小子一直躲在暗处,耍花招算计咱们!”

    他指了指杜泉和元聚诚二人,说道:“我现在先相信你们俩说的是真的,确实不知情。但是这件事,你们两个回头必须要给我一个交代!”

    “放心,我回去之后,一定质问这个丫头!”“我也是,我回去之后,一定解除委托,全力支持戚先生!”元聚诚和杜泉赶紧郑重地说道。

    戚桐辉点了点头,他急匆匆的让二人来,就是想问问,到底是怎么回事。看得出来,二人应该是真的不知情,那显然并不是他俩反水,而是元天茹和李美臻的事情。戚桐辉现在还用得上二人,所以不打算翻脸,需要好好安抚,一切事情,都要等拿下无当集团再说。戚桐辉说道:“这就好,咱们之间,相互扶持,这样才能更进一步,创造辉煌。三位匆匆赶来,想必还没吃午饭吧。这样,咱们一起先去吃点饭。”

    “好。”“我还真没吃饭呢。”

    当下,戚桐辉就领着元聚诚、杜泉、许长兴一起去宴会厅吃饭。

    吃过午饭,又送三人离开,跟着才前面父亲所居住的别墅。

    到了地方,负责开门的是迟秘书,客套了两句,得知老爷子正在书房,戚桐辉一个人上楼。

    来到书房,戚光正坐在椅子上喝茶呢,戚桐辉赶紧问好,在父亲旁边的椅子上坐下。

    他刚要跟戚光汇报今天的事情,不料戚老爷子先行开口说道:“元聚诚他们走了。”

    “走了。”戚桐辉连忙点头说道。

    “情况怎么样?他们是怎么个说法……”戚光又行说道。

    戚桐辉明显愣了一下,说道:“父亲,您知道了。”

    “这么大的事情,我怎么可能不知道。”戚光说道。

    “按照元聚诚和杜泉的说法,这件事他们二人并不知情,全是元天茹和李美臻擅自做主。这个李美臻,简直是吃里扒外,往父亲如此看重他,不在乎他的出身,他竟然还敢勾结张禹,胳膊肘往外拐!”戚桐辉愤愤地说道。

    戚光倒是显得十分沉着,他点了点头,说道:“他俩不知情就好。这件事,暂时不要追究他们,一切等拿下无当集团之后再说。”

    “这个我明白。”戚桐辉马上点头。

    “武宣的情况怎么样了?”戚光又问道。

    “我已经让人去廉政督察局打听了,可没有半点消息。”戚桐辉说道。

    “这个苏雅莲,到底犯了什么事,惹出这么大的麻烦……”戚光皱眉说道。

    “具体是什么事,咱们这边还不清楚……不过武宣肯定不会牵扯其中……我现在只是在担心,若是武宣一直扣在廉政督察局,等一周之后,萧洁洁的委托过期,对咱们十分的不利……李美臻和元天茹能够反水一次,就有可能反水第二次……所以,咱们必须得让武宣尽快出来,绝不能拖延太久……”戚桐辉说到最后,显得比较着急。

    “确实如此,绝对不能令委托失效,否则的话,胜负就难说了……”戚光迟疑了一下,说道:“看来这一次,我得豁上我的老脸,去把人给尽快给要出来了……”

    “有父亲亲自出马,想来是没有问题。只是听说,廉政督察局的那个褚臻焕很不好说话,他们连苏雅莲都敢查,怕是不会那么容易。”戚桐辉有点担心地说道。

    “咱们武宣又没有犯法,我就不信他们敢一直扣着,这跟好不好说话有什么关系。今天晚上,武宣要是不回来,我明天就去市zhèng fǔ要人!”戚光严肃地说道。

    戚家能够有这样的实力,那也不是吹出来的,官面上也是有朋友的。孙子被抓,而且并不属于案犯,只是协助调查,要是一直被关着,总得有个说法吧。

    廉政督察局,副局长办公室。

    褚臻焕坐在办公桌后,他的面前放着一叠笔录,这是第一次审讯,问出来的笔录。

    他慢慢的观看,这时候,门外响起了敲门声,“当当当……”

    “请进。”褚臻焕说道。

    “咔”地一声,房门打开,秦羽从外面走了进来。

    他顺手关门,然后走到褚臻焕的办公桌前,礼貌地说道:“局长,我来了,您找我有什么事?”

    “今天的事情,邹局已经跟市领导汇报过来。市领导已经在第一时间联系了眉市方面,现在咱们这边,可以过去联同眉市的廉政督察局和警方一起行动,前往鸡鸣山九阳观逮捕那个鹤云道长。这件事,就由你负责,我这边已经联系了国安,国安方面会派出六个人,跟你一起前去。下午三点,你们就出发,前往眉市!”褚臻焕正色地说道。

    “是,局长!”
来快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