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04章 姐夫


    褚臻焕等人眼瞧着苏雅莲zì shā,厉君傲抱着苏雅莲上车,这种情况下,谁也不能再去阻拦。

    不过,正如厉君傲所说,自己去抓人去吧。

    褚臻焕直接转头看向秦羽,认真地说道:“立刻fēng suǒ xiāo息,这里的事情,任何人不许泄露出去!”

    他跟着又看向镇南区的督查们,说道:“你们也是一样!”

    “知道。”“知道。”“知道。”……在场的所有人纷纷点头答应。

    褚臻焕随即一挥手,说道:“走!”

    说完,他立刻朝自己的指挥车走去。

    上车之后,他就掏出手机,拨了一个电话hào码。

    毕竟,这边的情况需要进行汇报,而眉市又不在镇海周边,乃是在天府省。两地隔着这么远,想要办案,并不容易,必须需要上面进行沟通之后,才能调集人手去抓人。

    再说厉君傲,他坐在奥迪车的后排,怀里还抱着苏雅莲。唐明宇和司机已经上车,司机只管踩着油门,飞快的赶往医院。

    “雅莲……你坚持住……一定要坚持住……”厉君傲看着怀里的苏雅莲,看着那苍白的脸色,以及那流下的泪水,厉君傲也不禁落下眼泪。

    眼泪滴到苏雅莲的脸上,可以说,厉君傲打从记事那天起,好像就没流过眼泪。连他自己似乎都记不清,自己上次流泪是在什么时候。

    “姐夫……你哭了……”苏雅莲有些哽咽地说道:“我是第一次看到你哭……”

    “你怎么这么傻,为什么要zì shā……”厉君傲心痛地说道。

    “我不能连累你……我死了,要不活着好……”苏雅莲苦笑一声。

    “我不准你死!我要你活着!”厉君傲哭着大声说道。

    “姐夫,有的时候,人死了……反而是一种解脱……”苏雅莲楚楚可怜地说道:“姐夫,你知道么,自从我第一次见到你,我就喜欢上了你……那个时候,我还在读大学……你知道么,我是那么的嫉妒姐姐,我多么希望能够嫁给你的人是我……我的道术,就是在成市读大学的时候学的,师父说……我只能跟她修道,日后才能得到你的心……从那之后,我仿佛就走上了一条不归路,我做了好多错事……姐夫,对不起……”

    听了苏雅莲的话,厉君傲不由得一阵痛心,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安慰苏雅莲,只能哭着说道:“不要说了……不要说了……你要活着……你要好好活着……”

    “不……”苏雅莲在厉君傲的怀中轻轻摇头,苦涩地说道:“我罪孽深重,我也不想坐牢……我不要让人知道,你有一个坐牢的小姨子……姐夫……”

    说到这里,苏雅莲无力地抬手来,触摸到厉君傲的脸颊上,她又断断续续地说道:“你知道么,我多么想有一天,能够这样让你抱着……摸摸你的脸……你平常总是一副严肃的样子……总是拒人于千里之外……今天,我的梦想终于实现了……我就算是死,也不会再有遗憾……”

    “雅莲,你别这么说……”这一刻,厉君傲的眼泪更是无法控制,如同断了线的珍珠一般,落在苏雅莲的脸上。

    “我多么希望……能够嫁给你的人是我……如果有来生……我一定要做你的妻子……我不要再叫你……姐夫……”

    苏雅莲的话说到这里,她那放在厉君傲脸颊上的手,突然垂落下去。那刚刚还睁着的眸子,缓缓地闭上,也就在她合上眼帘的前一秒,她的眼眸中流露出幸福与满足之色。仿佛自己的人生,已经没了遗憾。

    “雅莲!”厉君傲看到苏雅莲闭上眼睛,嘴里爆发出疯狂的吼声。他跟着开始猛烈的摇晃苏雅莲的肩膀,嘴里不停地叫道:“你不要睡!你不要睡!你给我醒醒!你给我醒过来!”

    但是,他的叫喊显然是徒劳的,苏雅莲没有半点反应。

    坐在副驾驶的唐明宇,身子都在发抖,他有心安慰厉君傲两句,却哪里敢张嘴。

    开车的司机也突然有一种莫名的紧张,握着方向盘的手,掌心已经满是汗水。

    无当集团。

    会议室内,在戚武宣和赵大发被带走之后,其他的人仍然留在这里。会议室的门已经被关上,而众人的目光,此刻已经都集中在张禹的身上。

    突兀的变化,实在叫人始料不及。任谁也不会想到,警察和廉政督察局的人会突然到场,戚武宣所谓的摊牌,竟然成了一场闹剧。

    不过,也正是如此,在场很多人的眼中,都流露出钦佩的目光。

    元天茹看着张禹,她忍不住在心中说道:“看来我的选择没有错!这一局,张禹应该是赢了,我也赢了。”

    想到这里,她不由得转头看向身边坐着的李美臻。

    李美臻正好也转头看向她,二人四目相对,李美臻的脸上露出温情的微笑。

    这一局,他是在用生命作为赌注,原本以为一定会输,但为了元天茹,他无怨无悔。但没有想到,张禹竟然赢了。

    虽说戚武宣的股份还是多余张禹这边,可李美臻清楚,萧洁洁手里的股份,只不过是暂时委托给戚武宣。等过了委托期,自然会回到萧洁洁的手里。此消彼长之下,获胜的人肯定还是张禹。

    “张禹哥哥,你终于回来了,担心死我了……看到你回来,一切就都好了,那些坏人,都得倒霉……”这时,方丫头兴奋地说道。

    张禹微微一笑,说道:“让你们担心了。”

    “我说张兄弟,你这也太叫人担心了,神出鬼没的……不过说真的,因为这件事,给我和我妈、我哥急成什么样。还是我爹了解你,昨天还有心情唱京剧呢,说你其实早就回到镇海了……今天一定能唱出好戏……现在看好,真是一点没错……”这次开口说话的是蒋雨震,说到最后,都不忍不住高兴的大笑起来,“哈哈哈哈……”

    “原来你早就回镇海了……”方彤惊诧地说道。

    还是骆晨比较细心,她看了眼元天茹和李美臻,然后笑着说道:“你看现在这个局势,能是假的么。要不然,元xiao jie和李先生,怎么会突然帮咱们。”

    “这倒也是。”方彤马上点头,跟着说道:“不过张禹哥哥,你怎么也不通知我们一声,害得我替你干着急。”

    “他这根本就是故意的,让大伙替他演猴戏呢!”蓦地里,萧洁洁来了这么一句。

    紧接着,她就站起身来,朝门口走去。她的脚步很快,转眼就出了会议室。

    没等众人反应过来,“哐”地一声,会议室的门被她重重地摔上。
来快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