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02章 没门


    唐明宇畏惧厉君傲,在跟褚臻焕阐明立场之后,立刻朝手下人做了一个手势,这就要将苏雅莲给带走。

    褚臻焕哪能让他把人给带走了,直接说道:“等等!”

    唐明宇现在是在夹缝中生存,他没敢乱动,看向厉君傲。唐明宇的手下们也都看明白了,这种事情,必须要小心谨慎,不能冲动,否则肯定惹麻烦。

    “怎么了?”厉君傲注视着褚臻焕,沉声说道。

    “厉区长你说的没错,事情是发生在镇南区,你是镇南区的第一责任人,由你把人给带走,倒也没有问题。可厉区长你也要知道,市zhèng fǔ和市廉政督察局同样坐落于镇南区,这件案子本身我们局就盯着很久,今天才彻底收网。所有的案犯,已经被羁押,就剩下苏雅莲一个人,而且她还是本案的重要嫌烦……”褚臻焕的声音,显得是语重心长,“如果现在厉区长一时意气用事,将苏雅莲给带走,你可知道后果是什么?”

    “什么后果?”厉君傲强硬地说道。

    “谁都知道,苏雅莲是你的小姨子,你是苏雅莲的姐夫。我们在缉拿人犯的过程中,你突然出现,将人给带走,不管审讯的结果如何,那也是无私有弊。所以,我希望厉区长能把人交给我,我一定会给苏行长一个公正的结果,同样也会给厉区长一个公正的结果。”褚臻焕认真地说道。

    “笑话!”厉君傲不屑地说道:“什么叫我突然出现,将人给带走!”

    说着,厉君傲指了指褚臻焕,以及褚臻焕的那些手下,接着说道:“就凭你的那些人,若是我不到,人早就跑了!现在你竟然好意思跟我说这种话!”

    “呃……”听了这话,褚臻焕不由得一阵尴尬。

    其实不仅仅是他,褚臻焕的那些手下面,也都一阵脸热。毕竟谁都清楚,若不是厉君傲带着人赶到,若不是厉君傲亲自出马,苏雅莲已经跑没影了。

    但褚臻焕还是正色地说道:“厉区长所言没错,这件事我一定会写入报告之中。可是……以苏雅莲的身份,确实不适合你来审……其中道理,厉区长不会不明白,难道说……厉区长你真的要拿你的前途开玩笑么……”

    “我厉君傲早就说过,不管是什么人,敢在镇南区生出是非,那就是跟我厉君傲为敌。林场的事情,还有兴业矿产集团的事情,以及不久前拍卖的矿山,难道你以为我就一点也不知道吗?告诉你吧,王家驹之所以会暗箱操作,根本就是我授意他的,目的就是为了引出买走矿山的人!早在拍卖之初,王家驹就来找过我,说明情况,我这才叫他将计就计!在雄鹿矿产开发公司和真发展投资公司浮出水面之时,我就叫人暗中调查,结果发现,这其中跟苏雅莲有着不可分割的关系。是以,我今天才来抓人,想要将一切审个明白。褚局长……事情都发生在我的镇南区,哪怕是苏雅莲触犯国法,我厉君傲也会亲自将她送上法庭!所谓清者自清,我厉君傲从来不怕旁人的非议!”厉君傲毫不示弱,看得出来,他是不会退让半步的。

    褚臻焕听了这番话,不由得暗吸一口凉气,实在是没想到,厉君傲知道的可一点也不少。这么看的话,厉君傲确实也一直在进行调查。

    他随即又想到,上次秦羽的汇报,说另外还有一拨人在监视王辞。从黑胖子等人被一网打尽来看,监视王辞的人,绝对不会是黑胖子一伙的。既然厉君傲知道此事,可想而知,那另外一拨监视王辞的人,肯定是厉君傲的人了。

    对于厉君傲的能量,褚臻焕是清楚的,镇南区一把手能是白给的么?尤其是对方的反侦察能力,在暴露之后,立刻剪断了一切信hào,令秦羽那边无法继续追踪下去。从这一点也能看出来,这不是黑涩会的手段,而是官方,甚至军方的手段。

    褚臻焕点了点头,又苦口婆心地说道:“厉区长既然都知道,那就更加应该把人交给我了。这样一来,厉区长可以省去很多麻烦,市领导也一定会记住,厉区长在这件案子上fǎ *gōng绩。”

    他这话说的十分明白,厉君傲如果一定插手这个案子,就会让人认为,这里面肯定有隐情。苏雅莲能把事情弄得这么大,背后要是没有人支持,肯定是不可能的。而事情都发生在镇南区,厉君傲又是苏雅莲的姐夫,任何人都会认为,厉君傲肯定是幕后黑手。

    当然,褚臻焕能够断定,厉君傲不是这种人,可是其他人呢?

    至于说,厉君傲亲自出马,将苏雅莲抓获,这里面的说法就更多了。因为谁都知道,苏雅莲要是跑了,就算厉君傲跟这事没有半毛钱关系,可出于两个人之间的关系,厉君傲的履历也会被描黑一笔。

    所以,在一定程度上,褚臻焕还是为厉君傲考虑。可以说,只有褚臻焕负责审讯,查明事实真相,才能帮厉君傲彻底洗干净。哪怕是厉君傲审出来的和褚臻焕审出来的结果是一样的,别人也会怀疑厉君傲从中搞鬼,有意洗清自己。

    “你要说的,都说完了?”厉君傲淡笑着说道。

    褚臻焕不禁皱眉,从厉君傲的态度上,他明白是什么意思。而且厉君傲一向独断,不会给任何人面子,也不会跟任何人妥协。褚臻焕只好在苦口婆心地说道:“你可莫要一意孤行,否则的话,后果可大可小。”

    “难道只有你褚局长能把案子审出来,我镇南区就审不出来了吗?我这个人一向自诩清者自清,相信我的人,自然会相信我。发生在我镇南区的案子,我自己会解决,不需要任何人插手。褚局长,你的话若是说完了,就可以走了。咱们两边在这里对峙,可是有人看着的,对我镇南区的影响很不好……”厉君傲又是沉声说道。

    苏雅莲还躺在地上,厉君傲的每一句话,都深深地印在她的心里。她明白厉君傲的意思,厉君傲是不许任何人欺负她,因为一旦被褚臻焕给带走,如果不说实话,廉政督察局方面会有很多手段让她说。

    同样,她也明白褚臻焕说的话,毕竟她可是华信银行的副行长,能混到这个位置上,绝不是单纯因为厉君傲的存在。
来快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