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59章 让他回来签合同


全本小说网 WWW.52ctf.com,最快更新驭房有术最新章节!

    黑胖子赶紧按照苏雅莲的意思,又给田伟仁打电话,让田伟仁依苏雅莲的说法,把话传达给韩业。

    挂断电话,黑胖子便焦急的等待。

    这次等了能有十分钟,电话响了起来,是田伟仁打过来的。

    黑胖子立刻接听,说道:“怎么样?他答应没有!”

    “韩业说……儿子早就被送到白眉宫了,现在就算是想要给接回来,他也得亲自去一趟白眉宫……最后表示,等到了白眉宫再说吧……”田伟仁颇为无奈地说道。

    “到了白眉宫再说!你现在就给他打电话,问他跟谁这么说话呢,是不是想死!你替我告诉他,他要是今天不签合同,老子就要了他的命!”黑胖子愤愤地叫道。

    “是、是……”田伟仁忙小心翼翼地答应。

    再说韩业,他坐着冷凌雪的车前往华侨饭店,这一路之上,他的电话是反复响起。

    打电话的人,自然都是田伟仁,说话的内容也没有别的,就是让他去签合同。

    再一次挂断田伟仁的电话,韩业愁眉苦脸地说道:“田伟仁又给我来电话了,他这次说我要是不马上回去跟他们签合同,就要了我的命。我敷衍了几句,他说让我好好考虑考虑,千万别后悔……你说,这、这怎么办啊……”

    说这话的时候,他的眼睛一直看着旁边坐的张禹。

    其实,他每一次跟田伟仁通过电话,都会向张禹诉苦。

    不用张禹说话,开车的冷凌雪就没好气地说道:“你儿子小小年纪,就敢当街打人,可谓是胆大包天!你这个当爹的,怎么胆子这么小!连你儿子都赶不上啊!咱们都报警了,你怕什么!”

    “这能一样么……这帮人可是有钱有势,肯定也杀人不眨眼啊……”韩业反驳道。

    “合着你们家就是欺软怕硬呗!”冷凌雪直接说道。

    “我……”好家伙,这句话把韩业怼的够呛,他皱着眉说道:“我不跟你说……”

    韩业又看向张禹,说道:“张总……你说这该怎么办……”

    张禹淡定地说道:“我认为冷律师说的没错,你们去警局的时候,既然已经报警了,警方就一定会重视这个案子。刚刚冷律师不是还说,警方为了抓到恐吓你的人,甚至把赵大发等人先给放了么。这说明什么,说明警察的态度,那是必须要把这伙人绳之以法的。老话讲,邪不胜正,估计用不了多久,他们就会被警方一网打尽。所以,你根本不用害怕。”

    “话是这么说,可天晓得警方什么时候能把这些人都给抓起来。”韩业担心地说道。

    “这么跟你说吧……”张禹信誓旦旦地说道:“第一,你躲进白眉宫里,那些人总不敢去白眉宫杀人放火吧。第二,他们的目的就是矿山,嘴上这么说,等矿山到手的时候,会真的杀你么。你想想,你和赵大发的官司才多长时间,真把你干掉,赵大发他们肯定是警方重点关照的对象。所以,那些人就是吓唬吓唬你,根本不可能真的动手杀你。”

    “这……这好像也有些道理……可关键在于,白眉宫那边,要是逼我签合同,才能救我儿子,我怎么办……”韩业仍然担心地说道。

    “我这不是正在帮你想办法么……你既然能拖着赵大发那边的人,自然也能拖着白眉宫的人……白眉宫也不能说,真的见死不救吧,话说回来,你儿子若是真死在白眉宫,对白眉宫的面子和声誉也有影响啊……”张禹大咧咧地说道。

    “呃……你说的好像也对……”韩业点了点头。

    “对是肯定对的,所以你根本不用担心这些……你起码是一个生意人,要是连白眉宫的道士都拖不过,那还混什么……”张禹说道。

    “行!这我明白了,我就硬着头皮拖着了……”韩业咬着牙说道。

    这座矿山,张禹肯定是要韩业卖给白眉宫的。至于说眼下出主意让韩业先拖着,那是张禹根本不怕韩业反悔。

    还有就是,自己现在也需要韩业稳住赵大发身后的那些人。只有矿山在韩业的手里,韩业才能踏实点,如果这就跟白眉宫签了合同,那韩业的心里会一点底也没有。

    来到华侨饭店的停车场,韩业给袁真人打了电话,请袁真人下来。

    袁真人与上官宁一起下楼,双方在停车场碰面,袁真人两个坐上韩业的车,冷凌雪自然是不会去白眉宫的。于是,她和张禹留下,韩业坐上自己的车,跟袁真人一起前往白眉宫。

    在他们走后,冷凌雪看向张禹,说道:“咱们现在做什么?”

    “吃饭。”张禹笑呵呵地说道:“忙活了一天,还没吃饭吧。”

    听了这话,冷凌雪的心头一暖,但她故意没好气地说道:“算你有良心,还知道我没吃饭。”

    一栋漂亮的大别墅内。

    这栋别墅的主人所饲养的宠物,明显与旁人不同,竟然饲养着一头大水牛。

    而这头大水牛并不是在院子里,而是在那奢华的大客厅里。一个身穿白色连衣裙,看起来妩媚无比的女人,正坐在大水牛的背上,她的怀里还抱着一只白色的狐狸。

    一点没错,这个女人不是别人,正是天香妖月孟星儿。此刻的她,表面上十分的淡定,看起来很是惬意,但是内心之中,却是忧心忡忡。

    上次张禹来探望夏月婵,旁人看不出来张禹的问题,她却是能够看出来的。张禹这一走,差不多好有一个月了,张禹的命只有半个月,眼下是生是死,实在是不为人知。

    “他不会有事的……他一定不会有事……”孟星儿在心中不停地嘀咕。

    大客厅内,并不止她一个人,在大沙发那里,还坐着夏月婵和鲍佳音。偌大的电视屏幕上,播放着电影,因为有孕在身,夏月婵最多也就是在院子里走走,娱乐项目也就这么点。

    鲍佳音是贴在夏月婵身边坐着的,时不时都会用手摸摸夏月婵的肚子。看起来,她对夏月婵肚子里的小宝宝很是期待。

    “铃铃铃……”

    就在这时,鲍佳音放在大茶几上的手机响了起来。

    她伸手拿起手机,这是一个陌生的电话号码,而且还是座机的号码。

    鲍佳音随即接听,说道:“喂,你好。”

    “喂,你好。请问你是鲍佳音律师吗?”电话里响起一个女人的声音。
来快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