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54章 我没男朋友


全本小说网 WWW.52ctf.com,最快更新驭房有术最新章节!

    “冷律师、张总,你们终于来了……”一听到冷凌雪的声音,韩业就立刻看向门口,嘴里激动地说道。

    “来了……”张禹轻轻点头,跟着说道:“令郎这是怎么了?怎么一进来就能听到他痛呼的声音。”

    “今天一早上就肚子疼,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张总,你快进来看看……”韩业迅速上前,抱住了张禹的胳膊,拉着张禹就朝里间走去。

    张禹和冷凌雪进到里间,就见韩家声躺在床上,此刻的手上还挂着吊瓶,另外还有一个大夫和一个护士站在一旁皱眉。

    韩业拉着张禹来到床边,说道:“张总,你快看看,这是什么情况……孩子一直在疼,不管是打针吃药都不见效……”

    张禹心中暗说,要是打针吃药能见效,那才出来鬼了。

    他装模作样的观察了一下韩家声,韩家声蜷缩着身子,嘴里咿咿呀呀,“疼……疼死我了……爸……快点想办法啊……”

    “张总,怎么样?”韩业问道。

    张禹看着韩家声,平和地说道:“你昨天都吃什么了?”

    “就是晚上吃了点海鲜……”韩家声有气无力地说道。

    “我说过,你现在病症没好,这一个月内,不能沾荤腥,只能吃素,吃些清淡的。谁让你吃海鲜的?”张禹正色地说道。

    听了这话,冷凌雪差点没笑出声来。

    韩家声的肚子疼,是张禹搞的鬼,现在可好,竟然牵扯到上次去韩家家,让韩家声吃素的事情上。

    倒是韩业,吓了一跳,连忙说道:“对对对……这事我记得……家声,你怎么能吃海鲜呢……”

    “谁知道他说的是真是假……吃都吃了……哎呦……疼死我了……赶紧想办法啊……我好了之后……再也不吃了……”韩家声龇牙咧嘴地说道。

    “张总,你看怎么办……孩子现在疼的受不了……能不能想个办法给他止疼……”韩业可怜巴巴地说道。

    儿子现在这个样子,哪能不叫人心疼。

    张禹皱了皱眉,说道:“他现在的情况十分严重,上次的病症就没全好,眼下更是雪上加霜……唉……”

    说到最后,他甚至还叹了口气。

    一听张禹这么说,韩业直接傻了眼,但他还是马上用祈求的语气说道:“张总,你一定要想想办法啊……”

    “办法……”张禹挠了挠头,看样子似乎并没有什么像样的办法。

    也就在这时,韩家声的手机响了起来,“铃铃铃……”

    韩业掏出电话一瞧,是一个陌生的号码。

    他随手接听,有点不耐烦地说道:“谁?”

    “是韩总么,我是白眉宫的上官宁……”电话里响起一个年轻女人的声音。

    “是你啊,找我什么事?”韩业仍然是不耐烦地说道。

    “我师父想问一下韩总,矿山的事情怎么样了?”上官宁问道。

    “我现在有事,这件事回头再说吧……”韩业说着,直接挂了电话。

    上官宁怎么会有韩业的电话呢?自然是张禹告诉袁真人的。二人之前约定好,只要张禹一到医院,就给他发个信号,过上十几分钟,就由上官宁给韩业打电话,询问矿山的事情。

    所以,张禹在到了医院之时,趁冷凌雪给韩业打电话,询问病房之际,给袁真人发了一条短信。

    眼下韩业挂了电话,张禹随口问道:“韩总,是谁打的电话……”

    “是白眉宫的女道士,问我矿山的事儿,我现在哪有闲心搭理她……”韩业焦急地说道。

    “白眉宫……”张禹故意沉吟一声,随即说道:“我在乡下的时候就听说过白眉宫,说是白眉宫的道长不仅道术高明,而且精通医术……令郎的病,我现在实在是没有办法……我看要不然,请白眉宫的人来试试,搞不好还真能给治愈……”

    “啊?”韩业大吃一惊,说道:“能成吗?”

    “我觉得能成。”张禹认真地说道:“令郎的病情太重,我是真的没有办法。”

    冷凌雪在一旁听着,心中不由得嘀咕起来,他让白眉宫的人来,而不是自己出手,这算是什么意思?难道说,他还认识白眉宫的人,他不是从京城来的么。

    她隐隐意识到,这里面好像真的有什么猫腻。昨天白眉宫的人突然来找韩业,要买矿山。今天早上,韩业要把矿山卖给别人,结果正好遇到韩家声仗势欺人。眼下白眉宫又恰巧打来电话,张禹又推荐白眉宫,一切看起来是那样的巧合,那样的理所当然。

    冷凌雪何等聪明,分析到这里,她就再次意识到一个问题。那就是张禹说过,恶人自有恶人磨,这个所说的恶人,看来不是他张禹本人。另外,一旦韩家声的病由白眉宫来治,那韩业的矿山,怕是也不好不卖给白眉宫了吧。

    “那……那好吧……”韩业只能点头,跟着拿起手机,回拨了刚刚打来的电话号码。

    电话很快接通,里面响起上官宁的声音,“喂,你好。”

    “你好你好……”韩业这次殷切地说道:“不知道尊师袁会长此刻在什么地方?”

    “就在镇南区,等待韩总的消息。”上官宁说道。

    “听闻白眉宫的道长精通医术,我儿今天染病,一时间无法治愈……不知道袁会长可否……能够出手帮忙……来医院看看我儿的情况……”韩业有点尴尬地说道。

    他自己也知道,自己刚刚的态度实在是不怎么样。加上自己又打算将矿山卖给别人,此刻还要请人家帮忙,哪怕是脸皮再厚的人,说出这话的时候,也难免不好意思。

    “是这样啊……我师尊倒是精通医术,请稍等一下,我帮你问问……”上官宁平和地说道。

    通话中断了能有半分钟,电话里才又响起上官宁的声音,“韩总,我师父说,既然是韩总的儿子生病,自然是义不容辞。”

    “多谢多谢……”韩业赶紧激动地说道。

    “不过么……我师父说,以她的身份,不便去医院……韩总可否将令郎带到酒店来……”上官宁说道。

    “这……”韩业皱眉,说道:“我儿子现在疼的厉害,怕是不能乱动啊……”

    “但是我师父确实不方便公然去医院……这件事,韩总你自己决定……”上官宁态度坚决地说道。

    韩业听得出来,对方肯定不会来医院了,如果想要对方诊治,那就只能把儿子送过去。
来快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