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39章 积累与沉淀


全本小说网 WWW.52ctf.com,最快更新驭房有术最新章节!

    商量妥当,就是张禹明天要给韩业一个好的方案。

    其实也是田伟仁的方案太过优厚,韩业没有当场答应,已经算是很不错的了。

    张禹知道,像韩业这种商人,看重的主要是利益。如果自己亮明自己无当集团董事长的身份,韩业肯定会另眼相看,按照张禹的要求去做。可是眼下,张禹实在不便表明身份,这种事情,真的是越少人知道越好。

    在韩业家吃了晚饭,他和冷凌雪告辞离开,韩业亲自将二人送出门,看着张禹和冷凌雪上车走远,这才折回。

    车子出了别墅小区,冷凌雪说道:“现在你要去哪?”

    “往前面再走一段,然后把我扔下就好。”张禹说道。

    “你不回双星大厦了?”冷凌雪说道。

    “还有点事。”张禹说道。

    “要去什么地方,我送你去可以吗?是不是对我还不放心。”冷凌雪扭头看向张禹。

    张禹微微一笑,说道:“不是不放心,主要是事关重大……”

    “神神秘秘……”冷凌雪撇了撇嘴,说道:“那个田伟仁提出来的条件十分优厚,看起来韩业已经很是倾向对方的提议。接下来,还需要我帮忙吗?”

    “当然需要。”张禹点了点头,说道:“但是现在,有的事情还不方便说,明天再联系。”

    “那好吧。”冷凌雪又往前面开出去一段距离,这才踩了刹车,在一个十字路口停下车子。

    “我先下车了。”张禹说道。

    “嗯。”冷凌雪应了一声,说道:“明天联系。”

    张禹就此下车,冷凌雪开车离去。

    现在时间不算太晚,也就是晚上九点钟,街上还有不少过往的行人与车辆。

    张禹从兜里掏出烟来,点了一支,吸了几口。眼下的他,心中颇为踌躇,他倒是有一个办法,只是这个办法是没有办法的办法。

    自己原本以为能够引出来大鱼,结果引出来的只是一个田伟仁。很显然,田伟仁并不是张禹的目标,张禹的目标是田伟仁之上的人。

    说白了,就是那个黑胖子,或者是白脸中年人,两个人只要露面一个,那就够了。当然,这两个人必须得是由田伟仁给引出来的。

    “矿山必须拿到,赵大发背后的人也必须引出来……可是我又不能表明身份,只能找人帮忙……这个忙可没有白帮的……利益,一切都要看利益……”

    琢磨了一些,张禹掏出手机,拨了潘老爷子的电话号码。

    电话很快接通,里面响起潘重海的声音,“喂,你好。”

    “喂,老爷子,是我……”张禹笑着说道。

    “小禹啊,这么晚什么事?”潘重海也是笑呵呵地说道。

    “我有一件事想要跟太师叔商量,可是时间紧迫,只能打电话。您帮我把电话交给太师叔好不好。”张禹说道。

    “当然没问题,你等着……”潘重海说道。

    很快,张禹就能听到潘重海的脚步声,以及跟孙昭奕打招呼的声音。

    电话落入孙昭奕的手里,里面也响起了孙昭奕的声音,“方丈吗?”

    “太师叔是我,我现在有一件事想要跟您商量。”张禹说道。

    “什么事?”孙昭奕问道。

    “是这样的……我在罗架山那里发现了一座镔铁矿,那里的铁矿石具有灵气,能够炼制大批量的法器。可是眼下,罗架山的主权是在雄鹿矿产开发公司的手里,有很多人都在盯着这个矿山,其中有一个神秘组织,就是跟蝮蛇真君一伙的那些人。另外还有二林寺,以及不少宗派,目光都在这上面。我和雄鹿矿产的老板韩业已经认识,倒是可以出高价拿下矿山,可问题在于,我现在不能露面,只能请其他的人帮忙,而且这个人还得是道门中人,最合适的就是白眉宫……即便弟子和袁真人有些交情,但这样的忙,人家肯定不是说帮就帮的,必然是见者有份……”张禹将情况大概说了一遍,特别是自己现在的苦衷,也都说的明白。

    听了张禹的说法,孙昭奕琢磨了片刻,才开口说道:“我认为,这件事你可以征求一下秦西云的意思。”

    “秦前辈……”张禹愣了一下,没想到孙昭奕会这么说。

    “他见多识广,不仅仅是修为高超,更是精于权谋。这种涉及到利益的事情,我相信他能给你一个最好的建议。”孙昭奕认真地说道。

    “那好,我就跟秦前辈沟通一下。”张禹说道。

    “好,那我让潘重海将电话给秦西云。”孙昭奕说道。

    张禹跟着就听到孙昭奕叮嘱潘重海,把电话给秦西云。潘老爷子出了孙昭奕的房间,很快找到秦西云。

    电话也落入秦西云的手里,电话里跟着响起秦西云的声音,“是小禹么?”

    “秦前辈是我。”张禹说道。

    “什么事啊?”秦西云问道。

    “是这样的……”张禹当下就把自己刚刚跟孙昭奕说的那番话,又原原本本,详详细细的跟秦西云说了一遍。

    秦西云听罢,琢磨了片刻,这才说道:“据我所知,白眉宫是镇海市数一数二的道观,白眉宫的掌教,一向是镇海市道教协会的会长。是这样吧……”

    别看秦西云久居海岛,这对于国内的事情,那也是了如指掌。

    “是的。”张禹说道。

    “匹夫无罪,怀璧其罪……”秦西云慢条斯理地说道:“你的修为虽然不弱,但是无当道观跟白眉宫比起来,还是有相当的差距。现在国内这种镔铁矿山已经是十分少见,仗着国内法制严明,否则的话,已然引起各方面的厮杀。你想要独吞,即便是有法律依仗,可终究会引来各方面的敌视。所以,你需要一个可以依仗的帮手,莫要一时贪心,日后酿成大祸。”

    秦西云的一番话,立时令张禹茅塞顿开。可不是么,当初自己的爱睡手机,就惹出来一堆麻烦,这还只是一点小手笔,爱睡手机的这点收入,根本入不了大宗派的法眼。

    镔铁矿山就不一样了,绝对是各方面关注的焦点,自己一个人可是守不住的。胃口太大,容易撑到。

    “多谢前辈,我明白您的意思了。”张禹诚挚地说道。

    “小心驶得万年船,你门下的弟子,修为实在太弱,需要积累与沉淀。”秦西云郑重地说道。
来快播